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28

正与朴灿烈滔滔不绝的林冲霎时间安静下来,他看到一个面容冷峻的高大男人正阴沉着脸信步向他们走过来。

那人气宇轩昂,两条腿修长笔直,双手自然的插进裤兜,气场不凡

他想,这位大概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吴先生,吴世勋了。

感受到了林冲的注视,吴世勋向他看去,两人视线刚一对上,林冲本能的顿觉周身寒意四起。

不知自己是不是多想了,那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竟充满了让人胆寒的敌意。

朴灿烈还在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这才发现林冲的状态不对劲,他侧了侧视线,发现了已然站在他们背后的吴世勋,他挑了挑眉,收起嬉皮笑脸,转而一副事不关己看好戏的样子。

张艺兴这才反应过来些什么,他忙回过头,对上一双没有温度的眸子。

“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吴世勋若无其事的绕过长桌,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不疾不徐的倒入玻璃杯中,而后单手拿起杯子,另一只手抱臂,他斜靠在吧台上,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回应他的是一片默然,三双眼睛正带着不同的意味盯着他。

吴世勋也不介意,他扫视了一圈众人,目光最终停留在了林冲的身上。

“哦?来客人了?”

像刚刚才看到林冲一样,吴世勋挑挑眉,正大光明的将人从上到下打量个遍,那巡视的目光让林冲浑身不自在。

“是啊,托某人的福,我来看看我家艺兴怎么样了,顺便来观赏观赏吴总您的豪宅,像我等平民百姓还没进过这么大的房子呢。”

林冲的表情尽是嘲讽,话里讽刺的意味十足。

吴世勋似乎并没有和他纠缠的打算,他把视线转到一直沉默着的张艺兴那里,目光深邃的向一口井,仿佛随时都能把人吸进去。

“看来是艺兴的客人啊,怎么不给介绍介绍?”

张艺兴很少见吴世勋这个样子,确切地说是与他认识了二十几年来这样的吴世勋几乎从未呈现在他的眼前。

男人泛着冷光的眸子在薄薄的眼镜片后头闪烁着光芒,像一尊伫立在那里冷着面的罗刹像,却在无形的空间中伸出无数张牙舞爪的触手将人死死箍住,力道不会太紧却也绝不松弛,不会致人于死地,可也绝对好受不到哪去。

这一刻,站在面前那个带着眼镜的男人里里外外透出的煞气让人好陌生,他觉得自己似乎从未认识过吴世勋,从二十多年前两人相识的那一刻起,一直到现在,张艺兴已经见识过了吴世勋的太多面,温柔的、冷漠的、细腻的、悲伤的、狡诈的、 阴险的....... 加上今天让人由衷的不寒而栗的,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也许哪一个都不是,又或者他可以游刃有余的在这些极端的情绪中穿梭自如还从来都不会跳戏。

人类是有着复杂情感的高等动物,而吴世勋或许就是这高等动物中最复杂的那一类。

人类统领着万物,而他们却统领着人类。


“我朋友,林冲,你知道的。”

“朋友?林冲?” 吴世勋了然的点了点头,终于舍得把视线从张艺兴身上移开,看着站在一旁满脸不屑的林冲,而后意味深长道:“久闻大名啊。”

“你想怎样?”

林冲扬了扬脸,带着点儿挑衅的意味。

“我不想怎样,” 吴世勋耸耸肩,“只是很好奇你们真正的关系,看你们感情很好的样子。”

说话的间隙,吴世勋还形容慵懒的喝了一口杯中的水,姿态随意的倒真的是在说一件他全然不在意而随口问问的话,“怎么?你们睡过了吗?”

“操,” 林冲咬牙切齿的暗骂了一句脏话,“吴先生,按理说咱们第一次见面我应该客气点,但我现在真他妈想送给你一句,你丫就是个混蛋。”

“艺兴以前怎么就瞎了眼睛看上你这么个玩意儿,告诉你,像你这样看似人模狗样实则地痞无赖的人我见识多了,你他妈钱多势大,我干不过你,我不跟你干,但是他,” 林冲指了指因为吴世勋的那句话而陷入僵势的张艺兴,“我今天会把他带走,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欺负他的市场!”


“啧啧,还挺感人,你呢,” 吴世勋转过头,望着依旧怔愣着的张艺兴,“你今天要和他走吗?”

众人的视线都来到了张艺兴这边,张艺兴抬起了一直低垂着的头,是错觉吗,这个人的那双眼睛似乎不复之前那样的冷硬,张艺兴似乎捕捉到了那一闪而过的期待与不安。

张艺兴缓缓的站了起来,直愣愣的看着吴世勋的方向,但吴世勋却并没有感觉到那人在看自己,那视线倒像是直接的穿过了自己的身体,看向身后的那一片虚无之地。

“这次的遭遇,多谢灿烈的相助,也谢谢你们找来医生给我看病,我现在也好了,再留下来不太合适,也不太方便,毕竟,” 说到这里,张艺兴的嘴角勾起了自嘲的弧度,“在这里就没有办法和林冲睡了。”

众人似乎都被张艺兴吓到呆住,因为没人会想到这种话会在他的嘴里说出,这种大方的承认反而不让人信服,更增加了一种破罐破摔的失落。

“林冲,你在下面等我,我收拾好东西就跟你回家。”

甩下这句话,张艺兴转身离去。

他故意的把“回去”说成了“回家”,这个温暖又暧昧的词语,

张艺兴已经上完了一截台阶,吴世勋率先反应过来,他的胸口有着明显的起伏,捏着水杯的手指由于力道过重泛着青白,眼睛里的那股寒冷转化成熊熊的烈火,死死的锁定住那个离去的背影,他小声低骂了些什么,之后重重的放下水杯,快步的跟了上去。

林冲见状也欲跟上,他看出吴世勋的不寻常,他怕这个混蛋再对张艺兴作出什么事情来,可刚一迈开步子,手腕却被人紧紧的握住。

“朴灿烈,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

林冲回头,用力的甩着手腕欲从朴灿烈那双有力的大手中挣脱出来。

“咱俩的游戏还没打完呢。”

朴灿烈满脸无辜,手的力气却随着林冲的挣脱越来越大。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游戏,你快放开我。”

林冲的动作越来越大,朴灿烈力道更是奇大无比,忽然之间,从楼上传来的一声“嘭”的巨响让两人都愣了一下。

这个突来的巨响让林冲的预感不妙,他猛地甩开还在愣着的朴灿烈的手,可刚准备跑离这里,朴灿烈快速的反应过来,又将人死死的拽住了。

“你放开我!艺兴出事了你他吗快放手!”

朴灿烈不理会林冲的叫嚷,非但没放手,反而把人往反方向拉去。

“朴灿烈!那他妈的!!给我放开,你要带老子去哪?!”

林冲奋力挣脱,奈何根本不是朴灿烈的对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他拉的越来越远。

“朴灿烈!我他妈怎么忘了你根本就是和那个混蛋是一伙的,你他妈的也是混蛋吗?!张艺兴出事了我得去救他!你快放手啊!!!”

朴灿烈根本不理林冲的叫骂,面无表情的将人往刚才二人打游戏的偏厅拖去。

“朴灿烈,我求求你,我求你了放开我吧,我得去救艺兴啊,我不能让他在我眼皮底下被那个混蛋糟蹋,你行行好,我求你了 .....”

林冲的力气似乎用完了,他蹲在地上滑行着被朴灿烈往前拖,他挣不动了,也骂不动了,只能苦苦哀求,声音带着无助的悲哀。

可那个朴灿烈却变的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一样,拽着他,与林冲想要去的地方渐行渐远。

终于到了偏厅,朴灿烈却没有把人放开的意思,他在一堆游戏手柄光盘中翻翻找找,终于找到了一把遥控器,摁了红色的按钮,之后,便听到机械运作的声音,连接走廊与偏厅的欧式门洞中间,一道闸门正缓缓的降落。

见状,林冲的眼睛倏的睁大,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又开始剧烈的挣扎。

“朴灿烈,你干什么!还想囚禁我啊?!你松手!”

这点力道朴灿烈根本不放在眼里,直到闸门完全闭合,偏厅变成了一个完全的密闭空间,朴灿烈终于松开一直紧握的手腕。

朴灿烈刚一松开,林冲也不管被捏的紫了一圈的手腕他轻而易举的抢过朴灿烈手中的遥控器,然而遥控器在他的手中就像失灵了一样,毫无反应。

“怎么回事?”

林冲把遥控器递到朴灿烈的眼前,眼下没有别人,只能询问眼前的人,虽然他也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

“开门之前,必须先输入密码。”

朴灿烈无所谓的告诉了林冲,他走到沙发那里,懒洋洋的坐下。

“放心,艺兴哥不会有事的,世勋他有分寸。”

“快来跟我打游戏吧,我好不容易碰上一个玩的到一起去的。”

朴灿烈一边说一边整理着茶几上的手柄准备和林冲再战一场。

“关于吴世勋的事情,艺兴都和我说过。”

林冲没有理会朴灿烈的邀请,朴灿烈停住了动作,转过身,看着依旧站在那里满脸失望无助的人。

“你知道吗,我当时听完之后,气的手心里都是汗,对于那个吴世勋,除了混蛋和下作我想不出别的形容词,这种人给他千刀万剐了都不为过。”

“同时也更心疼艺兴了,他那么好,为什么就会有如此的遭遇?”

“虽然我比他小了几岁,但我却知道,他才是最需要被照顾的那个,我只是个平头小老百姓,没钱没权的,没法为他报仇,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他。”

“连我这个刚跟他认识了不到半年的人都看出来了,他再禁不起折腾了,朴灿烈,你也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吧,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你难道就一点儿也不心疼吗?”

朴灿烈有些不自然的扭过头,他不敢直视林冲赤裸裸的目光,沉默着一言不发。

“我早上过来刚见到你的时候,虽然你是那个吴世勋身边的人,但我还觉得你人挺好的,可是我忽略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道理,朴灿烈我对你一点不失望,真的,错就错在我看走眼了。”

虽然对于朴灿烈来说,他早已经详尽的了解过林冲这个人了,也暗地里观察过一段时间,但是两人今天才算正式的认识。

而对于林冲来说,朴灿烈在今天之前于他而言更是个陌生人。

一个刚刚认识了半天的陌生人对自己说出这种话来,朴灿烈不但没有感觉到半分奇怪与不适宜,林冲的一字一句反而像一根针一样埋进心里,看不见伤口,甚至感觉不到疼痛,但却足够让自己血流不畅。

“对不起,”

朴灿烈看向已经走到窗边的林冲,声音不知为何莫名的沙哑,“虽然我和世勋从小一起长大,但说白了,我也只是个给人家办事的,希望你能理解我。”

“我理解,你是吴世勋的走狗嘛,狗是最忠诚的了。”

林冲头也没回,直直的看着窗外。

“随便你怎么说,但请你相信,把你关在这里是有我的原因的,也请你相信,吴世勋是绝对不会伤害艺兴哥的,他也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莫及,他会对艺兴哥好的。”

“是吗?在你的眼里,怎样才算对他好?给他住最好的房子,吃最贵的食物?穿最高档的衣服,还是出门都有专车接送?”

林冲依旧看着窗外,眼前就有一颗树,近的能看得见树上的每一片叶子,单薄的叶子承载着昨夜雨后的露水,在明媚的阳光下闪烁着美丽耀眼的光,这阳光让它闪耀,却也加剧了它蒸发消失的速度。

“这些听起来都很诱人,可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不,在我看来,世勋给他的,远远不止这些,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世勋对他是如何上心的,就差把整颗心给掏出来了。我一切我可都看在眼里,只是艺兴哥他一直都不领情罢了。”

朴灿烈站了起来,颇有为吴世勋打抱不平的意思。

“你是不是觉得,张艺兴他这样特别不识好歹?”

林冲终于转过身,与朴灿烈面对着面。

朴灿烈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告诉林冲,他是默认的。

“我却能理解艺兴,面对着一个几乎毁了他一辈子的人,如果换做我,我不知道该怎样给那人好脸色,就算后来他再怎样加以弥补,再怎样对我好,在我看来,都是为了能让他自己良心过得去一点,心安理得一点儿,说到底,他做的一切,还是为了他自己。”

林冲一脸嘲讽的表情让朴灿烈觉得很刺眼,明明刚才两人还在这叫屋子里嬉闹,转眼间,场景没变,人物没变,气氛却发生了巨大的转弯。

朴灿烈觉得自己有些接受无能,无奈的抹了把脸。

“我知道,无论我怎样为吴世勋说话在你眼里都是辩解,可我想说的是,他们之间有太长时间是你没有参与过的,有些事情,只有他们两个人之间才明白,就算是我,也无法介入。”

林冲冷笑了一声,对于朴灿烈的话不置可否,他不再理会朴灿烈,又重新转过身体,盯着之前的那一片叶子发呆。

短短的几分钟,叶面上的水珠就已经不见了大半,只剩下可怜的几滴在苟且残喘着,仿佛只要一点点的外力,他们就会毫无保留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殆尽,不留一点痕迹。

朴灿烈迈开步子走向林冲,与他并排而立,他顺着林冲的视线看去,若有所思的样子,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两人各怀心事,安静的站在那里,看起来,倒是一副和谐美好的场景。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67)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