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9

冬季天亮的时间短,转眼间天色已经渐渐的暗沉,吴世勋靠着车身抽了一根烟后,向上瞅了眼三楼刚刚亮起的灯光,还是直起身,决定向刚才张艺兴进去的单元门走去。

吴世勋每上一节台阶他的心脏就比上一节跳的更厉害,直到他数到第39节台阶时,正对着张艺兴家的大门,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他不懂这莫名的紧张感是从何而来,盯着那扇看起来年头有些久的防盗门,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昨天偷偷配好的房门钥匙,再三思索后,转开了房门。

当他打开门往里看的时候,发现张艺兴站在唯一的一间屋子的中央,手里拿着一杯水,正瞪大眼珠惊恐的看着自己。

自己唐突的举动让吴世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生活中很少会有让他这样窘迫的时候,只能僵直的站在那里,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

“能不能关下门,挺冷的。”

僵持许久的场景被张艺兴一句话打破,吴世勋这才意识到他站在门口门一直没关,自己穿着大衣还好,而张艺兴在家里穿着T恤,不冷就怪了。

吴世勋急急忙忙的关上了门,进屋之后才发现鞋架上没有可供他换的鞋子,他觉得自己又一次陷入窘迫,只好又看向张艺兴。

“直接进来吧,家里就一双拖鞋。”

张艺兴转过了身,在身后的小桌上拿了一只杯子,倒上水放在茶几上,朝转眼间已经走近的吴世勋扬扬脸,示意他坐在沙发上。

吴世勋乖乖的坐下了,胳膊肘搭在大腿上,两只手搓来搓去,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茶几上的水杯,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正在等待着大人的批评,脸上写满了不安。

他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一肚子的话要对张艺兴说,可是等真正的见面了,他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就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消失了。

张艺兴倚靠在身后的小桌上,左手抱着腰,右手依然拿着刚才的杯子。他有想到吴世勋会再来找他,所以他也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是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还是以这样让他意想不到的方式。

看着对面坐着的吴世勋,刚才还理直气壮的进了别人家的门,现在竟然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张艺兴忽然觉得很搞笑。

“会开完了?”

“没有,”吴世勋摇摇头,虽然张艺兴主动和他讲话让他稍微放松点,但是却依然不敢看着他。

“听说你走了我就把剩下的交给灿烈了。”

张艺兴只是点点头,喝了一口手中的水。

“你......怎么走了,不是让你等我回去吗?”

“你让我等我就一定要等吗。”

张艺兴几乎是面带着微笑的说出这句话,但是声音却冷的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他早已经不再是那个言听计从的人了。

这一句话把吴世勋噎住了,他抬起头看着张艺兴冒着寒气的眼睛,就是这双张艺兴浑身上下唯一没怎么变的眼睛,竟然会出现这种眼神,让吴世勋陌生又胆寒。

张艺兴把手中的被子放回身后的小桌上,双手抱胸,他看起来风轻云淡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但是,藏在胳膊里紧握的拳头却出卖了他。

“不是…” 吴世勋摇摇头,站起身双手下意识插进裤袋里。

“就是想和你说说话。”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北风呼啸着吹着窗户叮叮响,今年冬天的风似乎要比往年来的疯狂许多。

张艺兴起身走到阳台边,把阳台的玻璃门拉上,刚要顺手把窗帘拉上随即又停住了动作。

他看着玻璃门上吴世勋的倒影,他也正看着自己,心口传来隐隐的痛感。

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他想到过去,这个人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主动的找自己说说话,也从来没有像这样望着自己。

他不是傻子,他心里其实何尝感觉不到,在过去的那段感情里只有自己在单方面的用力付出着,吴世勋的心不在焉,他们每一次单独在一起时吴世勋眼底暗藏的不耐和厌烦,他其实都看在眼里。

只是那时他太爱吴世勋了,爱到哪怕明知对方的付出和自己的付出远远不成比例,他也始终不变初心,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妄想着某一天,他一定能够感化这个人,让这个人心里真真正正的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最终,还是自己太过愚蠢和天真,白白葬送了自己的全部。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室内外的温差使玻璃门渐渐染上了雾气,吴世勋的影子越来越模糊,张艺兴把额头抵在冰凉的玻璃板上,暗暗叹了一口气。

吴世勋把视线从张艺兴单薄的背影上移走,他之前有想到张艺兴并不会轻易地原谅自己,所以也没有奢求他的原谅,可是,此时此刻张艺兴浑身上下透着的拒绝和冷漠还是让他陷入深深的绝望和挫败中。

“你走吧,以后也别来找我了,” 张艺兴忽然转过身看向吴世勋 , “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我很累不想再折腾了,大家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对谁都好。”

张艺兴又往前走了几步,越过那张不大的双人床,站在吴世勋的对面,两人之间隔着一张茶几。

“你看看你现在,事业有成,和喜欢的人结婚了,你的生活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何必再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我呢,这几年打工也存了些积蓄,至少饿不着也冻不着,我估计我妈他老人家在天上看到我这么坚强也肯定高兴,所以就不劳烦你惦记了。”

“噢对了,还记得我之前借给你的那一笔钱吧,当时也没打个欠条什么的,太不谨慎了,不过我相信你现在这么大一个老板,应该不会赖账吧。”

张艺兴也学着吴世勋把手插进了裤袋里,脑袋歪向了一侧,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询问似的看向对面脸色愈发阴沉的吴世勋。

“怎么,你这么大一个老板不会真的要赖账吧…”

对面的吴世勋抿着嘴唇,脸色越来越难看,张艺兴知道自己已经让对面那个人无地自容了。他要让吴世勋知道,没有自己,他就不会有今天,更是提醒着他,是谁让自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而他这样做的目的,只不过就是想要这个人赶快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最好以后也不要出现。

果然,吴世勋的眼神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无措和不安,相反的,里面充满的熊熊的烈火,只要再来一阵风,就能将周遭的一切燃烧殆尽。

终于露出原形了。

从张艺兴那张云淡风轻的嘴里说出的那些话充满了讥讽,吴世勋看着对面那副无辜的嘴脸心里压着的火却无法发作,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变化还真是挺大的。”

朴灿烈曾经对他说过,他生气时的样子真的很可怕。连最不怕得罪他的朴灿烈都这么觉得,想必对面的人也一定这样想吧,看此刻他闪烁着的眼睛就知道。

吴世勋太了解他,尤其是他那双灵动的眼睛,心底有什么情绪全都写在眼睛里,从小就是这样。

吴世勋缓和了自己的情绪,下意识的不想他害怕,

“钱我一定会给你,不止这样,那套别墅也归你了,还有,我会分你一些公司的股份,这我之前也和你说过。”

“我不要你的别墅,也不要你的股份。”

“这些都是很值钱的…”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跟你有任何的关系。”

吴世勋再一次被噎的说不出话,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吴世勋的电话很是时候的响了。

吴世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电话,看到来电显示后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很显然他对来电话人的反感,但他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怎么了?”

“什么?”

“真的吗?!”

“我马上回家!”

吴世勋的表情与接电话之前大大的不同,张艺兴能看出他现在的心情似乎不像刚才那样阴郁了,甚至有那么些兴奋。

吴世勋看着张艺兴,喜悦挂在眉梢。

“你放心,该给你的一分都不会少,我承诺给你的也一定会实现,不管你接不接受,这些都是你的。”

“我家里有些事情,我得走了,改天再来找你。”

吴世勋长腿迈出沙发与茶几之间的那一方天地,还心情不坏的拍了拍张艺兴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吴世勋终于走了,可张艺兴却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轻松。

他不想承认他受到了刚才的那一通电话的影响。

他听到了他们对话的内容,而且听的很清楚。

李垚怀孕了。

在他和吴世勋之间,老天爷似乎从来都不曾眷顾过自己。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60)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