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4

司机问了三次接下来的去向,坐在后面的吴世勋才反应过来,本不想再回去那个闹腾的地方,但他还是随口说出了leimon,与此同时,脑子里闪现的是之前那个拿走他一大笔小费,还害的他回想起本该永远尘封在心底往事的服务生。

Lay

一想起他,吴世勋就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虽然只有眉眼是相像的,而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但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服务生或许就是张艺兴的想法还是在他的脑中闪现。

司机把吴世勋送到了leimon门口,他走进去后并没有回去之前的包间,他有预感朴灿烈一定又给里面搞得乌烟瘴气的。他直接走向了酒吧区,在吧台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向正和美女聊的不亦乐乎的调酒小哥要了一杯饮料,小哥看吴世勋长得这么帅,还是一个人,只要了一杯饮料,觉着这人蛮有趣,便跟吴世勋攀谈了起来。

“我说哥们儿,这饮料都是给小姑娘喝的,你一大老爷们儿怎么不来点酒啊?”

调酒小哥随着音浪摆动着身体,音乐声不小,所以他的音量也不自觉的放大。

吴世勋皱了皱眉,心想谁胆子这么大敢这么和他讲话,一抬头才发现是生面孔,应该刚来不久,而自己也有一段时间没来这里了,不认识自己也正常。而且这人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看起来还挺喜感的,自己便也放宽了表情。

吴世勋习惯性的瞥了一眼他的胸牌,灵光一现,刚想要问问他关于那个lay的事情,又害怕以后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就忍住了没问,但是随即心中立刻就浮现出了一个想法。

“噢,我来醒酒的。”吴世勋回应了小哥儿的疑问。

调酒小哥笑着点了点头,没说话去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了。

“第欧?" 吴世勋用疑惑的语气念出了小哥胸牌上的字母。

“嗯?还有什么需要吗?”叫D.O.的调酒小哥儿听到吴世勋唤他,便立刻又来到他面前。

“哦没事,就是觉得这个名字挺有意思的。”

“嘿嘿,我们老板给的。”。小哥挠了挠后脑勺笑的有点憨憨的。

吴世勋点点头后又说道

“我挺好奇的,你们老板为什么给你这么个名字啊?”

“我觉得应该是和我本名字有关吧,我本名叫都暻秀,很显然D.O.就是根据我的姓氏来的,我们这员工的英文名多少都跟本名有点关系。”

小哥儿一本正经的向吴世勋解释了一长串,吴世勋觉得自己就快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知道的事情了。

“是这样啊,那我刚才看见了一个叫Lay的,让我猜猜他叫什么,难不成叫那个什么花泽类?哈哈”

“你说Lay哥啊。”

“你认识?”吴世勋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只是讲过几句话,和他不怎么熟,他也不是很爱说话的样子,所以,他是不是叫花泽类我也不是很清楚诶~”小哥自顾自的说着,没有发觉到面前吴世勋的异样。

“这样啊。”

吴世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有得到他想要知道的答案,多多少少有些失望,不想在这里耗时间了,给调酒小哥甩了几张小费就离开了。

吴世勋回到包间后,里面的情况果然如他所料,被朴灿烈搞的一团糟,朴灿烈就差没站桌子上了,吴世勋无奈的拧紧了好看的眉,走上前,把正Haigh着的朴灿烈一把拽了下来。

“呦,我的吴总啊,这么半天去哪了啊?”

吴世勋满面春风,嗓门咧的老大声,呲着一口晃眼的大白牙,神情亢奋到极致,像磕了药一样,事实上吴世勋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嗑药了。

“你过来。”

吴世勋强忍着没冲他发火,黑着个脸,冰冷的声音和这个房间内的气氛截然相反,瞬间就给周遭的气氛降了个温。

刚刚签完一笔大单,这次本来也就是带着几个平时比较得力密切的手下和朋友来放松一下,吴世勋也不想因为自己一时不爽把气氛搞得太僵,让他们继续玩自己的,就只叫走了朴灿烈。

朴灿烈很不情愿的放下了手里的骰盅,幽怨的跟着吴世勋走了。

“什么事啊。”

朴灿烈跟着吴世勋坐在了房间角落的沙发里,拢了拢大衣,点了根烟翘起长腿,显然是在对吴世勋打扰了他的兴致表示不满。

“一会你去帮我问个人。“

“谁啊。”

“就是之前来给我们送酒的服务生,叫lay。”

“问他做什么?”朴灿烈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杯水,之后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坐直身体,重重的放下了杯子,“不会真的是因为......"

朴灿烈瞪圆了眼睛,他有点说不出话了,只能用眼神来询问对方。

吴世勋点了点头。

“为什么,事情都这么长时间了,就让它过去不好吗。”

朴灿烈恢复了冷静,神情忽然变的严肃认真,让吴世勋一下子有点儿不习惯。

“心里总有不踏实的感觉,找到他,我大概还会好受些,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包袱了,” 吴世勋的眼神忽而转向朴灿烈,犀利而阴沉,“别忘了,当年的事情你也有份,再怎么逃避,总有一天都会找上门的。”

吴世勋的话让朴灿烈的心脏猛的颤抖,心虚的避开了吴世勋的眼睛看向别处。

“那为什么不直接查他。” 朴灿烈喝了一口水,转移话题,试图浇灭心里的措慌。

“我已经等不及了,你先问着,如果他不是,明天开始着手调查。”

朴灿烈怔愣了一会,面如死灰,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喝光了杯子里的水,便起身离开了。

吴世勋等了约么十五分钟的时间,紧盯着的大门被打开,朴灿烈走了进来,吴世勋觉得自己的手心儿直冒汗,原来自己已经紧张到这种程度了。

朴灿烈走到自己面前坐下,表情在灯光的渲染下看不出喜悲,吴世勋觉得自己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等待着某种宣判。

“我给你问经理了,他不是。”

吴世勋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盯着朴灿烈的嘴唇,等着他继续说话。

“他叫张加帅,才来一个多月,不过,他刚刚辞职了。”

“辞职了?” 这种情况是吴世勋没有想到的,这个张加帅为何会突然的辞职,这其中,是不是隐约的说明了什么事情呢。

“对。”

“是不是太巧了。”

朴灿烈不否认的耸耸肩。

“就只有这点儿消息?”

“嗯,只知道这些,经理说这个张加帅平时挺闷的,基本上不怎么说话,但是工作却很拼命,赚的小费在他们这些酒倌里算是上层了。”

“那他没跟经理说为什么要辞职?”

“没说,经理告诉我张加帅之前急匆匆的去找他,就说一句他要辞职就走了,连这几天的工资都没要,他也很不理解。”

欲盖弥彰,吴世勋心中浮现出这四个字,如果不是因为要躲着他们,那这个张加帅为什么会在这种节骨眼辞职呢,吴世勋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这个张加帅,也许就是他要找到的人,张艺兴。

“灿烈,你明天就开始查吧,两个名字都要查。”

吴世勋话一说完刚要起身离开,却被朴灿烈抓住了手臂。

“世勋,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真的是艺兴哥的话,那他为什么要走,分明是不想见到我们啊,所以就不要再去招他了,好吗,这事儿就这么过去行不行?!”

朴灿烈的脸色有点发白没有了以往的光彩,给人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你是怕了吗,是不敢面对吗。”

“吴世勋,你少来激我,你这么有种当初为什么还要让艺兴哥来给我们顶锅?!你能不能别在这装b了?!”

朴灿烈情绪变得激动,还好包房里依旧很吵,音乐声音很大,他们还在角落里,即使朴灿烈提高了嗓门也没有引得别人的注意。

“所以,我更要找到他了,你不会懂的。”

吴世勋大力的甩开了朴灿烈抓住他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朴灿烈重重的跌回沙发里,吴世勋说的对,他是怂了,他不敢面对,他和吴世勋一起刻意的回避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和往事,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们自我催眠近十年,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
所有的愧疚和自责就像洪水猛兽一样翻倍的找上门,甚至让他短暂的失去了站立的能力。

望着面前那一群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人,一个小时前,他也和他们一样,可现在,他仿佛走入了另一个世界,好像被打开了一个再也无法收回的闸口,这种无拘无束的样子,恐怕自己不会再有了。

他忽然有些理解吴世勋的心情了。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58)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