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32



细碎的钻石在太阳光底下闪闪发亮,吴世勋走得很匆忙,甚至都来不及打招呼,不知是不是幻觉,清晨告别时,他看向张艺兴的眼神,不经意间带着些复杂和希冀,张艺兴不愿多想,权当是自己还没清醒。

那摞图纸也被拿了出来摆在手边,所有的事情都来得太快,让人没有可以足够思考的时间。

他不愿意去猜测李垚的目的,也懒得揣摩她的心思,他最在意的,是她所说的这件事情的真假,或者这其中真真假假的成分各占了多少。

自己在这儿兀自猜测是肯定得不出结论的,唯有亲眼过目了,方知虚实。

这个念头在大脑闪过时张艺兴吓了一跳,自己竟然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但又转念一想,这似乎也不是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想法。

张艺兴认得清自己,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是怎么想的,这种事对于他来说太过匪夷所思,不知道还好,既然已经让他知道了,还是人家特意上门说的,他就无法做到冷静的坐视不管。

之前在网上也简单的搜索了一下,知道了贩卖jun火的罪行规定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将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毫无疑问的,如果李垚的话属实,那么吴世勋就一定是情节严重的那个类别,而且是特别的严重。
当看到死刑这两个字,张艺兴不禁打了个冷战,他想象着,如果世界上再也没有吴世勋这个人了,自己该怎么办。
毫无疑问的,自己在这个世上又将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虽然还有林冲这个刚结识不久的朋友,但张艺兴清楚,他有自己的家人要关心,有自己的事业要照顾,将来的某一天,他要谈恋爱,要结婚,他会有自己的家庭,能够分给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实在是太少了。

孤单无助的日子他经历过在重新遇到吴世勋之前,他想的只是浑浑噩噩的把这辈子过完,就像活在暗沟里的老鼠一样,无欲无求,即使哪天死在家里的也不会有人知道,不会有人关心。
不是没有想过找一个人凑合凑合,但他发现自己早已没有那个接受别人的勇气和力气了。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迎来光明的那一天,虽然带给自己光明的是自己最不希望和最意想不到的那个人,但有人牵挂着,有人关心着,有人处处替自己着想着,这对于一个在黑暗里呆久了的人,无疑是比毒品还要上瘾,即使不久之前有过插曲和矛盾,但张艺兴潜意识里却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就这样失去他。

不遇光明,何惧黑暗。
当初把自己拉入地狱的魔鬼,如今却转变成了自己的救赎,这看起来的确是个很可笑的事情,然而事情的走向,往往不会循规蹈矩的按照常理进行,世界太过复杂,造成这个复杂世界的正是人心,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会发生什么。

吴世勋,把张艺兴卷入了一个又一个漩涡,一个比一个深,一个比一个难脱身。他很懂得拿捏别人的心理,而他也似乎是太了解张艺兴了,他知道怎样做能够牢牢地控制住他人的情绪,面对什么样的人就用什么样的方法,对症下药,往往是最有效的。
拿捏人心对于吴世勋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张艺兴的心,这从十几年前就能看出来了,何况他早已历经千帆,总归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不管行进的过程顺利与否,目标总归是在慢慢的上钩。

张艺兴产生了想要去亲眼看看的想法,他就已经不知不觉的上钩了,他的潜意识里已经产生了惧怕的心理,他害怕失去,害怕再一次经历这种灾难,当事情实打实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了才发现,平静的生活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人没有经历过彻底的绝望,就不会懂得什么是自己最不能割舍的,也不会明白真正的快乐是什么,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无非就是平凡一生,无妄无灾,最好,还能有那么个人和自己相互牵挂着 .....

张艺兴很清楚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如果轻易放弃了,固执了不该太过固执的,有些东西是不可弥补的,没有太多别的想法,年纪不轻了,不该再留下遗憾与悔恨的。
虽然知道自己的力量太小了,甚至不能撼动大厦的一分一毫,但最起码,让自己心里有个数,留个底。


有的时候想的太多不是什么好事情,会给许多事情带来阻碍,他去找了林冲,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告诉他想去越南看看吴世勋,不是不相信林冲,只是他觉得,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询问他出国应该办理的一些程序,上次都是吴世勋一手包办的自己只是跟着走就行了,现在是一个人了,林冲详细的告诉他流程,还画了个详尽的图表,一目了然。
不出一个礼拜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假也请好了,机票也买好了,万事俱备。

林冲把张艺兴送到机场,眼神里带着深深的担忧,嘴上对吴世勋的控诉没停过,埋怨他怎么放心张艺兴一个人走,张艺兴微笑着不说话,自己要去越南这件事,除了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人,可没第三个人知道。

“对了!差点忘了!”
林冲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人的名字和电话,他拿着手机拍了一张,很快的张艺兴手机的提示音响起,林冲把刚刚拍的照片微信他了,之后也把纸条递给了他。
“王瑞是我哥们儿,就在芽庄那开旅店,我已经跟他联系好了,他会在机场接你,之后安排好一切的。”

张艺兴听了后惊讶中更多的是感动,林冲如此的为自己着想,除了不停的说谢谢,张艺兴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看张艺兴支支吾吾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林冲笑道:“好了,你也不要太感动了,回来记得请吃饭。”

张艺兴用力的点点头说道:“一定,吃什么你随便挑!”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了不得不去值机的时间,与林冲依依不舍的道别后,过了海关和安检,在地勤的指导下匆匆忙忙的找到了登机口,上了飞机在位置安顿好,张艺兴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究竟在做一件对于自己来说多么冲动和大胆的事情。

不过他并不后悔,虽然前方的路是未知的,这其中包含着陌生、恐惧和不安等许许多多的负面因素,但就是没有后悔,既然不后悔,那么所有的消极的情绪在不后悔面前都是毫无意义的,它们只能够成为干扰性因素,却绝对不会是决定性因素。


有许多的未知在等着他,前方会发生什么他不知道,他只能怀着那一股来之不易的冲动劲儿往前走,为了让自己踏实,让未来没有遗憾,他必须迈出这一步。
虽然李垚对他说即使他把这件事情捅出去了也不会对吴世勋造成太大的影响,可凡事只怕个万一,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况且,李垚话的真实性也让他怀疑,他不信吴世勋能有这么大的力量,连jc都不能把他怎么样。

人不能没有爱恨情仇,却也不能被这些所谓的爱恨情仇带动,爱也好,恨也好,在实实在在的人事面前都是虚妄的,但却也是支撑着一个人过完这一生的零散的碎片,如果人都没有了,爱何从?恨又何从?爱的人没有了,恨的人也没有了,在这个世上无牵无挂的,就真的会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孑然一身,悠然自在吗?
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轰轰烈烈的爱一场恨一场的,全都经历了,经历的多了,也不枉过这一生了吧,可忽然有一天,这一切全都结束,不敢想象,那会是一种怎样的空荡与虚无。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4)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