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一脸纯洁

3.

改的其实还是蛮大的,基本上等于重写了,但主体思想人物性格啥的都没变,但愿能与前文很好的衔接~

一二章在我主页的最最最下面~(^_^o)

……………………………………………………………………………………

张艺兴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能够衣食无忧的过着平静的生活,当然了,这也是大部分人的梦想。

可是天不遂人愿,他原以为能够在吴亦凡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好好的享受一下来之不易的安宁,可没想到好日子没过几天,生活中就闯入了个不速之客。

坐在朴灿烈低调奢华的办公室里张艺兴还是觉得有点梦幻。

算一算,在嘉汇做正式教师以来,张艺兴有将近一年没有见过朴灿烈了,两人之间也很默契的从未联系过,本以为从此以后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二人也必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可没想到正在自己刚下完一节课,还没来得及回办公室就被这个人在走廊里当着众师生的面给拖走了。张艺兴都能想象到当时自己那一脸懵逼的傻样。

看来今天校园论坛又有新料了。

张艺兴坐在办公室的皮质沙发上,双手安安分分的放在膝盖上,两只眼睛局促不安的盯着地面的某一处看,背脊挺得笔直,怎么看怎么像是正等待老师批评犯了错误的学生,耳朵却全神贯注的搜捕着身后的动静。

乒乒乓乓的瓷器碰撞声变成了脚步声,由远及近直到在自己的身后停止,前方被下午的斜阳拉的修长的阴影覆盖,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忽然出现在眼前,被那人修长骨骼分明的手指把握着,黑咖啡特有的涩香扑鼻而来。

“谢谢。”

张艺兴接过咖啡,礼貌的道谢,上身却笔挺着不敢动弹。

然而朴灿烈在张艺兴接过咖啡后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张艺兴反而感受到那沉闷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朴灿烈炙热的鼻息似乎就紧贴着自己,明知自己脖子很敏感,那人就像是故意的一样在自己的脖颈间游走,张艺兴强忍着磨人的麻酥感,在空调很足的房间里愣是忍出了一层细汗。

随着一声性感低沉的轻笑,身后的压迫感忽然消失,朴灿烈绕道沙发前,坐在张艺兴对面,张艺兴顿时松了一口气,可当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朴灿烈翘着二郎腿,慵懒的靠着沙发背,一副审视的眼神斜睥着自己,张艺兴又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你紧张什么。”

朴灿烈在张艺兴面前毫无顾虑的点燃了一支烟。

“没有....”

朴灿烈深深地吸了一口二指间细长的香烟,似乎是不愿意计较张艺兴的小谎言。

“我这一年没在s市,学校的事情也顾不上太多,这一年过的怎么样,还适应吗?”

一听朴灿烈正在关心自己的情况,张艺兴连忙放下咖啡杯,立刻正襟危坐正色道:

“承蒙朴董和校长照顾和关心,这段时间我已经完全能够适应学校的生活了。”

“嗯,听刘校长说,你还挺受学生欢迎的,不错啊。”

“只是和学生们相处的融洽罢了,我资历尚浅,这..您也清楚,和其他的老师还没法比,我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不过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朴灿烈在听过张艺兴的回答后撇撇嘴,这一套无趣却又天衣无缝的说辞显然让他的情绪不那么高涨。

“你怎么变得这么无趣了?”

张艺兴愣了一下,但还是保持着一脸的礼貌与疏远。

“我想朴董可能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这个人,本来就很无趣。”

朴灿烈漂亮的大眼睛微眯着,他看着张艺兴头顶翘起的几缕发梢,在他的记忆当中,张艺兴的头发也是像这样在头顶处翘起几缕,那时的他坐在自己的面前,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懵懂中却不失几分俏皮,这也是张艺兴当初能够吸引自己的一个方面,但是此刻看来,那几根头发却像那人倔驴的性子一样格外的招人恨,让人烦躁的不想好好的和他说话。

“能不能别一口一个朴董叫我,说真的这个“朴董“从你嘴里说出来挺让我膈应的,怎么,你这算是利用完我了,就急着和我撇清关系了?”


“没有,我只是.......”

朴灿烈的话音刚落张艺兴的脸色果然变的有些不自然,原本工整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也开始不安的纠缠起来,讲话也变得吞吞吐吐,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接朴灿烈刁钻的话语。

朴灿烈看到对面人的反应竟然微微上扬了嘴角,像是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张老师你好无情啊,本来还想好好发展一下我们之间的“情谊”,没想到这小船儿你说打翻就打翻啊,界限标得这么分明让我很心塞啊。”

这番话让张艺兴彻底无言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与朴灿烈之间有什么可发展的。

在自己的观念里,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只是一次性的,而事实也的确应该是这样,以后顶多也不过是上级与下属之间的点头关系。

这情况与自己和吴亦凡之间还不太一样,自己和吴亦凡不管怎么说也是建立了长期关系的,就像签了合同一样履行着自己的义务。然而和朴灿烈呢,说难听了,就像大款去找小姐消遣,不过是一次性的消费,双方都获得利益了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没听说过哪个大款还想和哪个夜总会里的女支女发展感情的。

当然,张艺兴不是做那种工作的,虽然他有的时候也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那么择手段,也不太去考虑后果,但他曾经也会觉得通过自己的努力换来的财富用着比较安心,并且他也对于那种出卖自己身心来赚取利益的人是比较唾弃的,可是,这些也只是还在温室一般的象牙塔里的幼稚的一腔正义,当他迈入社会时,才发现这个世界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玩不好就可能摔个粉身碎骨。

张艺兴觉得自己现在其实就是那一类在悬崖边悬着的人,不想被摔死,只有拼命的往上爬,哪怕只是一根稻草也得紧紧抓住不能放手。以至于混到了今天,张艺兴也觉得自己和曾经唾弃的小姐妓女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他曾经听说过好多潜规则,什么娱乐圈潜规则,职场潜规则,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成了潜规则游戏里的主角。

张艺兴不知道自己这一步有没有走错,当初那位坐在校长和副校长中间的面试官,也就是现在对面的朴灿烈找上自己的时候,他其实也并没有想的太多,只是一味心思的想要得到这份工作,自己当时极度缺钱,工资虽不会解决所有问题但起码会解一解自己的燃眉之急,而上天给了自己这个机会,张艺兴甚至都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然而刚刚步入社会的张艺兴心思单纯目光短浅,不失鲁莽与冲动,像个任人宰割的绵羊,当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如果埋藏得好,那么自己的前途无堪,可是一旦被揭露出来,将会是伴随着不管是自己还是朴灿烈的一生的污迹。

朴灿烈其实还好,像他这样有身份的人做这种事其实已经被大众默许了,人们甚至还会认为是正常的,最多最多也不过是让人在背后说道说道当作笑谈,然而对于自己,那可真算是灾难了。

这个世界被许多形形色色的不成文的规定捆绑着,任何人想要试图打破这些条条框框都会或多或少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一点连张艺兴自己都明白,他不相信朴灿烈会不明白, 所以张艺兴认为,两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互补了之后朴灿烈真的没有必要再来招惹自己,可朴灿烈今天对自己说的话,对于张艺兴来说,实在是有些超纲了。

张艺兴被朴灿烈的视线搞得如坐针毡,但内心却强烈的想要辩驳,他事实上也这样做了。

“你说过的,只陪你一次,你答应过我的。”

“那是因为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能被我搞上床啊,我也后悔了嘛,多没意思啊~”

“而且你别说你也真挺带劲的,那小动静儿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呢,所以搞一次哪够啊。”

朴灿烈不留丝毫情面的露骨话语还伴随着恶劣的挑逗,让张艺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他只能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来试图抑制自己无法控制的颤抖,然而自己真实的状态还是让朴灿烈看个一清二楚。

“下班了过来找我吧,我带你.....”

“对不起!”

还没等朴灿烈说完话,张艺兴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脑袋都恨不得埋在自己的胸脯里了。把正专心致志调戏着他的朴灿烈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不能来找你。”

“哦?为什么?”

朴灿烈挑挑眉,等待着张艺兴的解释。

此刻张艺兴的内心正进行着无比强烈的挣扎,他攥紧拳头咬咬牙,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我有男朋友了!”

“哦?”

朴灿烈摸着下巴,靠在沙发上,仰着脸凝视着张艺兴的表情在判断着真假,即使是仰视,也给张艺兴带来了莫名的巨大压力。

“什么时候的事?”

“你走后不久。”

张艺兴这点没有撒谎,他的确是在朴灿烈之后认识的吴亦凡。

“他是做什么的?”

“朴董,” 张艺兴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鼓励自己一般,“这是我的私事,我想我没必要跟你讲。”

“你...”

“对不起,” 张艺兴快速的向朴灿烈深深地鞠了一个标准的90度的躬,“大课间马上就要结束了,我一会还有课,不能在这陪您聊天了,告辞!”

张艺兴快速的说完这句话后,没再给朴灿烈说话的机会,便如获大赦般的逃出了办公室,留下了一脸玩味的朴灿烈。

张艺兴确实有课,在飞奔到教学楼的路上,内心惴惴不安的感觉却丝毫没有减少,这次恐怕是惹得这位朴总生气了吧,张艺兴几乎能够想象到明天自己被辞退时的景象。

虽说会有些不甘,但至少现在的自己不会太过害怕被辞退这件事情,这一年来自己已经有些积蓄,即使没了工作也不必完全的依赖于吴亦凡,况且已经有了一年的从教经验,找工作也不会太难。

张艺兴几乎已经为辞职后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是自从那个插曲后已经过了三天,整三天朴灿烈都没有再出现,一切都风平浪静的,这让张艺兴不免有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错觉,自己也依然完好无损的待在嘉汇,不管是校长还是主任也没有丝毫要炒了自己的迹象,所有的一切都正常的不能再正常,这不免让张艺兴有点小小的诧异。

然而当第四天,朴灿烈在学校门口坐在他那辆拉风的跑车里等着自己下班时,张艺兴就预感自己恐怕要彻底的和平静的日子告别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6)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