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10

吴世勋进入家门的时候,大厅里一片黑暗,有悠扬的乐声从远处传来,在诺大空荡的房子里显得有点诡异,让本就幽静的空间更加清冷。

吴世勋记得上一次和李垚在一起时差不多有两个月了?还是三个月?他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这个家的门他好久都没进了。

房子里的幽抑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音乐是从二层大敞着门的琴房流出,吴世勋想象着月光从落地窗外倾泻而入,李垚纤细的身影坐在三角钢琴前,指尖灵动的在黑白琴键上跳舞。

等他走到了琴房门外,里面的情形竟和他想象的一模一样,但还是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现在的自己太平静了,这样一副美好的画面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心里竟没有掀起一丝涟漪。

就像好多一夜暴富的家庭一样,吴世勋知道,他的婚姻终于走向了名存实亡,而且这几天这种感觉格外的强烈,这也不是他想看到的,但他却阻止不了事情发展的脚步。

他不知道李垚对他的感情还有多少,可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不会比自己多。

一个刚得知自己要当母亲的女人弹如此忧伤的曲子,肯定不是因为开心而冲昏了头脑。

许多人都说,男人就是这个德行,得到了自己拼命追求的东西之后就开始不去珍惜,这似乎是他们的通病。

吴世勋承认自己在李垚的事情上的确是这样的,他不是不想珍惜,只是没有那个心情了。

他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只是自己拼命得到的东西,到头来却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可悲的。

琴声戛然而止,也打断了吴世勋的思绪,他抬起头,望着李垚那张精美绝伦,是男人看了都会心动的脸。

李垚也正看着他。

“回来了。”

“嗯。”

吴世勋点点头,他还是压制不住内心喷薄溢出的压抑感,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轻松一些,他走到了李垚的身旁,单膝跪地,右手轻抚着她平坦的小腹,里面有一个属于他的生命正蓬勃生长。

内心的情绪瞬间无比复杂 。

“多长时间了?”

“医生说不到两个月。”

李垚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像是刚哭过,吴世勋抬起头看着她的脸,五官甚是清晰,可是没有开灯的房间有些昏暗,借着月光,吴世勋偏偏看不清她的情绪。

他起身坐在李垚旁边,缓缓抚摸着她及腰的长发。

“看来要辛苦你一段时间了。”

李垚嘴角微微上扬摇摇头,刚要张口说什么,吴世勋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是朴灿烈。

“垚垚,我去接个电话。”

没等李垚反应,吴世勋就径直转身出门了。

李垚暗自攥紧了拳头,紧咬着下唇,眼神幽深的看向吴世勋离开的方向。

吴世勋出门后,靠在栏杆上接起电话,声音刻意的压低。

“事情办好了?”

“办好了,我已经布人盯上了。”

“好,他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要立刻告诉我。”

“放心吧。”

吴世勋挂了电话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去,他趴在栏杆上,眺望着某处只能看得清轮廓的物品发呆,大脑里一片混乱,在他的事业遇到瓶颈的时候,他的大脑都没有这么乱过。

在来的路上,他通知朴灿烈派人在张艺兴的楼下盯梢,并且要立刻就要办。他也具体说不上来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潜意识告诉他,做这些是很有必要的。

“世勋,怎么了?”

身后突然传来幽幽的声音,吴世勋吓得立刻马转过身,李垚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脸色也惨白惨白的,这样子看起来还真是让人慎得慌。

“生意上的事。”
吴世勋随口应答。

李垚点点头没有过多的追问,她忽然环住了吴世勋的腰,紧紧的搂着他,从吴世勋的角度看,她单薄的背在轻轻的颤抖着,像是在哭。

“世勋,今晚别走了好吗,我有点怕。”

“好。”

………………………………………………………………

张艺兴躺在床上,眼神有些迷离的瞅着天花板,一宿未合眼。

眼瞅着天亮了,他起身下床,到卫生间简单的洗漱后,径直走到衣柜前,拿出一个容量不小的旅行包,把自己常穿的衣物和常用的物品快速的放进包里,这只不小的包瞬时就被装的满满当当。

收拾好一切后,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落下的东西后满意的点点头。

昨晚在吴世勋走后,他就从网上订了今天上午去一个远方城市的车票,再过一会就得出发了。

在昨天之前,张艺兴从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个城市。

他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三十几年,他熟悉这里的一切,从未想过要离开。

事情不总是一成不变的,张艺兴找到了必须要离开的理由,想要彻底的和过去说拜拜,或许只有离开。

他忽然的意识到,只要他和吴世勋还同在一个城市,他将永远得不到真正的安宁。



包真的很沉,毕竟自己大部分的家当在里面呢,下楼之后直接上了出门前就已经约好的车,所以根本不会注意到斜后方一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轿车。

到车站后距离上车的时间就剩半个小时,张艺兴慌忙的到售票厅去取票,虽然取票的机器不少但是排队的人很多,轮到他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他是第一次用取票的机器,按照提示笨手笨脚的摆弄半天才把车票打印出来,张艺兴相信如果眼神能杀人那么他已经被后面排队人的眼刀杀死好几个来回了。

张艺兴用最快的速度跑向候车大厅,这时广播提示他要乘坐的车次已经开始检票了,还好这个时候等候安检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张艺兴还是如坐针毡,时间真的不多了。

终于过了安检,检验过身份证件和车票之后,张艺兴顺手就把两样放到外套兜里,当他拎着行李飞奔到检票口时已经只剩寥寥几人了,他赶紧把手伸进兜里准备把车票拿出来,却突然发现,车票和身份证都不翼而飞了。

这下张艺兴彻底慌了,从安检口跑到这里连五分钟都没用上,难道是跑的时候掉了?可是自己外套的口袋很深,而且同样在口袋里的手机都没丢,两张卡片却不见了!太奇怪了!

张艺兴这时已经把浑身上下的口袋都翻遍了,包括自己从未打开过的旅行包,可是却一无所获。

“先生,请问您到底要不要检票,闸口马上就要关闭了。”

见张艺兴这么半天还不往站台里进,乘务员终于走了过来。

“我车票丢了,就在刚才才取的!”

“先生对不起,没有车票是不能上车的。”

“可是我真的刚刚才取得票啊!”

张艺兴一脸委屈,急得差一点蹦起来。

“对不起先生,我们的闸口已经关闭了,您只能选择别的车次了。”

“可是我的身份证也丢了。”

张艺兴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的生无可恋像。

乘务员面却不改色,这样的情况他见多了,只见他淡定的指向张艺兴后面距离遥远的服务台。

“先生,您可以先去服务台通报一下,如果您连身份证都没有的话,今天您真的坐不了车了。”

张艺兴向乘务员道谢后失落的点点头认命的向服务台走去。

张艺兴约么走了一半的路程,被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子拦住了去向,张艺兴惊恐戒备的看着他们,他一开始以为是抢劫的,可看他们的着装却并不像,在疑惑间,其中的一个人开口了。

“先生您好,有一位先生相见您。”

“谁阿?”

张艺兴这时并没有放下戒备,但他心里已经有了隐隐的感觉。

“到了您就知道了。”

两个黑衣人不等张艺兴反应和答复,就直接接过了他手里的包,然后一人一边推着他走到车站外的停车场,当张艺兴看到太阳下个子高高带着超墨的英俊男子时,他一切都明白了。

张艺兴甩开了两人的桎梏,向男子走去。

“朴灿烈!”

朴灿烈把墨镜摘下,神色复杂的看着向自己大步走来面色阴沉的张艺兴。

“朴灿烈,我的东西在你那吧,快还给我。”

“艺兴哥,对不起,我不能给你。”

“你要是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就 快 点 还 给 我。”

张艺兴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咬牙切齿,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着,表明着此刻他的内心极度的愤怒。

朴灿烈内心一惊,他所认识的张艺兴从来都是温顺寡言,更没有什么脾气。可此刻他面前即将火山爆发的人无论是在样貌还是性格上都与他过去认识的张艺兴大相径庭。

朴灿烈把头瞥向别处,不敢看他。

“对不起…”

这时,朴灿烈忽然感到领口一紧,原来是张艺兴不知道什么时候前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领,表情衣领愤怒到有些扭曲。

“是不是吴世勋那个混蛋!是不是他!混蛋!混蛋!”

“艺兴哥,你冷静一下…”

张艺兴的疯狂让朴灿烈毫不犹疑的认为眼前的这个人有杀了自己的心,但他还是不还手,他甚至觉得,张艺兴这样自己竟然会好受一些。

张艺兴丝毫没有手软,朴灿烈也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他开始本能的反抗,但也只是象征性的推几下根本没起到作用,直到后面两个黑衣人见情况不对劲费了好大力把二人拉开后,朴灿烈才彻底解脱。

朴灿烈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还时不时的干呕几下,脸早已没有了血色。

那边的张艺兴也没好到哪去,他蹲在地上捂着胃,刚才太过激动的情绪牵扯出了胃病,他的胃又开始钻心的疼了。

朴灿烈见状连忙紧张的跑过去,蹲在张艺兴的面前,神色慌张。

“艺兴哥,你怎么了?!”

张艺兴没有说话,只是把脸埋在胳膊里,嘴里发出痛苦的呜咽。

朴灿烈立刻就想到张艺兴准是胃又犯毛病了,上一次亲眼见到他犯病真是给他吓一跳,他连忙抱起了张艺兴奔向车子的方向,同时向跟过来的两人大喊

“快!去医院!”



…………………………………………………………………………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61)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