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25

这几天出去旅游玩疯了哈哈哈哈 本来还想再浪几天 但忽然想起自己还是有任务滴人 抱歉啦 今天先来短小的一章~各位还期待着的小伙伴们~久等啦~

ps:我绝不会弃文哒~



…………………………………………………………………………………………………………………………………………

工作日的白天是俱乐部最清闲的时段,大部分都是一些爷爷奶奶领着孙子孙女,几乎都是学龄前儿童。
林冲请的另一个教练有一份正经的工作,只在业余的时间才在这里帮忙,所以这群数量不太多却不怎么好应付的小魔鬼只能林冲一个人来对付。

俱乐部开在一家展览馆附近,展览馆的面前是一座面积不小的广场,正好提供了学员训练的场所,广场离俱乐部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十分方便。这也是林冲将俱乐部开在这个位置主要原因。

张艺兴在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找了个收银的工作,今天正好轮到他休息,于是便在林冲的俱乐部里帮忙。
躲过了日头最毒的中午,小学员们都到齐了,孩子们虽然年龄小,但其实也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学员”了,可林冲还是耐心的一一指导孩子们穿上护具。
给小朋友穿好后,他依旧像以前一样把张艺兴的那套拿来,不过还是依旧被张艺兴拒绝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儿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一群小孩儿一起学轮滑,怎么想怎么奇怪和丢人,于是就主动承担起保护孩子们的义务。

孩子们在二人的保护下一圈一圈的滑过,童真的笑声与笑脸深深的感染到了张艺兴,自己如果有孩子了,也应该这么大了吧。
想到这里,张艺兴心里一怔,内心深处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轻轻的触碰。
孤独了这么久,偶尔也会想过有个家。
他从未奢望会有自己的孩子,他想要的,不过是能与一个人平平淡淡的厮守到老,这也许不是什么过分的愿望,想要实现,却要付出超乎想象的代价。

眼前又渐渐的浮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在那张脸清晰之前他快速的甩了甩头,把会刺痛自己的所有因素抛到九霄云外,都结束了,还想那些有的没的,没有任何意义。

张艺兴又专注于眼前的孩子们,保护好他们是眼下最主要的事情,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孩子,张艺兴的心情不再阴郁,他们是未来,是希望,挥洒着的汗水,稚嫩无畏的笑脸,一点点的感染着他。

成功的护住了一个看架势即将要摔倒的小男孩,男孩儿奶声奶气的对着张艺兴说了声谢谢叔叔,之后便熟念的滑过了。
男孩儿刚走,就见林冲一脸忧郁的朝自己走来。

张艺兴还真是很少见到他有这样严肃的神情。

“怎么了,我的京城轮滑小王子?”
张艺兴揶揄道,这个杰克苏到不行的称号是林冲自称的,张艺兴得知后还为此笑话过他好一阵儿。

“一个坏消息。”
林冲并未因张艺兴的取笑而像以前一样与对方打闹,而是认认真真的回答了张艺兴的问题,看来真的遇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你之前不是托我给你找房子吗,有结果了。”


“这不是好事吗?怎么,难道是因为房子不好?”


“房子很好,一个单身小公寓,离这也不远,而且各类设施齐全,最主要的价钱合理公道,简直没有缺点。”
林冲如实答道。


“太完美了,找到这么好的房子,你不为我高兴?”
张艺兴握住拳头,轻轻的捶了捶林冲的肩膀。


林冲依旧是那副苦大仇深的面容,丝毫没有被张艺兴的喜悦感染到。
“你是高兴了,我又得一个人守着那个店了。”

张艺兴刚要安慰一下,却被林冲截住了话头。
“不过也好,你终于不用睡地铺了。”

“就是嘛,我搬出去了大家都很方便啊,而且你不是说房子离这不远吗,我可以经常来,和以前一样,只不过就是不睡一起了而已。”

林冲淡淡的点点头,显然兴致并没有高涨起来。

将林冲的情绪看在眼里,张艺兴其实很理解像他这样的人群,在不得不独自生活的同时又耐不住寂寞,就和原来的自己一样。
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聊得来的同伴可以相互依存,然而这个人却忽然要离开,这样反差的感觉确实会让人一阵不适应。

两人当晚就去看房子了,面积不大,一室一厨一卫,装修虽然非常简单,但好在设施齐全,很适合一个人生活。

张艺兴很满意,当场就定下了,一次性付了一年的租金。
他不知道自己是太满意房子了,还是不想给自己留退路,总之,有了自己的住处,一直吊在半空中的心好歹能安稳一些。

林冲被张艺兴的壮举感到震惊的同时,也在纳闷他这么个看起来一无所有的人竟然可以一次性拿出数目不少的一笔现金,他自以为已经很了解这个人了,但今天才发现,自己知道的,不过是皮毛。

为了帮助张艺兴搬家,林冲停业了两天,还把他爸的大吉普借来装东西,这让张艺兴感动了许久。

张艺兴的东西不多,所有的家当加起来人不过是几件衣物和生活用品及杂物,两天的时间在搬完全部的物品后,二人还余富出了吃一顿火锅的时间,就算是纪念一下两个多月来的“同居”生涯。


酒足饭饱后,林冲找了个代驾,开着他爸的大吉普送张艺兴回他的新家,本来想送喝的晕晕乎乎的张艺兴上楼,可却被人毅然的拒绝了。

看着那人还算清醒的意识林冲便也放心下来,于是只能目送着他颤颤巍巍的消失在楼道里。
离开时,他通过后视镜看到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不过他当时脑子昏昏胀胀的并没有多想,催促代价驾驶着车子离开了。

因为东西少,所以即使刚搬完屋子也不会显得杂乱,面积受限,房间里并没有能摆下沙发的空间,所以张艺兴一进屋,连灯都没开,更顾不上换个衣服洗个澡,满头大汗的直接趴在床上。

林冲不知道张艺兴有胃病,所以在酒席上猛灌张艺兴。
也不知道是当时情绪到了,还是内心里的某种情绪在到达它的燃点后开始慢慢的翻腾,越是在这种热闹欢腾的时刻,它越是叫嚣着存在感。
所以张艺兴当时不但没有拒绝林冲,反而自己还主动的多喝了几杯,到最后干脆就开始捧着酒瓶子直接往肚子里灌,一边灌自己一边小声嘟囔着什么,神情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痛苦神色。
林冲被张艺兴这挡不住的高涨情绪给吓到了,不知这个平日里温温吞吞的人中了什么邪,忽然变的让自己有点不认识了,这也越来越让林冲觉得眼前人的神秘,越是神秘,越吸引人。

眼看桌上的空酒瓶越来越多,不能再让人这样喝下去了,林冲毅然决然的结了帐,拦着对方的腰就把人给拖进车里。

。。。。。。



张艺兴趴在床上,床板的舒适度并不那么宜人,可比地铺强了不知多少倍,但是这些却不能够阻挡胃开始剧痛的事实。
胃病已经许久没犯了,张艺兴知道这是贪饮的结果,本以为可以借着醉意睡上一觉,从而将刚刚忽然找上自己的颓丧情绪赶走,可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也把自己胃不好的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这几瓶酒不但没有帮到自己,反而还添加了不少的负担,导致自己越来越清醒。

他咬咬牙,颤颤巍巍的下了床,之后便腿软的靠着床跌到地上。恐怕是之前被人伺候的太妥当,遇到这种突发的情况张艺兴竟不知该为自己做些什么。
习惯真的很可怕,他习惯了那种几乎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难受了立刻会有家庭医生赶来对症调理的日子,此刻病来的突然,只有自己独自的面对,一时间大脑竟有些怔愣。

不过幸好他还有胃痛时要吃药的本能,他几乎是爬着走向了还未来得及整理的包裹,单手将包裹倒置,瞬间杂物就铺落了满地,他跪伏在地上颤抖着双手寻找着什么,双眼视线已经有些模糊,只能凭着感觉摸索,终于摸到一个小瓶子,管不了那么多,反正都是自己的吃下去肯定没错,他哆嗦着拧开瓶盖,向掌心倒了几片药,也没管倒了多少,一股脑的吞进了肚子里。

没有力气再回到床上,他躺在原地蜷缩着身体,但愿慌忙之中吃到的药是正确的。
他猜测被自己吞进去的应该是止疼片之类的药物,他记得自己几乎是净身出户的,只从酒店拿走了那张卡、自己的随身衣物和常吃的药,那些昂贵的为自己专门调配的药物像是在与谁置气一样统统的丢在酒店里。

躺了不知多久,药似乎起作用了,胃不疼了,但浑身还是虚脱的无力,黑暗中的自己无助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片漆黑中孤零零的身体看起来异常颓索,死寂一样的空间,也许通过上下起伏着的剪影还在证明这个人依旧活着。

稍稍清明些的视线又再一次变的模糊,然而这次是被液体遮挡,

眼前又浮现了那个决然的背影,挺直的背脊,大气的步伐,不过不再是走向自己,而是与自己背道而驰。

越是在这种孤寂戚静的时刻,越容易不受控制的想起过往。

他终于走了。
他怎么走了呢?

疼痛似乎转移到了身体的另一个部位,张艺兴捂住心口,紧紧闭上双目,那些遮挡住视线的液体终于不堪重负溢出眼眶,源源不断。

张艺兴忽然怀念起有林冲的日子,至少房间里不会这样安静,压抑的几乎窒息。

他把这种感觉推脱于自己还不习惯一个人睡,等日子久了就会好很多。
自己以前不是都这么过的吗?况且再难的日子都过来了,这点小困难,不算什么。
而且现在的生活不知比最难的时候好多少倍,应该知足了。
他安慰着自己,不停的做着心理建设,直至眼皮越来越重,最后沉沉的睡去。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57)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