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8

周遭的一切都真实地近乎完美,找不到一丝假象的破绽。

灰蒙蒙的雾遮天蔽日,冷空气侵骨入心。

街上依然有不畏严寒吆喝着卖糖串的大爷大婶,也有裹紧衣物加快步伐向前赶的大人孩子。

起风了,一只黑色的塑料袋疯狂的在空中飞旋打转,最终缠在了一棵枯树的枝杈上。

即使坐在公交车里,也能够感受到窗外的寒冷。
从昨天到现在的遭遇,都像一场虚幻的梦境一样,张艺兴希望自己快点醒来。

一个小时前,张艺兴终于找到机会从那栋房子里跑了出来。

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张艺兴就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他慢慢的坐了起来,环顾四周,房间的装修虽看起来很现代简约,可每一样物品的质感都处处散发着金钱的味道。

昨天发生的一幕幕渐渐的浮现在脑海中,墓园,石碑,母亲的照片,还有吴世勋…

他忽然痛苦的低下了头,两只手紧紧的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原本轻飘飘的身体又变的沉重起来。

张艺兴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磁石,拼命地吸附着所有在过去三年里他所逃避的痛苦。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张艺兴抬起头,进来的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大姐,看见张艺兴已经醒来她也没有多大的反应,表情淡淡的。

“张先生您醒了。”

张艺兴愣愣的点点头,他已经猜到这里的吴世勋的家,所以面前的这个人也一定是吴世勋的人,连说话的语气和表情都一模一样。

大姐指了指张艺兴右面的方向,张艺兴的目光顺去,发现那里有一扇门。

“洗手间在那里,张先生先去洗漱,我把早饭给你端上来,吃完饭有什么吩咐可以随时叫我,我就在楼下。”

大姐说完转头就走了,表情从头至尾没有半点松弛,张艺兴忽然有种自己被人操控的感觉,即使她现在算是在伺候自己,可他还是浑身上下泛着不自在。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窗前的小桌上果然放着一碗粥和几碟精致的小菜,看起来很可口奈何张艺兴没有一点胃口,随便的喝了几口粥就吃不下了。

自己的衣物被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不远处的小沙发上,放下碗筷之后,张艺兴径直走向那里,快速的换好了自己的衣服之后便走出了房间,这个地方他一秒也待不下去。

一出门,站在二层的围廊上,整个房子的构造一目了然,典型的复式住宅,房子不大,只有两层,中间的部分中空,在视觉上起到了放大空间的效果。

虽然这里看起来不错,但张艺兴确定吴世勋一定不会住在这。

张艺兴很快就锁定了楼梯的方向,下楼之后径朝大门走去。

“张先生,你去哪?”

张艺兴的手刚摸上门把手,背后的声音像幽灵一样传来,吓得张艺兴赶忙把手收了回来同时立刻转过身,还是刚才那个大姐,这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着实吓了他一跳。

“噢,我回家,刚才谢谢你的照顾了,我得走了。”

“你不能走。”

“为什么?”

“吴总吩咐过,在他回来之前哪都不能让你去。”

大姐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不过在张艺兴看来,那严肃的样子还不如之前。

张艺兴没有理会她,又重新把手放到门把上准备开门,吴世勋吩咐过?为什么要听他的?刚要转开门把,手腕却被这个女人死死的抓住。

大姐的手劲儿很大,抓的他手腕生疼,张艺兴没忍住喊了出来,随后又立即强行止住,被一个女人给捏的这么疼,实在是太丢脸了。

大姐看他脸都疼的变色了,心也软了下来便松开了手,张艺兴纤细的手腕上一道道拇指印清晰可见。

“张先生,这是吴总交代我的,在他回来之前务必看住你,请您别让我为难。”

好汉不吃眼前亏,况且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此时此刻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出这个门了,张艺兴只好暂时的妥协了。

“好吧,吴世勋什么时候回来?”

“说是今天要去开一个会,午饭之后怎么也回来了。”

张艺兴点点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种,九点多一点,心里思忱着,既然吴世勋下午回来,那么自己十一点之前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张艺兴先是回房间躺了一会,实在躺不住了,便出了房间,走到围廊的尽头,打尽头房间的门。他打算把每个房间都参观一下,这样时间能过得快些。

一圈走完之后,虽然房间不多,而且格局几乎是差不多的客房,书房,每一处都是崭新的样子,张艺兴更确定吴世勋不住这里了。每一个房间都看过之后耗去了不少的时间,张艺兴有看了一眼钟表,十点了。

张艺兴下到一楼,刚向前走几步,就看见大姐走了过来,神情有些紧张。

张艺兴忽然觉得很好笑,这里虽然条件没的说,可仍然让他觉得只不过是换了一所监狱而已。

“大姐我不走,我就转转。”

大姐明显不是很相信他的话,紧盯着张艺兴的眼睛,似乎想在里面找出一些破绽。

咕噜……这个时候,张艺兴的肚子很合时宜的响了,虽然有些尴尬可是张艺兴心里却暗暗叫好。机会来了。

“大姐,我饿了…”

大姐依旧没说话,轻轻挑了挑眉,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大姐,给我做点饭吃吧。”

张艺兴软软的语气和略有些委屈表情,让他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看上去竟然有些楚楚可怜。

“好吧,你想吃什么?”

也许是张艺兴小脸儿煞白的样子真的太像那么回事儿了,大姐终于还是相信了。

“我想喝汤。”

“什么汤?”

“鸡汤!”

“好,我这就去给你做,不过你可千万别走。”

“我不走,我还等着喝鸡汤呢。”


对不住了。
望着大姐走向厨房的被背影,张艺兴心里默默的说道。

…………………………………

不知不觉的公交车就到站了,在走回家的这段路程里,张艺兴满脑子都在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他想到了到吴世勋找到他的用意,他的良心终于开始不安了,想要补偿自己这几年替他承受的牢狱之灾。

可是张艺兴现在什么也不想要,说白了,他其实是不想和吴世勋再有任何的瓜葛,他也不会接受吴世勋的任何赔偿,因为关于吴世勋的一切都让他觉得恶心反胃。

他好不容易挨过了最难熬的日子,吴世勋却又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这毫无疑问的又打乱了自己精心维持的平衡,这样一来,吴世勋在他的心里怕是又罪加一等了。

到了家楼下,张艺兴无声的叹了口气,上楼的时候心里想着自己是否该着手准备搬家的事情,他希望如果换一个环境的话,那么些两天的插曲就仅仅只是个插曲。

他没有注意到刚刚停靠在不远处路边的一辆银灰色的轿车。

车内,吴世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刚刚上楼的背影,直至消失在视线里。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64)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