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19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到了晌午,身边的人自然已经不在,这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身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粘腻难耐,依稀感觉昨晚在朦朦胧胧中有人把自己缓缓抱起,而后周身被温暖的液体包围,紧接着一双大手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身体,动作温柔得不可思议,之后自己的意识就彻底的陷入了黑暗。

看来这不是个梦。

吴世勋和后来自己所认识的那“两”个吴世勋似乎都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了,这一点其实张艺兴早在刚被他带到身边时就已经有些感受到了,可那时的刻意回避让他根本不愿去把心思花在那人身上。

长时间以来,他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麻木,冷漠的生物,对周遭的任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敏感度降到极低,以至于直到现在才有些后知后觉,才肯稍微对外界打开哪怕一点缝隙。

他也有点讶异于自己的变化。

意识的清醒伴随的就是身体的不适更加清晰,浑身上下的每一处,从里到外都在叫嚣着,周身酸疼不说,许久没犯病的胃也开始隐隐作痛。

看来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完全的好,并不怎么适合做剧烈的活动.....

略显艰难的站起身,即使轻轻地挪动身后的那个部位也会产生难以启齿的疼痛,他快速的拿起放在旁边的浴袍遮住了自己赤裸存满於痕的身体。

挪到浴室,洗漱的过程中张艺兴一直不敢看镜子中的自己,从脖颈儿一直延伸到浴袍边缘深处的青紫色痕迹让他瞬间变得面红耳赤,昨夜的一幕幕控制不住的在脑中不断流转,他多次尝试把注意力转向别处但都以失败告终。

多么疯狂的一晚,却也收获了意外的温柔。

张艺兴对自己如此容易被牵动的样子感到恼羞成怒,懊恼自己究竟是抽了什么疯才这么轻易的把自己奉上。

他快速的刷好牙,连脸都没洗就匆匆的离开了洗手间,离开了那面明亮的把人照个透彻的镜子。

除去每天必用的药物以外,张艺兴又重新拾起了止疼片,药物在体内逐渐产生了作用,身体的不适明显放缓,心情多多少少也跟着平缓些,这时候肚子却很合时宜的响了。

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已经十二点了,张艺兴换好了衣服准备到厨房去觅食,走着走着,心中正纳闷平时尽职尽责的Nguyen今天为何不来提醒自己吃饭时,一股不怎么好闻的味道扑鼻而来。

循着味道走,厨房里那个高大却有些笨拙滑稽的身影映入眼帘。

围裙的扎带紧紧的系在腰部,把腰显得精细又紧实,双手笨拙的摆弄着厨具,之后略显慌张的把一团黑色的东西弯腰倒进垃圾桶中,起身时因为忽然闯入视线的身影突然顿了一下。

吴世勋左手拿着一个布着食物残渣的空盘子,右手拿着炒勺,有点尴尬的站在那里看着张艺兴,用张艺兴此时此刻的感受来比喻,就像是一个正做错了某些事情的小孩被逮了个正着,表情慌张,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

张艺兴在心中无奈的笑了,吴世勋原来也会有这样窘迫的时刻。

刚才燥郁的情结顿时神奇的烟消云散。

“在做饭?”

张艺兴走上前,自然的接过了吴世勋手中的炒勺,之后径直走向料理台,看到盘子里被切的七零八落的青椒,心中已经清楚了一二。

“嗯。”

“想做辣椒炒肉,可是忘了怎么做了,好久不做饭了...... ”

“你还记得这道菜啊。”

“嗯,你爱吃嘛。”

“你今天不用去工厂吗?”

张艺兴沉默片刻并没有接着吴世勋的话往下说。

“今天不去了,剩下的事情都交给助理了。”

张艺兴点点头没说话,把吴世勋晾在了一边自己开始动手做菜。

他低头垂着眼,专注于手中的食材与器具,娴熟与得心应手的动作在吴世勋看来每一帧都极具观赏价值。

心中顿时冒出了一种想法:想要每天都过能看到张艺兴为自己做菜的日子。

很快,香味充斥了整个空间,将二人紧紧的包裹着,这烟火气息让吴世勋产生了一种幸福的错觉。

张艺兴赶忙把盘子递给吴世勋让他到餐厅等自己,吴世勋听话的离开了,张艺兴总算能喘口气了,刚才他觉得自己的背都快要被那人给看穿了。

又拌了一盘沙拉,盛好了粥,这才一起给端上饭桌,吴世勋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等着自己,看到自己来了,那原本冷峻仿佛正思考者什么的脸庞上才绽放出一抹柔情。

“吃吧。”

张艺兴没有把视线过多的放在吴世勋的那张脸上,自然没有发现他脸上的变化,这是他与吴世勋又重新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养成的一个习惯。

不为别的,他只是害怕自己又一次迷失在这张惊世骇俗的脸上,他不认为自己有一颗坚定的心,有些事情只能从根源原上就开始小心翼翼。

吴世勋看张艺兴动筷时他才拿起筷子,先夹了一块肉到张艺兴的碗里,见那人盯着那块肉愣了一下,然后又开始若无其事的吃了起来。

“味道还可以吗?”

在这顿午饭平静的进行了一半时,张艺兴忽然这样问吴世勋,只见吴世勋放下了碗筷,之后郑重的点了点头。

“很好吃。”

张艺兴点了点头没有回应,之后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失神的盯着那盘菜,顷刻后,表情变的有些惆怅。

“其实我并不爱吃辣椒炒肉。”

重新拿起碗筷的吴世勋动作猛然一顿,抬头看向张艺兴,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甚至很讨厌吃青椒。”

“但我记得第一次吃这道菜的时候,是在我生日那天,你为我做的。”

“那味道其实真的不怎么样,但因为是你专门为我做的,我还是硬生生的把那盘菜给吃完了。”

“菜虽然难吃,到胃里也不怎么舒服,可我记得我当时心里是被幸福填满的。”

“看来我这人真的太容易被打动。”

张艺兴抬眼,坐在对面的吴世勋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

“吴世勋,可能因为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会无条件的接受,所以给你造成了某种错觉,你从未问过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只是想当然的认为只要是你的,我就必须要喜欢。”

“即使到了现在,虽然你变的成熟了,稳重了,但有些东西却一点变化都没有。”

“你把所有你觉得好的东西,也不管我能不能接受,是否能够习惯,一味的统统砸向我,从不过问我的感受。”

“如果是在以前,你利用我的那段时间,我能够理解,因为那时你根本不会真正的为我考虑。可是现在呢,吴世勋,你口口声声的说喜欢我,爱我,看起来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好,可你却依然没有真正的为我着想过。”

“我甚至怀疑这会不会又是你的一场骗局,你又精心的设计了一个圈套等着我往里跳,可是我现在对你而言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我想不出你这样做有何意义。”

“后来我又想,你拼命的对我好,这不正是赎罪的一种表现吗,你对我越好,你觉得你的罪过就轻一分,为了自己的良心能够过得去,于是你对我越来越好,你觉得自己的罪过也越来越少,久而久之就给你造成了某种错觉,你就把这种..........”

“不是的!”

张艺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吴世勋给打断了,如果再让他说下去的话,自己一定会崩溃的。

“我很确定我根本就没有什么错觉!”

吴世勋眼中的坚定,语气中的不容置疑让张艺兴瞠目结舌,张艺兴甚至能够感觉到,对面的人竟然产生了不知名的怒意。

“你说我从不为你想,可我就算是问了你会回应我吗?你见我就像见到鬼一样躲着我,我们根本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你以为我不想听听你的想法吗?我做梦都想要你能和我多说几句话,可你呢?你根本不给我任何重新了解你的机会,你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你也从来都不会跟我说.....”

“我是人,不是神,就算我想破脑袋也不可能猜透你的心思,所以我只能把我认为对你好的东西给你,做我认为对你好的事情,就算得不到回应,可我却已经无法停下来了。”

“所以你难道不觉得刚才对我的所有控诉都很可笑吗?我承认,过去的我很渣,做的事情连垃圾都不如,垃圾也有被回收或者转化的那天,我几乎把我所有的赤诚都摊开给你看了,用尽了我的全力想要重新化开你,可你根本不给我一点点的缝隙。”

“你想要什么,你的想法是怎样的,我真的很想知道啊,张艺兴,那我就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张艺兴怔愣的听完了吴世勋的一席话,自己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他说的有道理,可自己的心却反而越来越不透彻,越来越模糊。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

张艺兴摇着头,双手附在脸上,眼泪抑制不住夺眶而出,哽咽的声音在手掌的阻隔下异常沉闷,周遭的空气瞬间沉闷了几分。

“吴世勋,你把这些强压在我身上,我要喘不过气了.....“

“你给的这一切都太沉重了,我真的承受不起.....”

本应该是一顿轻松的午饭,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吴世勋看着眼前的人痛苦的样子心也跟着揪了起来,明知这人心思敏感,他有些后悔把话说的这么重,可有些事情不说明白了,误会越滚越大,倒不如在这个适宜地机会里全部倾倒出来。

吴世勋起身坐到了张艺兴的身边,把人紧紧的搂在怀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给你的一切你都承受得起,就算再让我付出比这沉重五十倍一百倍,我都是理所应当的,你值得这一切。”

张艺兴似乎对于吴世勋的安慰根本不买账,在他的怀里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拼命摇着头。

“别哭了,我错了艺兴,别哭了.....”

就在吴世勋不知劝了多少遍之后,张艺兴终于慢慢的止住了哭泣,吴世勋宽厚温暖的手掌一遍遍的抚摸着他的发丝。他的胸膛是结实的,是温热的,这种实实在在的安全感让张艺兴忽然就像这样一直趴在这人的怀里,不离开。

“吴世勋,你知不知道你很自私。”

哭过之后的张艺兴嗓音沙哑异常,还伴随着浓浓的鼻音,竟有种委屈撒娇的意味,吴世勋微微怔愣。

“我知道,我很自私。”

“你当初为什么要找到我,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又打乱了。”

“因为我真的很自私,我想找到你,然后把你拴在身边。”

“而且,当我发现你的时候,我并不认为你的生活很平静.....”

张艺兴再一次沉默以对,吴世勋扶起张艺兴窝在自己怀里的身体,他双手捧住他的脸,拇指不停擦拭着他还在往外冒的眼泪儿,动作轻柔的充满怜惜。

“艺兴。”

张艺兴闻声看进了吴世勋的眼睛里,精致好看的眼睛充斥了真挚与热情,自己的心跳不禁漏了一拍。

就是这张脸,曾经毁了自己的一切,也是这张脸,成为了自己所有的弱点,沦陷了自己的所有底线和原则,这些似乎已经深深的扎根在自己的基因里,就算再怎样披上盔甲也无济于事,因为他是早已生长在身体里的软肋,禁不起伤害和折磨,更禁不起执迷不悔的执着。

“就让我再自私一次吧,永远在我身边,永远都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欠你的七年,我会用我这辈子剩下的时间来补偿你,让我自私的承包你的下半辈子,好不好?”

吴世勋眼中希冀的光芒太过耀眼,让张艺兴甚至无法说出拒绝的话,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就连吴世勋自己也忘记了,在二人之间,还横着一道深沟。

生活不是偶像剧,总有方方面面限制着,提醒着你,该回到现实了。

“世勋,如果我答应了你,那我变成什么了?”

吴世勋抚摸着张艺兴脸颊的拇指微微一顿,但随即又恢复如常,看他轻松的样子,让张艺兴觉得对面这个人似乎并不认为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艺兴,给我一点时间,相信我,我会尽快处理好一切事情,不会让你遭受一丁点的流言蜚语。”

“你确定了吗?她曾经是你最喜欢的女孩。”

“早就已经不是了,而且,喜欢和爱,不能混为一谈。”

“…”

“你知道吗,其实你当初对我哪怕有像现在这样一半的真心,这监狱我都进的心甘情愿。”

张艺兴似乎是哭累了,沉默了片刻,他又重新靠在吴世勋的肩膀上,半阖着眼睛,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但却给吴世勋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吴世勋下意识的搂紧了张艺兴,轻吻着他的额头。

“你怎么这么傻啊。”

“我就是傻,不然也不会让你三番五次的得逞了,可能你是我的克星吧。”

“傻瓜。”

“吴世勋。”

“嗯。”

“你不能再骗我了,不然我可能真的会死,我真的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张艺兴看起来已经快要睡着了,他喃喃自语着,可还是让吴世勋尽数的捕捉了去,他的心像是正被无数把刀子凌迟着,他意识到,无论自己爱得多深在这人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尽自己的全力来爱这个人。

自己亏欠的太多,他不知自己就算是爱到死,是否能与张艺兴对自己像窗外海洋那样浩瀚深沉的爱扯平…

吴世勋抱着已经熟睡的张艺兴,他看向了窗外的大海,蔚蓝里混着美丽温暖的绿色,那是透明清澈的海水与金黄的沙子混合的结果。

他已经把自己的心完完全全的掏了出来,在这个人面前已经比这海水还要透明,就算是今天过去后一切又不幸的恢复往常一样,自己也会履行今天的所说的话,余生就算是折在这个人的手里了,无怨无悔。

-------------------------------------------------
我虐不下去了,大过年的 (▼ヘ▼#)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63)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