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22



诺大的办公室里只点了一盏昏暗的地灯,半球形的灯罩内射出的光线里烟雾弥漫,男人仰靠在皮质沙发上,他面无表情,微阖着双眼,看不出任何情绪。

“哒、哒、哒。”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由远及近,听起来有点急促,不久后便到了门前,同时伴随着实木门被大力推开的沉重声音,之后,高跟鞋的声音来到面前。

“啪。”
有什么东西被摔在了茶几上,听起来像是一摞纸。

安静的氛围被打扰,吴世勋皱了皱眉,之后懒散的睁开了眼睛,双眼平静无波的看着眼前妆容精致神情愠怒的女人。

“吴世勋,你这是什么意思?!”
女人指着茶几上的纸张,顺着女人手指的方向,纸张上面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 几个大字。

“字面意思。”
吴世勋把手中的半支烟掐灭,懒懒的开口,连头都没抬。

“呵....” 女人下意识地冷笑,“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 女人瞪大了眼睛,歇斯里底中透露着不甘。

吴世勋对情绪激动的女人并不理睬,他放下交叠的双腿,慢慢的站起身,向办公桌走去。

女人的视线疑虑的盯着吴世勋。
即使他们二人早已貌合神离,但那个冷淡疏离的背影依然让她感到害怕和陌生。

直到男人把一摞什么东西随意的扔在办公桌的台面上,女人才回过神来。她看不清远处吴世勋的表情,但是直觉告诉她,那一定是骇人的冰冷。

走至桌前,透过窗外傍晚微弱的光线,李垚可以大致看清那是一摞照片,心里有什么事情已经了然。
这时,吴世勋非常体贴的将台灯打开,隐藏在黑暗里的勾当瞬间败露于光明里。

最上头那张照片很明显属于偷拍,隐晦的摄像头焦距拉得老远,画面有些失真,但却清楚的交代了窗内的一男一女。男人十分健硕,穿着黑色的跨栏背心,略显懒散的坐在沙发上,肌肉紧绷的手臂紧紧的搂着正跨坐在他身上的女人,女人仰着头,双唇微张,像是在享受着什么。

第一张照片就已如此,已经没有必要再往下翻了。
李垚那张精致的脸失了些血色,艳红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对面的吴世勋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对面略显慌张的妻子。

“原来你都知道了。”
李垚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吴世勋不置可否的耸耸肩。
“你之前流掉的孩子也是他的吧。”
男人坐了下来,慵懒的依靠在椅背上,转椅随着男人的身体缓慢的左右摇晃着,态度轻松的像是在与自己的老婆讨论晚饭吃什么。

李垚沉着双眼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她恨的咬牙切齿,在暗处攥紧了拳头。

见女人一直沉默着,吴世勋微微的皱了皱眉。
“不说话就是默认喽?” 打开办公桌的小暗格,从一个小铁盒子里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

“其实我在外面也没少沾花惹草,所以你也想玩玩这都没什么,都无所谓,”
说话的间隙,男人拿起打火机将烟点燃,之后夹在指尖,烟雾弥漫瞬间在二人之间萦绕开来。
“但是你给我弄了个孩子出来,这就很让我恶心了,我在离婚协议里只写了感情不和,已经够给你留情面了。”


李垚透过灰白色的烟雾看向对面那张充满厌恶与鄙夷的脸,她忽然觉得很好笑,她也真的那样做了,她笑的前仰后合,像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吴世勋看对面的女人这个样子,面色顿时沉下三分,声音带着能穿透身体的冰冷。
“你笑什么。”

女人渐渐收了笑,她上前几步,靠近了办公桌,之后双手撑在桌面上,矮身凑近了吴世勋,眼中尽是嘲讽。

“吴世勋, 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幼稚?”

男人没有说话,沉着脸色继续听女人说下去。

“你说的对,咱俩这么多年了,都心照不宣各玩各的,那我也实话跟你讲了吧,在这之前我已经堕了两次胎了 ,凭你的手段,我想你肯定也早知道了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些孩子到底是谁的,其中有你的种也说不定。”
女人的脸靠的越来越近,嘴角洋溢着讥讽,男人的脸越冰冷,她的笑意就越甚几分。

“但是这么长时间了,你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闭口不提,为什么偏要在这个时候要和我离婚了?”

吴世勋的脸色已经差到极致,李垚甚至能感觉到他面部微张颤抖的毛孔。
但是吴世勋越是这样,她越停不下来,甚至因为激怒了吴世勋内心还升起了一股满足感。

“因为张艺兴,对不对?”

果然,在明度不弱的台灯下,女人没有错过吴世勋猛的收缩的瞳孔。

“你想给他一个名分,你不愿把他永远的藏在那栋小屋里,你不怕宣布出柜,但是你在有妻室的情况下公然的把人摆到台面上必然会对他造成伤害,所以,你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女人的语气由故作轻松转为愤愤,眼睛也越来越犀利的看着对面已经面若冰霜的男人。

“你怕他被人发现他其实是个下贱无耻勾引别人丈夫的小三儿,就像他那个妈一样,你怕他遭到众人的唾弃和辱骂,你自己也会因为背叛妻子和家庭,与一个男人做着下三滥见不得人的勾当而声名狼藉。”
“为了那个贱人能光明正大的站在公众的视野里,所以你决定把我抖出去,那样你们这对狗男男就再也不用躲躲藏藏的了,而你也可以保住你那可笑的声誉,毕竟出柜可比出轨好听多了。”

“我分析的对不对。”

女人依旧是笑着的,甚至漏出了白森森的牙齿,但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里面甚至充满了因为不甘和委屈而迸发出的仇恨。

在吐出一长串的污言秽语后,男人竟比李垚想象中的平静,沉着的看着她,连表情都未曾变过。
就在她以为这份该死诡异的沉默要持续到天长地久的时候,男人终于开口了,声音没有太大的波澜起伏,但却隐隐透着一股悠然隐涩的绝望与怅然。

“不,你错了。”
吴世勋站了起来,那双看似毫无波澜的眸子俯视着眼前的女人,毫无痕迹的掩盖了隐藏在桌下紧握着的颤抖的拳头。
“他走了,他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离婚,仅此而已。”


“你撒谎!”
故作平静的面孔猛然崩塌,在惨白艳红的妆容下女人的面孔更显扭曲。
“你骗的了所有人!骗的了你自己!但你可骗不了我!”

随后,李垚忽然伸出白皙纤细的手臂,用力的抬起吴世勋藏在桌下的手腕,颤抖紧握的拳头像是被暴露了所有心事一般在灯光下显露。

男人皱紧了眉头,他用力的甩开女人,像是已经对面前这个丑态尽显的女人失去了所有耐心。
“随你怎么说,这婚我离定了,我劝你不要再跟我耗下去了,这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带着明显的警告意味,吴世勋最后看了对面僵住的李垚两眼,便退出了办公桌向门口走去。

“吴世勋。”

刚走到门口就再次被叫住,吴世勋停了下来,并没有回头。

“我想你应该不会忘了张艺兴曾经对我做过什么吧?”
女人像是正紧紧的抓着最后一根稻草,只要能挽回局面,她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在黑暗中男人的身型一僵,没能逃过李垚锐利的眼睛,不过片刻后吴世勋的话却让她意想不到。

“我忘了。”
感觉到男人随口敷衍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正欲买开腿往前走,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那我来提醒你,”
“张艺兴那时看不惯我和你走得近,他就不知从哪找了一帮女的扒光了我的衣服还录上视频发到网上,颜面尽失的我不得不转学,他就用这种肮脏无耻的手段逼我离开你了,我说的你听明白了吗,你清楚了吗?!不过你就算在装傻也没关系,把朴灿烈找来,问问他我有没有撒谎!”
“我告诉你,张艺兴他就是个下贱卑鄙无耻的烂人!这样烂的人,竟然值得你如此?!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啊!”

女人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室内,有点阴森,那是不愿放弃任何一点希望的绝望,有点悲怆,有点可怜。

“没错,”
男人的声音响起,笑声戛然而止。
“他这件事做的是挺烂的,但是我也替你教训过他了。”
“不过,他虽然是个烂人,也值得我如此,”
“因为我比他还要烂。”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也永远不会懂。”

男人说完不作片刻停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一脸绝望呆滞的女人,她咬着嘴唇瑟瑟发抖,眼中的仇恨不做丝毫的隐藏。

吴世勋,你既这样无情,就休怪我无义了。




刚一开门就跟一个鬼鬼祟祟的和他同样高大的男人装了个满怀,抬眼看去,朴灿烈一脸尴尬的站在那里。
“那个.... 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本来找你有事,就 ...... ”

“找我什么事?”
吴世勋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朴灿烈蹩脚的解释。

“啊,是这样,” 见吴世勋并没有在意,朴灿烈松了一口气,拿出一份文件,语气也轻松不少。
“越南那边合同上出了点问题,需要有人去一趟。”

“好。”

“那你想好要谁去了吗?”
朴灿烈跟在吴世勋的后面,感觉得出此刻这个男人极低的气压,语气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没做好引火烧身。

直到到达电梯间,吴世勋才缓缓开口。
“我亲自去。”

“这点小事用不着你亲自去的,不如就让我 ..... ”

“我说我亲自去,你听不明白吗?”
吴世勋有点没好气的打断朴灿烈。

“噢 ...... ”
朴灿烈情绪低落的回应,毕竟积极性被人无情的驳回是一件很让人郁闷的事情。

“我给你安排了别的事情。”


还没等问吴世勋又给自己布置什么任务了,电梯就叮咚的响了,二人沉默的迈入电梯,电梯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就到达了地下停车场,吴世勋先一步迈出,也没管身边的朴灿烈,径直的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世勋。”

朴灿烈的声音不大,但沙哑的异常性感的嗓音还是在这空旷的停车场内回荡。

吴世勋闻声停步,转过身去等待着朴灿烈的下文。

“世勋,咱俩去喝一杯吧。”
“你从北京回来之后就一直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这样你会把自己逼疯的,走,哥带你去舒缓舒缓压力。”

朴灿烈有点小心的问道,虽然吴世勋的低气压让他心里有点毛毛的,但脸上还是尽量的轻松地笑着,其实他大可以一走了之不去招惹这个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的定时炸弹,但是看着吴世勋落寞消瘦的背影,他还是有些不忍心。

果然,吴世勋并不领情,说了句无聊便欲转身离开,可朴灿烈并不放弃,又重新叫住了吴世勋。

“世勋,在这办公大楼里,你我是上下属的关系,可出了这大楼,咱俩就是兄弟,你有什么伤心事儿憋屈事儿就跟兄弟说说,别憋在心里,我看了也难受。”


“不用你操心。”


“世勋,咱俩可是最好的兄弟,你的事儿我不操心谁操心?我也许不会帮上你太大的忙,但起码不会让你一个人死扛啊,不让我管你,除非 .... 你从未拿我当过兄弟。”

一席话后,吴世勋终于肯抬头正视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高一点的男人。
这个男人陪伴了自己20多年,从创业,到白手起家,再到现在的成功,几乎每一个荣辱的时刻都有这个人陪伴在身边,与自己一起努力奋斗,他们在一起同患难,共荣辱,一起做尽了好事,也做绝了坏事,自二人心中,彼此应该像是亲人一般的存在了。

看着眼前这个永远有着阳光灿烂面孔的人,当下却因为自己变得有些紧张和期待,眼中对自己的关心与担忧昭然若现,内心深处那个久未被自己光顾的柔软地带被轻轻的碰撞,心顿时就软了下来。

嘴角难以察觉的牵动了一下,吴世勋掏出车钥匙扔给朴灿烈,同时转过身迈开了步伐。
“开我的车。”

“好嘞!”
朴灿烈顿时笑开了,脸颊两侧的梨涡若隐若现,吴世勋不用回头,就知道朴灿烈正轻快着步伐快速的往自己身边赶。

吴世勋心中怅然,永远都不会离开自己,永远都会忠心耿耿追随着自己的,怕是只有身边这个唯一的好兄弟了。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62)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