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我!草!
脱饭
一天

待君久不至36

不好意思各位,并没有肉肉....


........................................................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滞,吴世勋探究丝的目光紧紧的锁着对面的人。

“你...说什么?”

张艺兴没有回答,他倾身向前,手臂环绕住了吴世勋的脖子,把对方拉近至自己的眼前,蹭了蹭他的脸颊。

张艺兴的举动让吴世勋浑身僵硬,喉结止不住的上下翻滚,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这赤罗罗的√引硬是无法在自己的身上点起任何的火种,相反的,让人愈发的冷静。

吴世勋稍微用力的握住了张艺兴纤细的手腕,制止住了他的下一步动作。

“怎么了?怎么忽然这样?”...


待君久不至35

刚刚入职,比较重要的时期不敢松懈,挺忙的真的没时间写文,更得很慢我自己还是很过意不去的。。。


此章并没有肉。。。。。https://m.weibo.cn/6045441085/4145374891454877

待君久不至 34

意识比大脑率先醒来,张艺兴只感觉自己头痛欲裂,四肢沉重无比,想要抬抬手都做不到。未知的黑暗里似乎能感到自己似乎正悬在半空中, 他的脑袋倒悬着,某个圆钝却坚硬的支点正顶着胸口,在这一下一下幅度不大却实实在在的颠簸中让人的五脏六腑都翻江倒海。

就这样颠簸了不知多久,这一路实在是太折磨了,让人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直到自己被扔下。

谢天谢地,不是冰凉的水泥地,身体接触到的是一片柔软,触感有些许的潮湿,但好在没有潮霉的气味。

几乎是在落地的一刹那张艺兴就彻底的清醒了,扶着昏沉钝痛的大脑艰难的坐起身,当视线渐渐清晰后发现这是一个装饰再简单不过的房间,但是第一印象却总觉得和一般的房间不太一样,究竟那...

待君久不至 33

虐的地方快过去了,相信我

--------------
将近六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这一路上张艺兴的心情都是忐忑的,闭着眼睛,脑海中闪过无数破碎恍惚的念头让自己无法安心休息,想要深入时却发现什么都抓不住,无法抑制的焦虑折磨了他一路,直至飞机降落。他也没能好好的睡上一分钟。

拖着行李箱,远处大喇喇的用中文写着的张艺兴三个字格外醒目,走近后,是一个看起来憨厚无比的男子正举着自己的牌子,想必这就是林冲说的王瑞了吧。

“你好,你是王瑞吧,我是张艺兴。”

王瑞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刚出来就东张西望,看到自己后就直奔自己来的男子,所以并不意外。

“你好你好,我就是王瑞,林冲托我来关照你。”说着,顺手接过张艺兴手中的行李箱,虚扶

待君久不至 32



细碎的钻石在太阳光底下闪闪发亮,吴世勋走得很匆忙,甚至都来不及打招呼,不知是不是幻觉,清晨告别时,他看向张艺兴的眼神,不经意间带着些复杂和希冀,张艺兴不愿多想,权当是自己还没清醒。

那摞图纸也被拿了出来摆在手边,所有的事情都来得太快,让人没有可以足够思考的时间。

他不愿意去猜测李垚的目的,也懒得揣摩她的心思,他最在意的,是她所说的这件事情的真假,或者这其中真真假假的成分各占了多少。

自己在这儿兀自猜测是肯定得不出结论的,唯有亲眼过目了,方知虚实。

这个念头在大脑闪过时张艺兴吓了一跳,自己竟然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但又转念一想,这似乎也不是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想法。

张艺兴认得清自己,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是怎么想...

今天的我已经是个社会闲散人员了 ,泪目......
(猜猜哪个是我😎)

待君久不至31


日子在看似平和中度过,眼看十一小长假就快要过去了,服务性质的工作没有所谓的小长假,反之,这几天是最繁忙的。

这天下班后,虽然已经累了一天,张艺兴还是决定去一趟超市,明天是自己的生日,已经数不清有几个年头没有过过生日了,但是这个三十岁的生日,还真格外的想庆祝一下,至少,在这个三十岁的生日里,自己不再是一个人。

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漫无目的的走,一层逛了一圈下来,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要买的,自从吴世勋搬来后,什么东西不管缺不缺她都会硬塞进来,所以家里目前什么都不缺,就连卫生纸都成箱成箱的送来。

推着空空的购物车来到地下一层的食品区,到这里张艺兴终于可以恣意发挥了,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对那些...

要毕业了 心情很失落 事情也很多 很久没更了 但是我真的有在努力写😥😥😥
不要放弃我😩😩😩

待君久不至 30



手里提着超出了自己平日里数量的蔬菜,张艺兴站在上升的电梯里,内心不禁腹诽,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于买超出自己正常量的蔬菜了?刚出电梯走了个拐角,罪魁祸首正靠在自家大门上,一副焉仄仄的样子。

“又忘带钥匙了?”
张艺兴走近了吴世勋才发现他,立刻恢复了平日里精神的样子,挺直了身板,理直气壮的点点头。

无奈的摇了摇头,张艺兴将手里的菜自然的递过去,那人默契的接过,等到张艺兴开了门进入房间后,他才默默的跟了进去,而后径直走向厨房,把菜放到铁筐里,然后探出头,问房间里的人想吃什么。

“随便。”
那人正在换衣服,连头也懒得抬敷衍道。

吴世勋习惯了般的也没再追问下去,钻回厨房,系上围裙,像模像样的开始着手准备二人的晚饭。

不到...

待君久不至 28

正与朴灿烈滔滔不绝的林冲霎时间安静下来,他看到一个面容冷峻的高大男人正阴沉着脸信步向他们走过来。

那人气宇轩昂,两条腿修长笔直,双手自然的插进裤兜,气场不凡

他想,这位大概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吴先生,吴世勋了。

感受到了林冲的注视,吴世勋向他看去,两人视线刚一对上,林冲本能的顿觉周身寒意四起。

不知自己是不是多想了,那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竟充满了让人胆寒的敌意。

朴灿烈还在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这才发现林冲的状态不对劲,他侧了侧视线,发现了已然站在他们背后的吴世勋,他挑了挑眉,收起嬉皮笑脸,转而一副事不关己看好戏的样子。

张艺兴这才反应过来些什么,他忙回过头,对上一双没有温度的眸子。

“...

待君久不至 27


夜间,雷声大作,这场闷在黑云中的雨终于不堪重负的坠落,慷慨的撒向人间。

张艺兴本就睡的不深,被雷声一惊,更是难以入梦。

窗帘只拉上了一片,透过那半扇窗向外看,只能看得见在微弱的路灯下像鬼魅一样随着狂风舞蹈的树影,影影绰绰,晃的人心烦意乱。

打开了床头的台灯,将光线调到最暗,此刻,窗上的景色已经不仅仅是影影绰绰的树,还有映在玻璃上面模糊不清的自己。

张艺兴侧过身,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倒影,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窗上那白戚戚的一团似乎比外面树的影子更像鬼魅。

苍白虚幻中,生生的带了点儿狰狞。

忽然,一道闪电从黑暗中划过,将窗上那道白色的影子劈成两半,片刻亮如白昼的光明带来的并不是希望与明...

待君久不至26

有小伙伴反映看不清  重新传  我这好不容易更一次文波折重重啊😂😂😂


https://weibo.com/u/6045441085

待君久不至 25

这几天出去旅游玩疯了哈哈哈哈 本来还想再浪几天 但忽然想起自己还是有任务滴人 抱歉啦 今天先来短小的一章~各位还期待着的小伙伴们~久等啦~

ps:我绝不会弃文哒~

…………………………………………………………………………………………………………………………………………

工作日的白天是俱乐部最清闲的时段,大部分都是一些爷爷奶奶领着孙子孙女,几乎都是学龄前儿童。
林冲请的另一个教练有一份正经的工作,只在业余的时间才在这里帮忙,所以这群数量不太多却不怎么好应付的小魔鬼只能林冲一个人来对付。

俱乐部开在一家展览馆附近,展览馆的面前是一座面积不小的广场,正好提供了学员训练的场所,广场离俱乐部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

待君久不至 24

异常粗长的一章双手奉上~~~

-----------------------~~~~------~~---~~~~~~~~~~~

初春夜晚微凉的风谈不上怡人,但却无法阻止游客一窝蜂的拥满了不算狭窄的南锣鼓巷。

张艺兴本以为在他和林冲之间只有自己是算是游客大军之一,没想到一直声称是陪着自己来的林冲也是第一次来这里,这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竟也算得上是游客了。

虽说是古老的胡同巷子,但这里却丝毫没有年代感,整条街从头至尾铺满了各种各样的现代气息浓厚的店铺,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同样是初来乍到的林冲一边领着张艺兴挨个店铺逛,一边摇头感叹着什么商业化太重啦,古朴的东西都没有啦,老北京的胡同都变味...

待君久不至。23



如果有什么事情真真正正的扎在了心里,那么酒精在这种时候似乎已经毫无用处,痛楚反而会越来越清晰,并且会伴随着度数及饮用量的增高而逐渐放大。

再也找不到比这更清醒的时刻了。

强烈的鼓点伴随着迷离的音乐,远处控制室里的 dj正歇斯底里的叫嚣着什么,不过这些统统都没有入吴世勋的耳罢了,朴灿烈那个混蛋把自己叫来喝酒,此刻却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身旁,不过没有人在身边絮絮叨叨倒也乐个清静。

看着眼前的玻璃杯,冰块正消融在棕色的透明液体里,已经想不起有几杯黑方下肚了,可吴世勋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混沌与昏沉,反而越来越清晰,想起了越来越多被深深埋藏的事情。

他至今还记得那一幕,大概有十四年了?或者再短一些,总之,总之那早...

待君久不至。22



诺大的办公室里只点了一盏昏暗的地灯,半球形的灯罩内射出的光线里烟雾弥漫,男人仰靠在皮质沙发上,他面无表情,微阖着双眼,看不出任何情绪。

“哒、哒、哒。”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由远及近,听起来有点急促,不久后便到了门前,同时伴随着实木门被大力推开的沉重声音,之后,高跟鞋的声音来到面前。

“啪。”
有什么东西被摔在了茶几上,听起来像是一摞纸。

安静的氛围被打扰,吴世勋皱了皱眉,之后懒散的睁开了眼睛,双眼平静无波的看着眼前妆容精致神情愠怒的女人。

“吴世勋,你这是什么意思?!”
女人指着茶几上的纸张,顺着女人手指的方向,纸张上面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 几个大字。

“字面意思。”
吴世勋把手中的半支烟掐灭,...

待君久不至。 21

虽然已经到过北京很多次,但是吴世勋从没有来过除了王府井以外北京的任何一个景点 。

这天阳光正好,天空呈现出久违的蔚蓝色,按理说这难得的好天气应该让人心情舒畅才是,但是坐在储秀宫院内的回廊里,看着闹腾的人群,和身边一直盯着手机和谁聊着微信的张艺兴,吴世勋眉间的褶皱一直没有舒缓过。

他很好奇手机屏幕的那一头究竟是谁可以这样轻而易举的让旁边的人不再那么吝啬自己的笑容,那是自己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也很难做到的。

现在想来,吴世勋其实很爱看张艺兴笑,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可是如今,这张笑脸如果不是对着自己,而是对着另外一个人,甚至都没在眼前的人,那吴世勋宁愿张艺兴永远都不要笑。

印象里,张艺兴的笑容很容易...

这几天搞毕业设计开题答辩的内容真的太太太太忙了 而且自己家破事儿也超级多 心烦意乱的我可能最近更不了文了 不过我真的不会弃的 嗯 不会 😩😩😩

亲爱的小伙伴们不要忘了我啊😭😭😭

下一页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