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17


芽庄位于越南的西南沿海,是著名的旅游胜地,也是他们这一行人的目的地。

他们下榻在据海滩十余里的一家度假酒店。

酒店楼层不高,建在一座低矮的小山峰上,站在房间里明亮的落地窗前,就能看得到一望无边的辽阔海洋。


已经第五天了,张艺兴已经在这个不小的套房里闷了五天。

每天上午醒来的时候吴世勋已经不在身旁,晚上睡去之前他却还没有回来,这五天来都是如此。

吴世勋正忙着开张的工厂是在芽庄附近的一个小镇里,距这有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像以前那样想回来就回来是不太现实的。张艺兴这几天除了客房管家Nguyen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仿佛又回到了在郊区小别墅中的日子,只不过又换了一个地方,但却也不完全一样。

比如像这样彻头彻尾的短暂清闲,他已经许久都没有这样自在过了,不用时时刻刻担心那人会突然回来,不用操心该怎样去面对任何事情,自己的生活起居也被安排的有条不紊,窗外就是一览无余的壮丽景色,这个世界似乎已经变成了他心目中可以浑然度日的理想国度。

然而,每天在不大而空旷的餐桌上吃饭时,偶尔客房的门被打开看到的却是Nguyen进来自己心中隐隐的失落时,夜晚入睡自己的背后一片冰冷死寂时,吴世勋都会在张艺兴的眼前晃动,无论怎样都挥之不去。

这一切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握心脏让自己透不过气来。

他甚至有点想念那个每晚拥着他入睡的温暖怀抱了,冰凉的嘴唇贴在自己的后颈上喃喃低语着什么,虽然痒痒的会有些难受,但是现在想来,却像是轻柔舒缓的摇篮曲,异常的让人心安。


张艺兴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疯狂的摇了摇头,试图把这种想法赶走。


张艺兴其实早就已经不那么怨恨吴世勋了,他在监狱的这段日子里有大把的时间思考所有的事情,他记得自己曾经总是会听到一句话,凡事有果必有因,以前年龄小总是没当回事,可现在看来,这句话真是蕴含了太多太多的真理,有些事只有亲身经历了,才能对这些所谓的真理名言彻头彻尾的理解。

如若没有自己近乎愚蠢的放任和纵容,也许自己并不会走到这一步。

与其整日的怨天尤人,不如先找找自身的问题,想着如果自己当初对那个人稍微有一点底线和原则,也不至于发生这么多事情。这样想多少会释怀一些,但却并不意味着自己能够完全放得下了,可总比整日在怨恨里度日要强百倍不是吗?

想通这些事花费了他七年的时间,虽然心灰意冷,过程也十分痛苦,但却也意外地轻松。


可即使是这样,他却也没那么容易接受吴世勋。

无论是吴世勋含情脉脉还带着点乞怜的眸子,还是对自己的无微不至点点滴滴的关心,其实很难掀起张艺兴心中的涟漪。他的心早就已经对这个人围起了铜墙铁壁,这是怎样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张艺兴不是那种愚善的人,更不是冷漠的人,可偏偏这两种极端的情绪全都给了一个人。


那为什么这五天会有莫名的空荡和失落呢?

是习惯吧,张艺兴这样想,自己被动的拥有了一个叫做吴世勋的习惯...... 


张艺兴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到房间的衣柜前,换了一套衣服,稍微整理一下仪容,他决定出去走走,不能再这样呆下去了。


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Nguyen没在中厅,穿过中厅打开大门,左右看了一眼,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


吴世勋曾嘱咐自己千万不要一个人乱跑,如果实在想出去就告诉他,他会找向导陪自己,可是与其跟一个陌生人别别扭扭的,还不如自己自由自在的多好,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张艺兴并不想去麻烦吴世勋。


来到酒店大堂,找到一份芽庄旅行攻略,张艺兴这次主要是想去海边看看,虽然天天能看到,但是却无法身临其境,多少还是会遗憾。

走出酒店,街上十分热闹,到处都是人,而且大部分都是游客,这让张艺兴稍微有些紧张的心放松下来,打开从酒店大堂里拿的宣传册,找到中文的部分,有三路公交车可以直达海边,张艺兴抬起头,看着眼前繁华的街道,才刚刚出门,他就有些迷茫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才能够找到这三路公交车。


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吴世勋,如果这个时候他在身边,自己完全不用为这些事情烦恼。

自己刚遇上难题,张艺兴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的就联想到吴世勋,这种潜意识里产生的依赖,来的让人猝不及防。


张艺兴甩甩头,赶走了脑中的想法,他把注意力放在了路过的行人,听说这里中国人很多,动动嘴就可以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个男子,看样子和自己差不多,长得也是眉清目秀一脸无害,张艺兴把目标锁定了他,便鼓起勇气走上前去。

”呃....excuse me.....“

张艺兴挠挠头,他绞尽脑汁搜刮着脑中的单词,“呃,I want to go to the beach......”说着还指了指大海的方向。“do you know....呃....”


男子一直睁着他那双blingbling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张艺兴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红到脖根了,可就是再也憋不出来一个单词了,他有些后悔没有做足功课再出来,场面也不至于这样尴尬......


”噗“ 对面的男子看着张艺兴的这个囧样儿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张艺兴觉得自己的脸比刚才更烫,他觉得此刻应该是自己人生最囧的时刻之一了...

”你想去海边?“

男子刚说完话张艺兴咻的一下抬头看着男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是啊,你也是中国人?“


男子点点头不置可否,脸上仍是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我也正往那去呢,要不一起吧。“

”嗯,那太好了!“


“走吧”  男子笑了笑就往前走了,张艺兴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跟上了,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是可以信赖的。

"车站离这有点距离,可能要走一会儿。“ 男子转过头来对张艺兴说。


”没关系,你对这里很熟的样子,经常来?“


”我也第一次来,用白度地图,跟着导航走就行了。“ 男子说着摇了摇手中的手机。

“现在可真是发达啊。”

张艺兴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可没想到竟被旁边的男子给听到了。

“你不知道白度地图?“男子略惊讶的问道。

张艺兴有点不好意思的摇摇头。


男子的表情略显吃惊,但也没有太过的表现出来,这白度地图已经是现在年轻人手机里一款必备的软件了,别提年轻人了,就连跳广场舞的大妈都会用,面前这小哥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一样大,竟然连白度地图都不知道,还真是有点让他感到惊讶。

”莫非公子是从那桃花源深处出山的隐士?” 男生开玩笑地问,但没想到张艺兴却回了个 “差不多吧。” 声音有些落寞,与刚才亢奋的情绪截然相反。


男子看张艺兴这个样子也识相的再没有说话,他们很快的就找到了公交车车站,向目的地走去。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他们终于到了海边,这一路上两人自然的攀谈了起来,张艺兴知道了男生叫林冲,首都帝都人,看起来年龄很小但其实已经28岁了,是俱乐部里的轮滑教练。


男子很健谈,从上车开始嘴就没闲着,从俱乐部里的趣事说到和他一起来玩的那帮抛弃他去泡妞的不靠谱兄弟,这个人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配合着帝都人说话独有的上扬口音,更显得舌灿莲花,竟意外地入耳。

张艺兴从未去过帝都,也没接触过帝都人,这个林冲还蛮有趣,竟也听他侃的津津有味。


下车时,林冲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张艺兴笑笑:“这一路上竟听我掰扯了,没烦着你吧。” 说着还挠了挠头,竟有点紧张。

张艺兴大方的笑了笑,两个小酒窝闪的林冲脑袋有点晃。“没有啊,你讲话还挺有意思的。”


“哈哈哈哈"  林冲松了一口气  ”你不烦我就好,我跟你讲啊,我也就是看你有眼缘儿,要不我也不是见谁都这么自来熟!“

”那是我荣幸喽?“


”你可以这么认为。“



现在算是旅游的淡季,可即使是淡季沙滩上也有不少的人,张艺兴找了一个相对人少的地方,脱掉鞋子晚上裤脚,也不管旁边的林冲,有些迫不及待的向海洋奔去。

海水是想象中的温暖,海浪一层一层的接踵而来,像透明的晶体。虽然s市也有大海,可那蕴藏着各种垃圾和污染物的暗蓝远不及此刻眼前清澈的蓝绿。


”这可真好啊。“

林冲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现在已经快到日落的时间了,碧波粼粼的海面映着一抹抹金色,林冲转过头,张艺兴被光线衬托的柔和的侧脸,眼中写满的凄怆的情绪,悲伤不经意的从中流露,林冲觉得自己都快要被这股沉重吸进去了。


他必须要找些话题打破这沉重的气氛。

”对了,我刚才一直想问,你是一个人来越南玩的?“

林冲没想到他刚问完张艺兴的脸色一变,皱起眉,他似乎很不愿说起这个话题。


”我是和...嗯...应该算是和朋友一起来的。”

张艺兴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和吴世勋的关系,这是他这段日子以来从未想过的,是啊,自己和他现在算是什么呢?


“他不会也把你丢下自己去泡妞了吧?“

”不知道,应该不会吧。“


林冲耸耸肩,他也就是随口一说,也没希望张艺兴能给答出什么所以然来。

”对了,晚上我那帮哥们要搞个海边烧烤,要不你也加入吧,把你那朋友也叫上?“


”啊?这样不好吧。“  眼前的林冲是刚认识的,他的那些朋友更是陌生人,就这样贸然的加入人家张艺兴觉得这样作会不会有点厚颜无耻。

”有什么不好的,他们都是爱交朋友的人,都恨不得再多来几个人呢,把你那朋友一起叫上吧。“


林冲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希冀,张艺兴甚至都能看到里面闪闪的小星星,张艺兴本就不会拒绝人,更何况眼前这位根本让他狠不下心。

”那好吧,不过我那个朋友可能不会来,他有点忙。“


见张艺兴答应了,林冲哪还管什么朋友不朋友的,拉着张艺兴得手蹦蹦跳跳的直说太好了 太好了 根本不像个已经27岁的人,张艺兴或许是被林冲的氛围感染,也弯着眼睛跟着笑了起来。

林冲放开了张艺兴,从兜里掏出手机。

”艺兴,你把你的电话告诉我吧。“


半天等不到回应,林冲疑惑的看着张艺兴,张艺兴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终于开口道,

”呃,我记不住我的电话号。“


林冲扶了一下额,于是便让张艺兴把电话拿出来,当张艺兴拿出电话时,林冲都快要站不住了。

张艺兴的手机是那种全键盘的老式电话,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看小说,听个歌都得用数据线传,这时林冲高中的时候用的机型。

林冲有些无奈,看着对面张艺兴又开始囧起来的表情硬生生的把吐槽忍回肚子里,他点开手机,发现竟有五十个未接来电以及十几条短信。


林冲匆匆的把自己的电话号输进去后将手机还给了张艺兴。

”你那朋友是不是找你啊,给你打了五十多个电话。“


听林冲这么一说张艺兴看了一眼屏幕,果然,五十个未接来电全都是来自同一个人。


”你朋友是不是已经来了。“

正当张艺兴考虑要不要回一个时林冲的声音幽幽传来,张艺兴抬头却发现林冲没再看他,而是向一边看去。

顺着林冲的视线,就在不远的距离,吴世勋正站在那里,面色阴沉的向这边看来,与周围热闹的景象格格不入。


张艺兴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颤,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他总觉得此刻站在对面的吴世勋有点可怕,与平时判若两人。




------------------------------------------

没错 这里的林冲就是鹿哥 ,但因为是个打酱油的角色所以就借用了鹿哥我是证人里的角色,就不用大名啦哈哈哈哈~~~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67)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