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12

短小的一章~~~~~~~




-------------------------------------------------


张艺兴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脑中一直在回味着赵医生刚才为他做检查时的情景。

他顺从的按照赵医生的指示做每一项检查,检查过程的遭罪程度可想而知,但是张艺兴也一声不吭的配合着完成了。
之后张艺兴询问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可赵医生只甩给他“情况不太乐观”这几个字就准备收拾东西撤了。他立刻追问具体的情况,但是赵医生却没有告诉他的意思,说要回去再研究一下。
医生和病人之间讨论病情应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这个赵医生似乎并不愿意和他分享病情,只嘱咐他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张艺兴起初觉得奇怪,但转念一想,这个赵医生是吴世勋的人,就算再不正常也是正常的,于是就放宽心不去想,自己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谨遵医嘱,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赵医生总不会害自己吧。



转眼就到吃晚饭的时间了,这是张艺兴这半个月来第一次主动的走向餐桌,连阿姨看了也是一脸的惊讶。只因为赵医生说,想要病快点好,好好吃饭是最基本的。

一碗小米粥和几叠精致的小菜,如此清淡寡味的饭菜在张艺兴看来依然难以下咽,但他还是拿起勺子,忍着反胃的感觉一口一口的吃着碗里的粥。

饭还没吃到一半,吴世勋来了。

张艺兴坐的位置正对着吴世勋走来的方向

张艺兴只抬了一下眼,吃饭的动作一直没停下。

大概是看到张艺兴在吃饭,吴世勋的眼中划过了惊喜,连忙脱了外套,让阿姨也给他盛了一碗粥坐在了张艺兴的旁边。

刚刚在张艺兴身旁坐好,只见张艺兴拿起了碗,把还剩下大半碗的粥直接吞进了肚子里,之后抹了一把嘴,头也不回的准备起身离开。

张艺兴刚刚迈出一步,就被吴世勋抓住了手腕。

“像你这种吃法,吃再多也好不了。”

张艺兴没有理会吴世勋,想要继续往前走,但又被吴世勋拉了回来。

“我推了晚上的会议特意来看你,你就这么对我?”


吴世勋的语气已经明显带有不快的色彩,但张艺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强忍着难受用力挣脱吴世勋的桎梏,虽然这点力气在吴世勋看来不算什么,可看着张艺兴愈发失去血色的脸,便松开了手,任他离开。

张艺兴捂着胃跌跌撞撞的回到房间,他本来就恶心,可是他本能的不想和吴世勋在一张桌上吃饭,一碗粥吃得太急,一进房间他就冲向洗手间,把刚才吃进肚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了把脸,这种程度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他抬起头,双手扶着洗手台,镜子中的自己,脸白的吓人,嘴唇毫无血色, 水珠顺着额角流向脖颈......
他看着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身影,那人的脸隐在黑暗中,让他看不真切。


“我就这么让你恶心?”
张艺兴能感觉到那人散发出的冰冷视线直击他的后背,即使只是看着镜中影,也让他感受到浓郁逼人的压迫。
不由的从内心深处升出一股恐惧和压抑,身后的人就像是阴险的鬼魅,不知道哪一刻就会要了他的命。

“药和水我给你拿上来了,别忘了吃。”
打破僵持的依然是吴世勋,他像妥协了一样缓缓开口。

待张艺兴回过神来时,就只听见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了,身后的人自然早已不见。

张艺兴长嘘了一口气,房间只剩下他一人,那种挤压感立刻就消失了,用毛巾把脸擦干后,走出洗手间,透过外面投进来的微弱的夜光,桌上果然放着几片药和一杯水。

吃过药后张艺兴就上床休息了,医生还告诉他,自己需要足够的睡眠并且还要时刻注意自己的情绪,他乖乖的照做了,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不再去想一些有的没的。

觉不是说睡就能睡得着的,张艺兴看起来正在睡觉但其实一直处于浅眠的状态,其实很累很困,但就是无法真正的进入睡眠。

感觉自己已经躺了很久很久,他突然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有人轻手轻脚走近,之后,自己的被子被掀开了,床的一边塌陷下去,有人钻了进来。

张艺兴忽然完全惊醒,刚要起身就被人摁了下去,紧接着就有人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他。

“让我抱你一会儿,我好久都没抱抱你了。”
低沉沙哑声音紧贴着自己的耳朵想起,打在脖子上麻酥酥的,张艺兴挣扎了几下都被吴世勋紧紧的锁住,他索性也放弃了挣扎,就任他抱着。

“你看到我觉得恶心也没关系,多看几次就习惯了,就不会觉得恶心了。”
“不要再乱动了,我很累。”

吴世勋的胸膛紧紧的贴着张艺兴的后背,意料之外的温暖与宽厚,竟然会有一种他从未有体会过的安全感。
他的一字一句撞在张艺兴的心里,泛起了丝丝苦涩,蔓延至全身。


曾几何时,这种发自他内心宽厚温暖的拥抱,这微微带着宠溺意味的话语,都只存在于自己的想象里。
过去,他几乎投入了自己的全部身心,在吴世勋的面前,他几乎已经到了一种卑微的程度,他小心翼翼的讨好着,他会倾尽全力的满足他的所有要求,他甚至为了他切断了自己所有的朋友圈只为全心全意的对他一人好。

吴世勋一点点的情绪都会牵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有时他的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会惹得他一整夜都睡不着觉。

那时,自己的心里全是他,付出全部的身心只为一人,几乎是不奢求回报的,有时吴世勋主动的和他道一声晚安都会让他开心到天亮,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很可悲,却也无能为力。



紧贴耳后的呼吸声已经变得均匀,轻微的鼾声告诉着他身后的人已经睡着了,即使痒酥酥的难受他也不敢随意的乱动,害怕惊醒身后的人,至少他是睡着的,自己还能自在点。

张艺兴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他永远也猜不透身后的这个人,自己永远是那个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的。
就像现在,他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这个人究竟还有什么目的,自己已经被完全榨干了,他自认为无论是谁已经无法在自己的身上索取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

难道真的是像他所说的良心发现想要弥补他所犯下的过错?可是自己已经明确的告诉他,只要拿回自己的钱,他可以不用为他做任何的事情,可是吴世勋为何依然大费周章的这样折腾他一番.....
这不像是他认识的吴世勋,在这一点上他还是很了解他的,即使良心发现,也不会去做像这样对于他来讲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就像即使他们一起长大,那人利用完自己的最后一点价值,还不是无情的被丢弃了。

被丢弃了十年的东西想要完好无损的在捡回来?
那可太天真了。





















标签: 勋兴 魂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69)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