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20


傍晚的海边有着别样的风情,沙滩上的人们围成一个个圈圈,正举行着各种大大小小的篝火晚会,如火如荼的热闹氛围丝毫不输红火的落日。

吴世勋和张艺兴并没有加入任何一个圈子,两人在一块相对僻静的角落里坐着,等待着圆圆的落日坠入海面的那一刻。

人在上层社会之中游走的时间长了就会养成心浮气躁的毛病,夕阳才刚刚接触到海面吴世勋就有些坐不住了,不再专注于落日的美景,他开始东张西望。

先是仰头看了看刚刚泛出的星星,看够了,便向右看了看热闹的人群,看久了也觉得无趣,又向左看了眼一直安静坐在身旁的张艺兴。

此时的天色已经昏暗了不少,张艺兴的侧脸在眼前形成了一道宁静好看的剪影,他依旧专注于日落的那个方向,星辰大海似乎都装在他的瞳孔里,让人移不开眼,这一看,不知看了多久。

“看够了吗。”

张艺兴终于受不了吴世勋了,这过于专注的视线让他浑身不自在。

“看不够。”

对于吴世勋的回答张艺兴颇感无奈,没有接吴世勋的话,依旧专注着夕阳。

吴世勋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他把胳膊向后杵,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没有系扣子的休闲衬衫也因为这个动作向后张,露出了结实健美的胸膛,说不出的性感与潇洒。

“你还真有耐心啊,说来看落日还真就是来看落日的。”

“这几年我就学会耐心了。”

吴世勋被噎的说不出话。

他当然知道张艺兴说的是什么,七年的时间,没有任何自由,没有任何的希望,背负着不属于自己的罪责,所能看见的,只有漫长的等待,那份痛苦与煎熬恐怕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够完全的体会。

而让他有那些体会的罪魁祸首,是自己。

不敢再看那张脸了,看似平静却又像是慢慢结郁了黑色的飘渺雾气,即使再恋恋不舍吴世勋也不得不把视线移开,他承认自己有点胆怯,那道朦胧的迷雾让他不由得心慌。

他让自己也试图静下心来看着已经没入海洋一半的夕阳,但失败了,他决定打破这与世隔绝般的寂静。

“这几天想去哪里玩吗?我刚好有空。”

“这里貌似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不一定是越南,随便哪个国家都可以。”

“那就去北京吧。”

张艺兴记得林冲和自己说过他工作的俱乐部里的一些趣事,林冲的学生年龄段范围极广,小到四岁大到七十岁,据他所说就没有他教不会的学生,就是再笨在他的调教下也能变成轮滑小能手。

张艺兴从小到大没有什么特长,如果在以前他还喜欢吃东西,可是现在连这个爱好都丢了,本来他对林冲嘴里快夸出花来的轮滑运动没什么兴趣,可是看着越来越热闹的海滩,闹腾的人群,每一个人都融入在欢快的氛围里,而自己在这里,甚至因为自己的原因就连吴世勋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

忽然就有些向往了。

“去北京做什么?”

吴世勋皱了皱眉,实在没想到张艺兴会给出这个答案。

“去首都看看,还从来没去过呢。”

张艺兴不想解释太多,随意的说出一个理由。


两人这次来海边的主要目的就是看日落,当变成黑色的海面完全吞噬了落日的最后一点光辉时,张艺兴便跟着吴世勋有些恹仄仄的回到酒店了。

进到房间后张艺兴先是喝了点水,之后准备到浴室洗澡,一直走到浴室门前,张艺兴才发现那个比自己高了整整一个头的人正像个小孩一样跟着自己。

“跟着我干嘛?”

张艺兴转过身疑惑的问道。

吴世勋立刻看天状挠了挠头说没什么。

张艺兴没有理睬他进了浴室,刚要关门吴世勋就快速地从门缝里挤了进来,没等张艺兴反应就把他压在墙上,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吻。

吻够了,两人身上的衣服也几乎脱的差不多了,吴世勋把人拦腰抱起便摁进早已盛满温水的浴缸里,自己随后也压了上去,浴缸里的水随着这一动作大量涌出,哗哗声在这空荡的浴室间回荡,增添了旖旎的气氛......


Nguyen推着餐车,手里还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摁响了房门的门铃,无人应答,便从容优雅的掏出了房卡靠近房门的感应器,房门应声而开。

刚进房间就听到了从浴室传来间断的的哗哗水声,其中还伴随着男人刻意压抑着的甜腻申口今。当然知道那里此刻正上演着怎样的活春宫。

Nguyen其实在两位入住的那一刻起就猜到了二位的关系不一般,两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他可不认为一般的朋友或者兄弟会这样。

他只是个客房管家,只负责照顾好客人的饮食起居,虽然猜测客人的隐私违背了职业道德,但还是会忍不住的好奇,两个人的气场像是情侣可并不像一般的情侣那般,那位看起来瘦弱白净的张先生天天闷在房间里看起来并不快乐,而那个高大凛冽的吴先生却总是早出晚归,周遭散发出的气氛也是沉闷的很,Nguyen几乎可以肯定两个人在这几天来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可看起来也不像是在冷战的样子,这种气场又让Nguyen怀疑了自己起先的判断。

不过,这一切终于还是在前天收拾前一晚狼藉的床单时确定了最开始的想法。

Nguyen听着活春宫淡定的将餐车中精致的食物摆放在餐桌上,然后路过浴室去到酒柜里取红酒,磨砂玻璃透出的两个朦胧的缠绵匍匐的身影丝毫没有让他分神,最后,把最开始拿在手里的精致盒子在餐桌上放好......

准备好这一切,Nguyen才恭敬的退出了房间。

Nguyen当了二十多年的客房管家,什么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他没见过?淡定和泰然是最基本的素质。


张艺兴穿好浴袍,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依然悠闲地躺在浴缸中的罪魁祸首,转身刚要离开就听身后“哗”的一声,吴世勋迈开长腿跨出浴缸,迅速的披好浴袍,之后不由分说的就把正一瘸一拐往外走的人横抱起来,惹得怀里人没有准备的惊叫一声。

吴世勋被张艺兴局促的样子逗笑了,低沉好听的嗓音在张艺兴耳畔回旋,使得他微微的失神,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餐桌旁了。

酒杯里早已倒好了暗红的液体,在朦胧柔和的灯光下显得魅惑又危险,吴世勋拿起眼前的酒杯,向前举了举,示意张艺兴。

张艺兴与吴世勋碰完杯后小酌一口,放下酒杯后,发现了桌上包装精致的盒子。

“这是什么?”

望着对面刚刚被自己吃干抹净的人诱人的样子,吴世勋的喉头又一阵发紧,他赶紧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赶走了此刻龌龊的想法。

“拆开看看。”

张艺兴也没跟他客气,在得到允许后便把盒子拿到手中,略显暴力的拆开外面累赘的包装纸,一个白色砖块大小的盒子出现在眼前。

张艺兴抬起头疑惑的望了眼对面的吴世勋,吴世勋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示意他把盖子打开。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部崭新的智能手机,就是在大街上看到人们人手一只的那种触屏手机。

看着张艺兴盯着盒子里的手机发愣,吴世勋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其实我早就想给你换部手机了,正好趁这次机会......”

“谢谢。”

张艺兴意料之外的淡然接受,让吴世勋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不用客气”

“sim卡也恢复好了,还是你原来的号码,里面的联系人也应该都还在.....”

“嗯。”

气氛不知怎么就尴尬起来了,张艺兴看着对面吴世勋窘迫的样子有些好笑,事实上他也笑出来了,这情绪突然的转变更让吴世勋云里雾里不知所措。

“吃饭吧,吃过饭你教我用,我不会用这东西。”

张艺兴想起了林冲就是利用这种智能手机里的功能找到了目的地,还真是挺方便的,接受一下新事物其实不是什么坏事。

“好!”

由于一直被保温盖子盖着,所以即使过了这么久饭菜都还是温热的,张艺兴只寥寥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前一阵的胃病让他落下了吃不下饭的后遗症,即使能碰稍微油腻可口的菜色了,奈何也是毫无胃口。

吴世勋担忧的看了一眼放下碗筷的张艺兴,看他瘦的样子顿生心疼,之后往他的盘子里夹了两块肉逼着他吃下去,张艺兴无奈拗不过,只好闭着眼睛把两块肉吞进肚里......

吴世勋看张艺兴这个样子自己也没心情了,匆匆吃了几口,最后又喝了一杯酒,结束了晚餐。

起身将张艺兴抱回房间,轻轻的把人放在柔软的大床上,之后把刚刚送给张艺兴的手机放在他眼前。

“ 我教你用,你好好学,将来都用得上的。”

“好。”

张艺兴也来了兴致,专心致志的看着吴世勋正给他下载着各种软件,之后耐心的讲解每个软件的作用以及用法,张艺兴听的云里雾里,但好在也算是知道了各种软件的基本功能。

“好了,给你的微信取个昵称吧,这回可不能叫努力努力再努力了。”

吴世勋的口吻带着嫌弃。

“为什么?”

张艺兴白了他一眼。

“略显敷衍.....,”

“而且这种社交性质的,最好贴近现实一点。”

“.....”

张艺兴无言。

“你叫什么?”

“oohsehun”

吴世勋如实回答。

“什么意思?”

“我的英文名。”

“噗.....”

张艺兴被吴世勋一本正经地回答逗笑了。

“单词不认识几个还整个英文名.....”

“跟各种老外打交道没个英文名不好沟通嘛。”

张艺兴夸张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吴世勋被张艺兴的样子搞得颇为无奈。

“想没想好啊,叫什么。”

“我也不整什么英文名了,就zyx吧,我名字的首字字母。”

“嗯,这样也行。”

吴世勋利索的在昵称那一栏里输入“zyx”,之后又自作主张在后面加了“zjs”三个字母。

“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张艺兴疑惑道。

“张加帅,zjs,是我重新找到你时你用的名字。”

吴世勋说这话时,眼中是难以言尽的温柔与无限的眷恋,张艺兴快速的别过脸,他怕自己被吸入这不见底的深渊里。

“现在可以加人了。”

“怎么加?”

吴世勋转过身,伸长胳膊拿过自己放在床头上的手机,点开微信,找到自己的二维码。

“看好了,我怎么加的人。”

点开张艺兴微信里的扫一扫,对准吴世勋的二维码,瞬间好友添加请求就出现在了张艺兴的手机界面上,张艺兴觉得这太神奇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吴世勋被张艺兴这个样子萌的不行,这是除了做爱的时候他第一次在张艺兴的脸上看到这样生动的表情,手不受控制的抓了抓那人的头发。

“不止这样,你还可以在通讯录里加好友。”

“是手机里的通讯录吗?”

张艺兴眨着自己略萌的大眼不耻下问道。

“废话.....”

张艺兴把自己的通讯录翻个底朝天,一共27个人,大多数都是之前打工的时候认识的人,从来都没有联系过,翻来翻去,还是在林冲那里停下了。

“我要加他,怎么加?”

“你点一下就行了。”

吴世勋表面平静的回答道,他其实很想知道这个让张艺兴最后钦点的人是谁,不过为了尊重他的私人空间,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张艺兴按着指示操作,成功的向林冲发去了邀请,而林冲那头却迟迟没见回应,张艺兴盯着那个界面不免有些失落。

看出了张艺兴的情绪,吴世勋心里也挺不是滋味,但他还是揉了揉他的脑袋。

“人家手机说不定不在身边,等他看见了就会回你的。”

“嗯。”

张艺兴的语气明显带着失落。

“他是什么人啊?”

吴世勋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个朋友。”

张艺兴敷衍道。

“噢。”

吴世勋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又拿过了张艺兴手里的电话,继续教给他一些其他的功能,刚开始张艺兴还有断断续续的回应,直到彻底没有声音,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轻微的鼾声。

看着在怀里睡着的人,吴世勋无奈的摇摇头,眼里尽是宠溺,他把张艺兴缓缓放下,轻轻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之后就拿上自己的手机轻轻的走到房间外。

“喂,王亮。”

“吴总!” 即使已经到了该休息的时间,助理王亮依旧精神抖擞。

“给我订两张明天到北京的机票。”

“要明天的吗?”

“......”

“后天吧。”

吴世勋思考片刻,考虑到张艺兴的身体,还是把行程订在了后天。

“好的,马上去办!”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66)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