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15

从李垚离开的那一刻起,怪异的感觉就一直没有脱离过。张艺兴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内心隐隐伴随着不安,但他却找不到这让他感到不安的来源。

直到阿姨喊他来吃饭,他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而自己在沙发上的姿势维持了许久,动了一下才发觉四肢已经酸麻到不行。

张艺兴吃力的一瘸一拐的走到餐厅,拉开椅子坐下。

与往常没有什么差别的清淡菜色,皱了一下眉,虽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张艺兴现在的食欲明显比以前好多了,每天都吃那么几样菜还真是够折磨人的。

用筷子夹了一口菜,刚放进嘴里没嚼几下就咬到了嘴里的肉,张艺兴疼的立刻把筷子扔到桌上,却不小心打翻了刚刚盛好的滚烫的粥,正好洒在了裸露的小臂上,张艺兴疼的大叫了一声站了起来,一下子没站稳,连人带椅子都摔到地上。由于餐厅的地面铺设的瓷砖很硬,最先着地的屁股疼的让他说不出话。

张艺兴觉得自己都快哭了,仅在一分钟内就连伤到三处,已经好久没这么衰过了,心中不安的预感越来越浓....

阿姨听见了声音连忙赶过来,看到张艺兴坐狼狈的在地上, 神情痛苦,粥撒了一地,她立刻上前将张艺兴扶起,并从放在客厅的药箱里拿来了烫伤药给他涂上。这下烫的可不轻,整个小臂红了一大片,并且很明显的肿了起来。

阿姨给张艺兴处理好之后准备再去盛一碗粥,但是被张艺兴给叫住了,张艺兴表示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胃口,道过谢之后便又回客厅的沙发坐着了,顺手开了面前的电视。

眼睛盯着屏幕,手指在机械性的重复着换台的动作,但张艺兴的心却不在电视上。

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找上来了,并且比刚才更加的强烈。

忽然,砰的一声,大门被人打开,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张艺兴一跳,差点把遥控器扔地上,还没等他转过头看看怎么回事,吴世勋就已经大步流星的走到他的面前。

今天的吴世勋很不一样,回来的比平时早不说,周身散发出的气息也凛然异常,神情紧绷,眼睛里有说不清的情绪。

朴灿烈也走到了吴世勋的身后,面色凝重。这时张艺兴才感应到,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怎么了......? ”

张艺兴抬头仰视着挡住了一片光的吴世勋,他下意识的蜷起腿并紧紧的抱住,现在的气氛很不对劲,在他潜意识里,危险就蛰伏在身边。

吴世勋忽然弯下腰,双手撑在张艺兴两侧的沙发背上,两人鼻尖的距离仅剩几寸,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我问你几个问题。”

“李垚是不是来过?”

张艺兴点点头,果然是和李垚有关的。

“你有做过什么刺激她的事情吗?”

“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张艺兴忽然觉得事情似乎挺严重的,看着吴世勋越来越阴沉的表情就知道,联系吴世勋问话的内容,让张艺兴心中不禁的往那个可怕的方面去想。

“回答我!”

吴世勋似乎丝毫不愿与他废话,同时提高了音调。

“我没有,都是她一直在...... ”

“好,” 吴世勋打断了张艺兴的解释。

“那我再问你,你给他吃什么东西了?”

“我只给她泡了一壶茶... ”

“什么茶?”

吴世勋的目光立刻变的犀利了起来。

“就是你送来的那个红色盒子的..... 好像是什么花茶,我记不太清了。”

问题似乎越来越清晰了,张艺兴不敢再往下想。

“你亲手泡的?”

“是....”

吴世勋的眼中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寒意,此刻房子里静的可怕,只有吴世勋粗重的呼吸声在其中回荡着,使整个空间充满了压抑和沉重。

片刻后,吴世勋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似是在压制着什么,睁开眼睛后,瞳孔中的寒意竟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悲伤和失望,声音也变的哽咽。

“告诉我,为什么.... ”

这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吴世勋,张艺兴的心也莫名的跟着揪了起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吴世勋神色黯然的摇着头,他此刻就像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一样,已经完全听不见外界的声音,只沉浸在自己浓郁的悲伤里。

他双手有些颤抖的捧住了张艺兴的脸,食指轻轻摩擦着光滑细嫩的肌肤,像是在抚摸一件稀世珍宝。

“我以为,尽管你还不能原谅我,但至少,我幻想着,也许我们之间还会有一点点的机会... ”

吴世勋离着很近,张艺兴可以清楚的看着他的眼睛一点点的变红,直至有液体润湿了他的眼眶,但就是倔强的不肯掉下来...

“怕你厌烦我,我就尽量不和你说话,但是却又控制不住的想要看到你,哪怕每一次见我回去你都像看到瘟神一样离开,可我还是忍不住的找各种理由回来看你一眼,你以为我是真的他妈的想给你买那些没用的东西吗?!”

“你知不知道为了维持我们之间的那点可怜的平衡我需要付出多少?我真的要疯了,我都快不是我自己了... ”

“你呢?我不奢求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可你他妈连个屁都不给我... ”

“我还妄想着捂热你的那颗心,真是他妈的蠢透了...”

吴世勋的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最后只有张艺兴能够听得到。吴世勋低下头抵住张艺兴的额头,随后,张艺兴就感受到对方极力抑制的颤抖的身体,以及噼里啪啦掉落在他脸上的温热的液体。

张艺兴愣在那里,竟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张艺兴,我真的不知道需要做什么才能让你满意,不如你直接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做,好不好...好不好...”

吴世勋把脸埋在了张艺兴的颈窝间,湿漉漉的睫毛紧贴着他的皮肤,滚烫的温度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

有那么一瞬间,张艺兴甚至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其实比谁都脆弱,他甚至有一种想要紧紧抱住眼前这个轻微颤抖着的身体的冲动...

这时,一个穿着正式的男人走了过来,看到了此时此刻的吴世勋和张艺兴先是一愣,随后又恢复了淡定的神情, 走向了正皱着眉看向吴世勋那边的朴灿烈。

那个男人贴近朴灿烈的耳朵说了几句话,朴灿烈的脸色本就不太好看,这时变的更加的严肃了。

朴灿烈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还是迈开长腿,朝吴世勋过走去了,他轻轻的拍了拍吴世勋的肩膀,神色凝重道:“世勋,医院来消息了。”

此刻张艺兴越来越证实心中可怕的想法,他抬起头看着朴灿烈想要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可朴灿烈也只是回望着他,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的意思。

这时吴世勋缓缓的抬起了头,面色如常,除了眼睛还是红红的以外,张艺兴竟从中看不出一点点的情绪,仿佛刚才那个在他面前失意沮丧的男人并不是他。

“嗯。”

吴世勋直起身体,整理了一下西装,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张艺兴。

张艺兴也抬着头看着他,即使是在这样奇怪的角度,那人的脸也是完美的无可挑剔,在头顶灯光的照耀下犹如神邸,让人移不开眼睛。

当初 ,自己被无可救药的吸引的,不就是这张脸么。

吴世勋转身离开了,朴灿烈深色复杂的看了张艺兴一眼后也准备跟上,却被他拽住了衣角。

“怎么了,艺兴哥。”

“灿烈,李垚是不是出事了?”

张艺兴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把心中的疑问道出。

朴灿烈皱皱眉,一脸疑惑的样子。

“艺兴哥,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我应该知道什么?”

见张艺兴这个样子,朴灿烈也索性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张艺兴,总结起来就是:

李垚果然是流产了,事情发生在她刚到家没一会儿,现在人已经在医院了,具体的原因还未查明,不过初步认定是饮食不当导致。

听到这个消息后,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不过张艺兴还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刚才还好好的一个人,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竟然会出这种事情。

不过更让人值得担忧的是,这件事情的所有矛头几乎都指向了自己,也难怪吴世勋会那个样子了,大概是自己的孩子没有了,他也受了不少刺激吧.....

张艺兴重重的跌回了沙发里,他心烦意乱的抱起了头。

这一切都太巧了不是嘛,为什么事情偏偏出在这个时候,说不是针对自己的都让人难以相信。

可是,她又是如何拿捏这一切的呢?张艺兴忽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点,他呼的站了起来直奔楼上,也没管还站在那里的朴灿烈。

到了房间后,张艺兴支起电脑,打开浏览器搜索“红花茶”,出来的结果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面明确地写着:孕妇禁食。

弄了半天,都是自己给她创造了绝佳的条件,张艺兴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感到万分的后悔,这下怕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在这同时,张艺兴的心里也充满了深深的疑惑,为了对付自己,以肚子里的孩子为代价,这也太不值得,或者说太小题大做了,除非,她还要达到另外一个目的...

此刻,张艺兴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冒着冷汗,他明白了自己这一下午的心慌和不安是来自哪里了。

忽然想起狗血宫斗剧中被陷害的女n号,虽然用这样的例子比喻自己很奇怪,可他一时间想不起更确切的了。

自己怕是又要沦为炮灰了。



…………………………………………………………
好多人都在纠结时间的问题,其实我觉得时间并没有不对啊,从李垚到家,再到犯病,再到送医院,再到通知世勋,再到世勋去医院,再到世勋去艺兴那里,也差不多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了吧…

 (▼ヘ▼#)

























标签: 勋兴 魂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64)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