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14

一切都一如既往的进行着。

他的乐此不疲。

他的视而不见。

生活就像是被上了发条,日日循序,虽然有些无聊,但也算是平静。

张艺兴干脆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尽情的享受着这什么都不需要自己来操心的生活。不必为生计而奔波,不必为下一顿饭发愁,这正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

而这些正有人拱手送来,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然而,老天时常会有跟你过不去的时候,给一个甜枣之后再打一巴掌,这样的事情经常的会发生,不是吗。


李垚正面无表情的环视着四周,不知在想着什么。

她坐在张艺兴的对面,短款皮草里面配着一件贴身的连衣裙,微隆的小腹显而易见,像是在向人宣示着什么。

从李垚进门的那一刻起,两人皆是一愣,于是尴尬的气氛一直延续到此刻。

李垚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毫不客气的往屋里进了,张艺兴也由她去,毕竟这房子也是属于她的,自己只不过是临时的住客而已。

他们二人已经干坐了将近五分钟,谁也没有讲过一句话。

也没有谁想要第一个开口。

张艺兴上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是很遥远的过去,但是他却也对她有着深刻的印象。

虽算是旧相识,但这却是张艺兴第一次能够静下心来认真的看她。

她长发微卷,五官精致,即使有着身孕身材依旧妙曼,皮肤保养的非常好,没有一点褶皱,至少在隔着两个沙发的距离看不出来。

一点都不像是个三十岁的女人。

张艺兴想,大概是过去和现在的心境不同了,自己从前竟从未觉得她哪里漂亮。而现在,他也总算理解当初除了自己以外,几乎身边所有的男生为何会对她前仆后继,尤其是吴世勋。

大概是感受到张艺兴驻足的视线,李垚也看向了对面的张艺兴,眼神坦荡,与张艺兴的窘迫和尴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垚将身体向后靠,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凸起的小腹,这貌似是有身孕的女人特有的习惯性动作。

“好久不见啊,张艺兴,你的变化真大,我一进门差点没认出来。”

李垚漫不经心的开口,姿态慵懒,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是吗,你倒是没怎么变。”

张艺兴礼貌的回应着这位“老朋友”。

“这房子可真好。”

李垚笑了笑,没有往下接张艺兴的话,而是忽然转变了话题。

她说话的时候一直是微笑着的,倒像是真心的在夸奖这房子,但是张艺兴心底却产生了疑惑。

“你没来过这里?”

“没有,”

李垚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甚至都不知道吴世勋在这里还有一套小别墅。”

“可能是他的房子太多了,所以..... ”

“不,” 李垚打断了张艺兴的话,“世勋在s 市只有两套房产。一套是我现在住的那栋别墅,另一套是他在市中心的公寓。”

张艺兴愣了愣,吴世勋有几处房产他到不关心,他关心的事李垚问什么要和他说这件事情。

“真没想到,他也开始在外面养人了..... ”

李垚幽幽开口,声音很小,却又恰好能让张艺兴听见。她的嘴角笑意尽失,幽怨的看向张艺兴。

李垚的话让张艺兴身体一僵,李垚的每一个字都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言语之中折贬的意味再明显不过。张艺兴蹙起眉,心中渐渐聚集了些许的怒意,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我想,你应该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吧?”

“谁知道呢。”

李垚拿起了面前的茶杯,移至鼻尖,鲜花凛冽的清香扑鼻而来,是上好的花茶,但却不知具体的茶种。她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寒光,而后嘴角上扬,笑意却未达眼底。

李垚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张艺兴看着对面女人的动作心中充满了异样,她仿佛不像是在品茶,倒像是在举行某种仪式。但他现在顾不得心中古怪的感觉,他急于撇清自己和吴世勋的关系。

“我只是暂住在这里,等条件允许了,我自然会搬走不会赖在这里的。”

“而且,我和吴世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不是那种关系,那他为什么放着市中心的公寓不住, 每晚要到你这里过夜?”

李垚无声的冷笑,她的眼中寒气逼人,看的张艺兴冒出一身虚汗。

张艺兴无言以对,他仔细回想,他和吴世勋现在的状态,除了彼此自己心里清楚,在两人之外的任何人看来,他们都是李垚想的那种关系。

他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的态度没有再强硬一些,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自己真的能在那个人面前改变什么,就不会有今天了。

“算了,不说这个了,你这是什么茶啊,味道不错。”

大概是看出了对面张艺兴的窘蹙,李垚没有继续逼问,而是将话题转移向别处,但是张艺兴仍然没有从她的眼睛中看出半分好意。

“应该是红花茶吧...”

张艺兴其实并不能很确定这茶具体叫什么,他只是在泡茶的时候对于包装上的字还有一点点的印象。这茶是吴世勋带回来的,说是养胃的,嘱咐他一定要每天都喝,然而还是让他扔进了一个空房间里,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用场了。

李垚点了点头,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茶并喝掉,并没有展现出多大的热情,她似乎并不是真的关心关于茶的事情。

“时间也不早了,我有点累了。” 李垚拿起了身边的手包放在腿上,“今天我就是来看看,在家呆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李垚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我送你。”

张艺兴也跟着起身,李垚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张艺兴跟着她走到门口,李垚把门打开了,却忽然停住了脚步。张艺兴正低着头想事情,没有注意到前面的李垚突然停住,差点撞到她的后背。

正在张艺兴疑惑中,李垚背对着他开口了。

“张艺兴,你还记得当初你为了把我逼走做的事情吧。”

身后的张艺兴一怔,他刚才还侥幸李垚没有提起这件事,没想到这会却突然说出了。

他怎么会忘记,即使是她插足他与吴世勋在先,但那也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

“帖子我早就已经删了,而且照片也早就没有了...... ”

张艺兴越说声音越小,因为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这套说辞太过牵强。

是啊,照片删了又能怎样,留给一个女孩心里的创伤却是永远的。

曾经的年少冲动,如今全部的找上门来了。

李垚忽然转过身,与此同时吹进一阵寒风,不知是寒风还是李垚冰冷的脸,让衣着单薄的张艺兴不禁打了个寒战。

“张艺兴,我不管你为什么会从美国回来,有一件事情我要你知道,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吴世勋他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李垚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起来,一改之前的从容淡定,神情变得扭曲,艳红的嘴唇就像涂满了鲜血,张艺兴恍惚间觉得下一秒这张嘴就会朝自己扑来,把自己撕的稀巴烂。

美国?张艺兴一愣,看来那人是跟她说自己去美国了…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李垚深吸了一口气,表面归于平静。

她微微的仰起头,不屑的看向张艺兴,言语之中充满了讥讽和挖苦:

“破坏别人的家庭,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就像你母亲那样。”

大概是看到张艺兴满脸的震惊和屈辱怔在那里,李垚得逞的冷笑一声,之后便砰地一声把门关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许久后,张艺兴才神情恍惚的回到沙发上。

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直到自己稍微懂事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还有爸爸的存在。

于是他就问妈妈自己怎么没有爸爸。

可是妈妈却不理会他,妈妈越不理他,他就越问的穷追不舍,直到妈妈把他骂了一顿他才停止追问,妈妈还警告他,以后不准再问这个问题,他也就真的再也没问过。

直到后来再长大一些,他又发现了一个问题,他的妈妈不出去工作,姥姥姥爷都是一般的工人,而且也都去世了,他的妈妈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可却十分的有钱。

他起初没察觉出什么,直到有一天,有小伙伴问他家里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他的零花钱这么多,他才开始觉得不对劲。可是他这次学聪明了,没有回去问。

慢慢的,等到他已经懂得很多事情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了一部电视剧中的一集,他才对困惑了他许多年的事情恍然大悟。

他明白了为何自己从未见过爸爸,明白了妈妈为什么从来不和别人来往,明白了邻居对他们的指指点点……

张艺兴认为,他直到现在,也还是有些恨自己的母亲的,倒不是恨她给了他一个让自己感到羞辱的身份,他只是恨她为什么不负责任的草草把他带到了人间,让他的一出世,就是充满缺憾的。

如果没有这些缺憾,他大概不会喜欢男人,更不会喜欢吴世勋,他也就不会落得像今天这样的境地了。

这就是蝴蝶效应,过去的一个错误的举动,往往会酿成未来的不可逆转的后果…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53)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