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11

兜兜转转不过三天时间,张艺兴就又进了一次医院,并且回到了之前的那套小别墅。

不同的是,那个一脸严肃的大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看起来老实敦厚的阿姨,而且另他比较惊讶的是,他即使随意的出入大门也没有人像上次那个大姐一样拦着他。

已经被扔在这里五天了,除了这个同样不怎么说话的阿姨,张艺兴几乎没有见过第三个人。

上次被送去医院的时候,朴灿烈像是受到了什么指示一样,把本来去给他挂急诊的人都招了回来,只给张艺兴挂了个水然后就被人匆匆接到这里来。

在那天之后,张艺兴觉得自己胃的毛病似乎越来越重,吃什么吐什么,而且浑身上下总是没什么力气,整个人都软绵绵的。

张艺兴似乎找到了吴世勋不限制他出入的原因了,不单单是因为自己的证件和钱财全在他手里,更重要的是自己根本就走不远。

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星期,身体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好转的迹象,胃痛和呕吐的现象间间续续的会发生,在这里的十几天他几乎没有好好的吃过饭,然而不管他怎样难受都只能硬撑着。

这里的电话被切了,附近没有公交站,周遭人烟极度稀少。自己身体目前的状况并不能支撑他走多远,他甚至问阿姨要一片镇痛药都没有。

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仿佛自己被人刻意遗忘在这个角落任由着自生自灭。

直到有一天,张艺兴虚弱的卧在床上,听到了楼下有车辆停靠的声音,打破了以往的冷清,他才燃起了一点点的希望,至少自己不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在这个地方了。

张艺兴调整了一下枕头的高度,让自己能够舒适的靠在床头,刚刚坐好,吴世勋就不出所料的进来了。

他身后还跟着一位带着金边眼镜穿着白大褂的男子,看起来文质彬彬,像是个医生。

直到吴世勋走近张艺兴才得以看清他的脸,他的表情严肃,眼睛里的担忧不加遮掩。

张艺兴在心中冷笑着,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是莫大的讽刺。

吴世勋拖了一把椅子在张艺兴的床前坐下,戴眼镜的男子默默的站在了他的身后。

坐下后,吴世勋见张艺兴脸色不太好,便想伸手想要摸一下他的额头,但却被张艺兴躲开了,吴世勋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不过他也不恼,反而给了张艺兴一个宽慰的表情。

“现在感觉怎么样,听阿姨说半个月都没怎么好好吃饭?”

吴世勋语气中的温柔和耐心张艺兴从未见过,但这些已经无法轻易的打动他了,他没有任何的反应,半垂着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所以没来得及过来看你。”吴世勋继续说道

“哦对了,这位是赵医生。”

吴世勋指了指一直站在身后的戴眼镜的男子,他果然是个医生。

“斯坦福大学的医学博士,你放心,凭他的医术一定会把你的胃治好,从今以后,他会负责你的病况。”

“您好,我叫赵元,您可以叫我赵医生”

赵医生在吴世勋介绍完后向张艺兴微微鞠躬,然而换来的依然是张艺兴的无声回应。

气氛已经尴尬到一定的程度了,可是吴世勋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的不耐。

“今天中午有没有好好吃饭?我听阿姨说......"

“可以把东西先还给我吗。”

张艺兴突然打断了吴世勋的话,面无表情的开口。

“你要那些东西做什么?”

吴世勋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张艺兴说的是什么,朴灿烈早就把张艺兴的证件、手机等全部财务转交给他了。

“我的东西,难道我没有要回来的权利?请问我又犯什么法了?”

张艺兴死死的盯着吴世勋,正面迎着他瞬间冷下来的脸。

只见吴世勋紧紧的咬着嘴唇,眉头紧皱,拳头不自觉地握紧,似乎是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过了一会,他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才渐渐的缓和下来。

“你的东西我自然会给你,但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

“等你的病完全好了,我自然会尽数归还,而且到时候你随便去哪,我绝不会拦着。”

“你没必要这样的,我想我那天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吴世勋摇了摇头,眼神和语气是不容拒绝的坚定。

“你这个样子在外面我是不会放心的,我不知道你的情况还好,既然我知道,就绝不会放任你不管。”

张艺兴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已经好久没说话了,刚才已经耗费了他大部分的精力。

面对着眼前在他看来极度虚伪造作的吴世勋,他已经没有任何精力再去争辩什么。

而且吴世勋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自己现在这样真是什么也做不了,一切还是等养好身体再说,现在的他只能妥协。

张艺兴皱着眉闭上了眼睛,脸色较之前更差了,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好吧,我就信你一次,不要再骗我了。”

张艺兴的话让吴世勋的心脏狠狠的漏了一拍,两人之间的过往历历在目撞击着他的心灵。

每次见他,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吴世勋起身上前,想要帮助已经闭上眼睛的张艺兴躺下,可是刚触碰到他的肩膀,只见张艺兴立刻睁大了双眼,下意识的挣开了吴世勋触碰他的手,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

“我只是想扶你躺下。”

吴世勋的表面维持着淡定,但是他的内心却十分的不是滋味。

“我自己来。”

说完,张艺兴重新调低了枕头,然后转过身躺了下来,只留给吴世勋一个后背。

“好好休息,等你精神好些我再让赵医生来。”

吴世勋看着张艺兴消瘦的背脊说道,意料中的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觉得自己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吴世勋感觉自己此刻仿佛沉入海底,整个房间里的气压逼得他胸闷气短,周聚集了越来越多的黑色的颗粒物,让他愈发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他的手下意识的捂住胸口,而后神色恍惚的退出了房间。

……………………………………………………………………

最近没什么灵感啊,七天憋出六个字儿,这可咋整(・`ェ´・)つ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67)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