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吴世勋的视线一直未曾离开过送酒进来的服务生,一副低眉顺眼淡泊的样子。

不知为什么,自从这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儿的服务生进来后,他的心脏就开始有种莫名的浮动。

吴世勋紧紧的盯着他,看他规规矩矩的把在座的每一个人的酒杯斟上之后,恭敬地鞠了个躬,说了声慢用,转身就要离开包间。

“等等。”

服务生刚要打开大门,听见了声音后,便不得不又重新站回来,依然是低着头,让人看不太清楚他的样子。

吴世勋从包里掏出一沓纸币扔在桌子上,这些钱是他专门为了给小费,让秘书给自己换的现金。

“你刚才倒了多少就喝多少,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

吴世勋看到在他话音刚落时服务生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之后他终于肯抬起头来,不过却并没有看桌上的钱,而是直直的盯着自己看。

一个服务生这样盯着客人显然是不被允许的,然而这个刚才看起来十分规矩的小酒倌却做了这样大胆的行为。

吴世勋却并未因服务生这个无礼的举动动怒,他反而看着服务生的脸也有些微愣。

“喂!”坐在旁边的朴灿烈看不下去了,冲着服务生大声嚷道:“我说你怎么回事儿啊到底喝还是不喝啊,不喝就赶紧滚出去。”

两人都被朴灿烈这一嗓子拉回了神,服务生立刻收回了视线,又恢复到了刚才唯唯诺诺的样子,说了句抱歉,然后走上前,一杯一杯的把他刚才亲自倒的酒一滴不剩的喝干净。

不能跟钱过不去。

周围的几个人大声叫好起着哄,除了一坐在中间阴沉着脸的吴世勋。

服务生喝完酒后明显的有些站不住了,但他还是没有忘记重新给各位换上新的杯子,手颤抖着重新倒上酒,然后拿起桌上的钱,轻轻的向吴世勋说了声谢谢,便逃似的离开了。

在他刚刚离得近的时候,吴世勋瞄了一眼他的胸牌:

LAY

直到包厢的门被关上,吴世勋依然盯着服务生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我说我的吴总啊,怎么,看上那小子了?很一般啊,这里比他好看的可多了去了。”

朴灿烈看着吴世勋有点儿‘恋恋不舍’的样子打趣道。

“没有。” ,吴世勋拿起酒杯小酌了一口。

“只是想起一个人。”

“诶,你还真别说,他刚才抬起头的时候我也觉得挺眼熟的。”朴灿烈推开了正搂着的一个美女,有点兴奋的向前倾了倾身体,“你说,他像不像张艺兴,不过他可比那个张…”

朴灿烈还没讲完话,吴世勋的面色忽然极为阴沉的看着他,整个包房里也因为吴世勋发出的阴冷气息而变得压抑。

朴灿烈瞬间就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下意识的捂上了自己的嘴。

吴世勋收回了看着他的视线,朴灿烈也终于松了一口气,重新搂上了刚才被他推到一边穿着暴露的美女来缓解压力。

只见吴世勋突然站了起来,拿起大衣就要往外走。

“诶你去哪啊。”朴灿烈见状连忙问。

“洗手间。”

“包间里不是有吗?”这句话朴灿烈聪明的没有问出口,只回答了声“哦”。

吴世勋走出包间自然没有去卫生间,而是直接乘坐电梯到了六楼,这家俱乐部的六层有一半是露天的天台,夜晚在这里俯瞰江边的夜色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数九寒冬的节气里,虽不像北方那样冷的刺骨钻心,但S市也并不温暖,寒气会“温柔”的一点点侵入人的身体里,让人更加防不胜防。

天台上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什么人,吴世勋站在边缘处,一只手扶着栏杆另一只手夹着香烟,看着倒映着繁华都市的江水上一艘艘来来往往的游轮,思绪飞出了很远…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87)
  1. 七夜咯咯巫 转载了此文字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