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13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吴世勋每天晚上都会到张艺兴这里来过夜,每晚都会像那一晚一样抱着他入睡。

张艺兴似乎是习惯了,也不去管他。

吴世勋会在一天当中的任何时间出现在张艺兴的面前,有的时候仅仅只是想回去看他一眼,有时会忽然想起哪一家的手工蛋糕非常适合张艺兴而放下手头的工作亲自驱车去买,然后再亲自的送到那人面前。

开车从单位到张艺兴的住所需要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回需要两个多小时,再加上买东西差不多一共需要三个小时,然而他在张艺兴那里呆的时间往往不会超过五分钟,因为张艺兴不会下楼见他,即使见到了也不理会他,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但吴世勋还是乐此不疲的做着这些收不到任何回报的事情,每晚回去看到他白天带回来的东西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外面的垃圾桶里经常会出现包装精美的发霉变质的点心蛋糕,心里当然十分的不是滋味,但他总想着要为张艺兴做点儿什么,就像上瘾了一样,不做就浑身难受。

朴灿烈有时会调侃他:老吴,你是不是又恋爱了。

吴世勋意外的没有反驳,也没有赶他出去,这也让朴灿烈感到讶异。

不会是真的吧......

之前吴世勋只是认为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只是图个安心,对他好一点,自己的罪过似乎就会少一分。可是当他发现,自己在开会的时候常常出神,常常连半页的资料都看不下去,有时秘书叫他好几次他才听得到.....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张艺兴。

不论何时何地,吴世勋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他。他现在在做什么?胃还疼不疼?听说花普洱很养胃一定要让他试试.....

吴世勋自然知道这样很耽误工作,下属也经常抱怨吴总最近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但是吴世勋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大脑,张艺兴会在任何时刻在他的眼前飘来飘去,扰得他无心工作。

他也常常懊恼,自己也三十岁的人了,这自控能力怎么连个孩子都不如.....

吴世勋发现了自己心境的变化,事情已经变得不那么单纯了。


这天,因为手头已经积攒了不少的工作吴世勋加班到很晚,回去时已经接近十一点了。草草的冲了个澡,之后蹑手蹑脚的走进张艺兴的房间。

床头灯是亮着的,被调到一个让人感到适宜的明度。

一个张艺兴背对着他,藏在被子里的身体均匀的起伏着,看样子像是睡着了。

这灯是为自己留的吗?

吴世勋很讨厌自己像是一个怀春的少男一样胡思乱想,可他却无法阻止自己的思想。

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小心的掀开被子的一角,生怕把人吵醒,吴世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放轻动作钻进被窝。

被子里很温暖,全是来自那个人的温度。

吴世勋像往常一样,轻轻的圈住了张艺兴的腰。

手掌中柔软的,鼻尖淡淡的香味,以及胸前温暖的体温,这些都让吴世勋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与满足,他想能够永远的就这样抱着这个人.......

“你不回家吗?”

张艺兴的声音幽幽的传入耳朵,吴世勋呼的一下睁开眼,随后又紧了紧圈住张艺兴的手。

“这里也是我家。”

张艺兴被吴世勋的回答噎住了,是啊,时间长了都忘了,这是吴世勋的房子。

“李垚不是怀孕了吗,她现在应该很需要你吧。”

“我已经找人照顾她了。”

“那你至少也去照顾照顾吧,她毕竟是你老婆。”

“我现在照顾你都觉得时间不够用,自然顾不上别人了。”

张艺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吴世勋这话让他没法接,还有什么人会比怀着自己孩子的妻子更需要照顾的吗?吴世勋这个样子,让他困窘到不知所措。

忽然,张艺兴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人用力的扳了过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吴世勋已经欺身压在自己的身上,头埋在自己的颈肩,张艺兴瞪大眼睛瞳孔不自觉地微缩,那人滚烫的鼻息喷洒在自己的颈间,让自己的身体不禁的颤抖。

“你这里还是这么敏感啊。”

吴世勋的声音在他的颈间闷闷的传来,震的他难耐的仰着下颚,双手本能的推攘着身上的人。

“你这样就是在勾引我。”

张艺兴的动作一顿,吴世勋这么一说他就不敢再动了,自己只是本能的想要推开他,怎么就成了勾引他了 ,索性松开了手放在身体两侧,任他去了。

“你知道吗,只要把你照顾好了,我才能安心。”

“我亏欠你的太多了,只能慢慢补回来了。”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嗯。”

“你做这么多,究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能让你自己安心?”

话音刚落,吴世勋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想过,可是从张艺兴的嘴里问出来,却有了另外的意味。

时间似乎凝固了,张艺兴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脏回血的声音,周遭的空气也慢慢的变冷。

“不知道呢,大概都有吧。”

过了许久之后,吴世勋终于开口,之后,张艺兴感觉自己身上的重量消失了,吴世勋翻身躺回了自己身侧,顺手关掉了床头的台灯。

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张艺兴眼前一沉。

恍惚间,张艺兴似乎听到有什么不堪一击的东西还未成形,就被击碎了。

但是,他的心像是已经磨出了一层老茧,平静的看不出任何异样。

“睡吧。”

吴世勋翻了个身。

他从未过分的思考过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本能的遵循心中的意愿,他只知道,这样做会让他感到不那么局促。

后来,这份意愿渐渐的变成习惯,迅速的融入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张艺兴的问题很尖锐,却是个伪命题,任何事情都有相互的一面,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所以,既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这并不矛盾。

………………………………………………………………………………………………………………………………………………………………………………………………
为什么我并没有感觉辣么虐啊,这章应该没有很虐吧,不要给我寄刀片啊…
ಠ~ಠ































标签: 勋兴 魂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65)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