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16

吴世勋默默的站在房门前,专注的看着背对着他侧身躺着的张艺兴。

此刻已经是凌晨两点,张艺兴的身体均匀的起伏着,想必已经睡着了。

吴世勋并没有去医院看李垚,他觉得没有必要。他只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到外面去冷静冷静。

回想起过去,张艺兴已经成为了自己生命当中最理所应当的存在,他理所应当的接受着张艺兴的所有为他付出的一切,但是他却完全没有把哪怕一丁点的心思放在张艺兴的身上,他和张艺兴之间,一个是彻头彻尾的利用,一个是无怨无悔的被他利用。然而张艺兴越是心甘情愿,他越是肆无忌惮。

他总是在背后和朴灿烈说,张艺兴真是我见过世界上最蠢的人了。

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不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吗。

现在,让吴世勋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自己最朦胧的意识深处,自己是贪恋张艺兴曾给他的那一份完全投入的温暖的。

张艺兴就像是常年在他身边燃烧着的蜡烛,微乎其微的光,微乎其微的热,它曾努力的燃烧着自己,然而带给就在自己旁边的的人的影响,却是微不足道的。

他在自己身边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一直默默无闻的为自己提供他能够散发出的所有能量,即使这能量再轻微,十年,身边的人即使意识上依旧不以为意,但其实早已习惯了被这小小的能量包围着的感觉。

所以,一旦着烛火灭了,便会陷入意料之外的凉意与黑暗。

吴世勋记得刚把张艺兴送进监狱的时候,他曾经整整一个月没有睡好觉,白天魂不守舍,夜晚辗转反侧。胡子也不刮,好几天只穿一套衣服,与平时判若两人。

后来朴灿烈对他说:“那是我见过你最颓废的时候,没想到你会这么舍不得。”

吴世勋当时却不这么认为,他把这些归咎于自己深深的罪恶感,他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这对张艺兴很不公平,可是自己却不得不这样,他很无奈,他对自己的自私自利感到无比的愧疚和自责。

仅此而已。

后来,吴世勋选择了遗忘,他开始专注的投入到自己的公司里,不再想任何有关于张艺兴的事情。他也告诉朴灿烈,以后不许再提起那个人,朴灿烈没说什么,因为不用吴世勋提醒他,他也会这样做的。

效果还是挺明显的,张艺兴果然被他渐渐遗忘了,即使有的时候还会偶尔的想起,但也仅仅是想起。

吴世勋以为,他已经彻底的走出了阴影,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只是把这份罪恶深深的埋在了他轻易触摸不到的心底,任它在潮湿阴暗的环境下恣意生长,直至一点点填满饱和那一方小小的角落。

若突然牵动,便会一触即发。


就像现在,张艺兴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自己的每一根神经。

当他听说李垚的事情与他有关时,他的大脑除了一片空白,还伴随着嗡嗡的响声。他知道以自己的罪恶张艺兴无论怎样报复他都无可厚非,可他的心还是止不住的疼。

他似乎短暂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剩下最原始的冲动。

张艺兴原来已经可以影响他至此了。

直至他离开,靠在江边的护栏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时候,他才隐隐的发觉这件事情有诸多不对劲的地方。

然而无论在怎样懊悔也无济于事了,他又再一次的伤害了张艺兴。


吴世勋一步一步的走向张艺兴,他轻轻的侧身躺下,盯着张艺兴的后脑勺发呆。

如果是今天之前,他会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抱住眼前的这个人,让他的身体紧贴着自己的胸膛,即使他能感觉到张艺兴微微抗拒和别扭的情绪,可他还是会自私的当作没有发现。

抱着他的时候,自己的心里会产生前所未有的踏实和温暖,他无比的贪恋这种感觉。

“吴世勋,你相信我吗?”

就在吴世勋思绪纷飞的时候,张艺兴忽然说话了,伴随着浓浓的鼻音。

吴世勋先是一愣,随后立刻回应道,声音充满了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温柔与宠溺:

“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李垚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

“你知道?那你还...... ”

“是我太冲动了,没有好好思考。”

“你不怨我吗?”

“不怨,这不怪你。”

“怎么可能呢...... ” 张艺兴的声音很低,像是在喃喃自语 “你的孩子还是因为我不在了呀.... ”

张艺兴的身体不住颤抖,声音也是抑制不住的哽咽。吴世勋皱了皱眉,心脏像是被鞭子狠狠的抽打了一下,眼前的人太让他心疼了,然而一想到给他造成所有伤害的人全部是自己的时候,他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

吴世勋轻轻的把张艺兴的身体扳了过来,他本来想安慰他说,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你只是受害者,不要再自责了,然而,却发现,人早已是泪流满面。

“怎么哭了?”

吴世勋轻轻擦拭着张艺兴不断涌出的泪水,言语中满是疼爱和怜惜。

“被人冤枉 真的太难受了..... ”

吴世勋的身体猛的僵住了,随之而来的,是不可抑制的悲伤和揪心,过去自己的种种罪行像海啸一样铺天盖地而来,鞭子抽打的力度在这一瞬间被放大了无数倍,然而他知道,他的疼,可能还不如眼前人的万分之一。

他忽然猛的抱住了张艺兴,下巴抵住了他的头顶,手掌一遍遍的揉搓着张艺兴柔软的发丝,像是在安抚。

“对不起......对不起...... ”吴世勋一遍遍不断的重复着,然而他清楚即使说再多的对不起都太过苍白,但是他却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式了,一切都归于最初,一切都归于原始。

很快,吴世勋就感觉到自己胸前的衬衫被温热的液体浸湿了一大片,张艺兴一定是想到了那段冗长黑暗的日子,吴世勋不敢想象那段没有颜色的漫长岁月里张艺兴是多么的绝望和无助,而这一切,本应该是由自己来承担。

不知不觉的,泪水从眼眶流出,吴世勋觉得,他前半生的泪水都在今天流尽了。

“吴世勋,我问你一个问题。”

张艺兴闷闷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震感直至心灵。

“嗯。”

“曾经.....你有没有一点点的喜欢过我... ”

抚摸着发丝的手忽然停住,吴世勋僵在那里良久没有声音,房间陷入一片可怕的安静,张艺兴甚至能听到吴世勋强有力的心跳声,咚咚,咚咚,他的心也随着着咚咚声一点一点的死寂。

他已经知道答案了,这沉默代表了一切。虽然早有预感,可张艺兴还是天真的抱有一丝希望的,把这折磨了他许多年的问题问了出来,即使他知道答案会是什么,可自己还是不甘心,他要听到吴世勋亲口告诉他。

然而当他得知了答案,并没有预想的悲伤与难过,这种彻底的死心,反而让他的心归于平静。

张艺兴放松了原本有些因紧张而紧绷的身体,他不懂自己明明已经知道答案,其实明明自己不是早就已经死心了嘛,却为何还在隐隐的期待些什么。

“艺兴。”

可能是感觉到了张艺兴的变化,吴世勋轻叹了一口气,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艺兴,你呢,你相信我吗?”

吴世勋放开了张艺兴,他问了张艺兴最初问自己的问题,双手捧着他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

“我希望你能相信我一次。”

吴世勋的眼中充满了真挚和无尽的眷恋。

“你付出的,我欠你的,我将会用尽我的余生加倍的弥补于你。”

一字一句轻轻的击打着张艺兴死寂的心灵,吴世勋看到张艺兴原本一潭死水的眼睛不易察觉的的燃起了一丝光亮,虽然只有一丝,但还是让吴世勋捕捉到了,内心发酵出抑制不住的欣喜,他握住张艺兴的手,摊开放在自己的胸前。

“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张艺兴感受到吴世勋轻微颤抖的手 ,以及眼中的期待与焦灼,他几乎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就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他记得谁说过,下意识的举动往往是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表现。

张艺兴几乎立刻就对自己的举动感到后悔,怎么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呢,可是看到那人转为欣喜与希望的眼神,心里又隐隐的感到不忍。

张艺兴真的觉得全天下最窝囊,最没出息的就是自己了,为什么,在这个伤他最深的男人面前,他还是没有办法做到真正的宠辱不惊。自己辛苦建设起的围城,最终还是抵不过他的千军万马。

这么多年过去了,经历了大风大浪,看似强大了,可其实还是没有一点的长进。

吴世勋又重新的把人圈在怀里,张艺兴听着他的心跳声,频率似乎快了许多。

“陪我出去走走吧。”

吴世勋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还没等张艺兴回应,他又继续道:

“过几天我要去越南筹备新工厂的事情,你跟我去,好吗?”

“好。”

刻意忽略了吴世勋声音中带有卑微的祈求意味,张艺兴告诉自己,是自己想出去走走了。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67)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