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3

“嘿!上个厕所怎么跑这儿来了。”

朴灿烈突然从背后冒出来的大嗓门吓了吴世勋一跳,吴世勋赏给他一个大白眼儿之后没再搭理他,继续抽着他的烟。

十好几年都这么过来了,朴灿烈也习惯了吴世勋这个样子,他也不怎么当回事儿,依旧大大咧咧的拿出一部手机在吴世勋面前晃来晃去。

“你老婆刚才给你来电话啦,我没接,你亲自给她回一个吧。”

朴灿烈注意到吴世勋的神色闪过一丝不耐,他夺过了自己手中的电话,说了声“不用管她”,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朴灿烈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吴世勋的背影,他有些想不明白。

当初吴世勋是怎么追李垚的 他实实在在的全部看在眼里,那真是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下来送给她,后来他们也算是历经波折走到了一起。可现在呢,两人结婚也有五六年了,感情却一天不如一天,两人因为一些小事吵得面红耳赤那是家常便饭。

他记得吴世勋和李垚刚结婚的时候感情好的简直没有人不羡慕的,郎才女貌这个成语好像就是为他们俩创造的,两人又有钱又有颜,那就是一对儿活生生的神仙眷侣。可就是在大概三年前吧,两人的关系仿佛在一夜之间忽然降至冰点。

朴灿烈试图猜测他们的关系变得这样紧张是什么原因:

吴世勋与李垚结婚将近六年了,却一直没能有一个孩子,这要是换了别的家庭,老婆肚子一直没动静儿早就四处求医求药了,然而作为吴世勋最亲密的朋友+助理的自己却从未见吴世勋张罗过任何事......

一阵强劲的寒风把朴灿烈的思绪打断,他打了个哆嗦,抬起手看了眼时间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这儿站了将近十分钟了,暗骂了自己一句“傻逼”之后,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往回走,想到还有美女在等着他便加快了脚步。

幸好自己还没有结婚,还可以再浪几年,现如今有了吴世勋这么个活生生的例子,他对于婚姻是更加的没有信心了。

。。。。。。。。。。。。。

吴世勋觉得自己已经在大堂的散席内坐了很久很久,却依然没看见过刚才那个酒倌的影子。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从见到那个酒倌开始到现在,他的心一直惴惴不安,难倒仅仅是因为他和张艺兴有那么一些神似?

吴世勋干掉了眼前酒杯里的酒,辛辣灼热的液体逼的他眼圈有些泛红。

上一次见到张艺兴是什么时候了,大概快十年了吧。

张艺兴被一圈半人高的铁栏杆禁锢在法庭中央,手腕拷着镣铐,背影臃肿佝偻,即使知道自己就在庭下他也从始至终没有回过一次头,也没说过一句话,对法官判决的罪行也供认不讳,他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找不到任何抗拒挣扎到的痕迹,甚至连颤抖都没有,让一直坐在后面的吴世勋觉得此刻站在中央正受着瞩目的人好像已经没有了灵魂,就只剩了一具躯壳。

望着这个绝望无助的背影,吴世勋有愧疚,有抱歉,甚至有那么一些心疼,但就是毫无悔意,他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对的,自己是要干大事儿的人,栽个跟头不算什么,厂子没了也不要紧,大不了从头再来,但如果真的让自己在监狱里呆个七八年,那可就真的完了。

张艺兴,这就当是对你曾经做过的龌龊事的一个惩罚吧,咱俩这下也算扯平了.....

当时的吴世勋强迫自己这样想才能让自己的心里好过一点点,但他的潜意识和仅剩的一点良知却不断的在提醒着他,好像并没有扯平,反而越欠越多了啊。

十年过去了,张艺兴已经出狱三年了。张艺兴入狱的这段时间里,他没有去看过他一次,有的时候他会去给张艺兴存点钱,但也从来不申请见面,张艺兴的母亲去世的时候他曾经考虑过要不要亲自见面和他说一声,但他还是没有这样做。他承认,他不敢面对张艺兴,虽然知道这样的行为是在逃避,但他宁可逃避一辈子。

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刚才见到那个酒倌为止。

他这辈子,最看不起的人是张艺兴,最对不起的人也是这个张艺兴,他风光无限的一生,张艺兴变成了他最不想提及和回想的人,那永远都会是他内心深处的最隐暗晦涩的地方。

他忽然很担心张艺兴出狱之后过得怎么样,但他猜想应该不会太好。

张艺兴进去之后吴世勋通过他的母亲才知道,张艺兴当年几乎把家里所有的财产都给他偷来了,以至于之后他母亲病危的时候账上仅剩几百块钱,她拒绝了吴世勋要出钱给她做手术的想法,没过几天老太太就咽气了,后事还是吴世勋一手操办的。

后来吴世勋去了张艺兴的家,小小的一室一厅脏乱的不成样子,地板上都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厨房里满是油污,他不敢想象到底是经受了多大的打击,才使个总是把屋子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女人落寞至此,吴世勋心里不由得又是一紧。

吴世勋找了两个清洁工,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把屋子收拾的和以前他见过的差不多。之后他买了几块白布,把所有的家具都蒙上,这间房子要至少有七年的时间不会有人再进来了。

吴世勋忽然有些迫不及待了,或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内心的愧疚被无限的放大,撕扯折磨着他,他迫切的想要见到张艺兴,把亏欠的及时补回来,虽然知道他欠他的可能永远都还不清了,但他的心里至少能好受点。

他找到了司机,先是回了一趟公司,找了半天才找到一直放在办公室壁柜最底层抽屉里的钥匙,然后便匆匆离开让司机直接往张艺兴家里开,他甚至没有想到见到人之后要说些什么…

晚上十点钟的大街上车辆已经开始变得稀少,很快的就到了地方。吴世勋之前偶尔开车会路过这里,所以对周围环境些许的改变也没有感到陌生。

下车之后,抬头看向黑暗的窗口,已经睡了么?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但是那黑漆漆的洞口却像有魔力一样,一直吸引着他,吴世勋的脚步不自觉的朝那个方向挪,等自己反应过来后,已经到了张艺兴的家门口。

他有些颤抖的拿出了钥匙,他实在是忍不了了,他一定要亲眼见到张艺兴生活的好好的,哪怕因为贸然的闯进家里被骂一顿也无所谓,至少,他的心不会再悬着了。

他废了好大劲才把钥匙插进了锁孔里,这是锁孔生锈的表现,说明这把锁已经很久没有人开过了,吴世勋的心忽然平静了下来,因为他已经预感到门打开后,里面会是什么样子了。

果然,当吴世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门锁转开后,吴世勋先是被浓厚的灰尘逼退了几步,几秒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借着月光,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洁白,样子和他十年前走之前一模一样。

张艺兴从来就没有回来过。

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压在吴世勋心头的那块石头,却越来越重。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68)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