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36

不好意思各位,并没有肉肉....


........................................................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滞,吴世勋探究丝的目光紧紧的锁着对面的人。

“你...说什么?”

张艺兴没有回答,他倾身向前,手臂环绕住了吴世勋的脖子,把对方拉近至自己的眼前,蹭了蹭他的脸颊。

张艺兴的举动让吴世勋浑身僵硬,喉结止不住的上下翻滚,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这赤罗罗的√引硬是无法在自己的身上点起任何的火种,相反的,让人愈发的冷静。

吴世勋稍微用力的握住了张艺兴纤细的手腕,制止住了他的下一步动作。

“怎么了?怎么忽然这样?”


“难道你不想吗?”

张艺兴的眼睛里泛着星星点点的水光,吴世勋不敢再看下去,他立刻扭过头,片刻后,缓缓道:“还是早点休息吧。”


吴世勋的反映大大的出乎了张艺兴的意料,就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他的眼神迅速的黯淡了下去,虚空中,有几缕不安定的因子在跳动。

张艺兴把手拿了下来,脸色苍白的坐到一旁,气氛因为刚刚的插曲变得尴尬异常。


吴世勋低声叹息,他站了起来,走到张艺兴面前半蹲下来,之后伸出双手抚摸着对方的脸颊,他面带着细微讨好的笑意,大概是因为灯光的影响,张艺兴分明觉得那人眼中的波光是那么的温暖和柔软。

“真的,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你要是觉得压力大,就看看电视看看书什么的,其他事,还是等你真正的想好了再说。”


耳边的温度忽然消失了,那一瞬间的凉意让张艺兴的心脏狠狠地漏了一拍儿,接着,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人离开时坚毅的背影....



张艺兴醒来的时候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指针指向十点整,在这里看不到外面的光景,不过能猜到这应该是第二天了。找到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一番,昨晚的事一直在眼前晃悠,直到现在他还在恍惚当中,他实在猜不透吴世勋到底在想什么,猜不透干脆就不想了,自己呆在这里没有多大意义了,他决定今天就离开。

当他一切收拾妥当后,第一次打开这个房间的大门,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他几乎立刻就放弃了自己离开的想法。

门外,若干堵水泥墙横七竖八的落在他的眼睛中,光是自他视线之内的岔路就分了三条,可想而知,在视线之外,这个空间将会是多么的诡异和复杂。

看来朴灿烈和吴世勋是笃定了自己走不出去才如此放心的不锁房门,还信誓旦旦的说相信自己。


张艺兴有点挫败的退回房里,他实在没有勇气和精力去走这个迷宫,又黑又暗不说,他觉得凭着自己肯定找不到出口,找不到出口的后果就是迷路,在这种地方迷路了真的怕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是张艺兴迷信,这里是地下三层,就算什么也不懂也知道这个地方阴气重,地势又那么复杂,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想想真的有点慎得慌,张艺兴甚至有点怀疑这个房间的作用是什么?真正藏着他们羌支的地方会不会就在这附近呢?

断了想法,张艺兴只能回到沙发上躺着,他不信这一天都不会有人来。

封闭空洞的空间使得周遭安静异常,心理忽然有些毛毛的,压抑阴沉的空气争先恐后的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

人在这种情况下就容易胡思乱想,昨晚的一幕幕自然而然的闯入了脑海中,想吴世勋隐晦的拒绝,离开时的坚定,那飘忽模糊的态度背后让人在不安慌乱中嗅到了一丝冷漠。

对,那不安恍惚的来源就是吴世勋有意无意间透露出来的冷漠。


一想到这儿,张艺兴顿时觉得周身发寒,仿佛每个毛孔都在咕咕的往外冒着凉气,他甚至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每根汗毛都战栗了起来....

“咔嚓”的开门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格外醒耳,也刚好阻断了张艺兴的思绪,陌生的脚步声传入耳畔,随后一个陌生男人进入两人视线。

张艺兴警惕的坐了起来,他上下打量着这个人,看清楚后才发现这人也不算是完全的陌生人,这人是吴世勋身边的一个助理,好像是姓王。

“张先生您好,吴总让我来接你回去。”


张艺兴立刻放下了防备,下意识的问道:“送我回哪?”

“送您回国。”


“回国?现在吗?”


“是的,吴总希望您立刻回国,已经买好了下午的机票,我现在就得送您回机场,不然来不及了。”

助理的态度始终保持着恭敬谦卑。


“为什么这么急,吴世勋呢?我要见他。”

助理不为所动:“抱歉,吴总现在恐怕不方便见你,吴总让您现在走也是为了您好,这也是他交给我的任务,也请不要为难。”


“为什么说是为了我好,我就算是一直呆在这儿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麻烦吧,而且这里除了你们恐怕别人也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所以我在这里也没什么问题吧。”

张艺兴见这个王助理态度好,脾气也很好的样子,就忍不住的把自己心里的疑问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王寅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穿戴整齐的人,之后又看了一眼张艺兴身旁打包好的行李,开口道:”张先生,就算我没来其实你也有离开的打算吧,何必为难我呢。“


张艺兴忽然说不出话了。


“有些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样简单的,很多时候,吴总也身不由己。”


王助理的表情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有些微的改动,然而这个细微的变化还是让张艺兴捕捉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王助理的表情里隐藏了千言万语,他隐藏着的那些话,让张艺兴产生了丝丝的不安。

“我要见吴世勋。”

张艺兴斩钉截铁。


“抱歉,我...”


“我要见吴世勋,”张艺兴打断了王助理的话,“带我去见他,不然我哪也不回去的。”


“张先生...”

张艺兴的表情异常坚定,助理愣是把想说的电话吞进了肚子里,思辰片刻,他终于还是妥协了一步。


“好吧我需要请示一下,请稍等。”


张艺兴但点头,没在为难。

助理走了出去,张艺兴知道他是去打电话了,于是干脆坐下来等着,果然没一会儿,王助理拿着电话面无表情的返了回来。


“怎么样?”

张艺兴噌的一下站起来,脸上带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焦急。


“还是很抱歉,张先生,吴总还是只要要送你走,他还说如果今天我没完成任务,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

助理的表情淡然,一点儿都不像即将面临着失业的人。


”怎么会......“张艺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双手紧握成拳垂在身体两侧,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他没再说别的了?“


”吴总说,等这段时间事情都结束了,他会回国找你。"


"没了?“


”没了。“


”最近有遇上什么麻烦的事情吗?忙成这样。连见我一面都这么难?“

张艺兴只是在失望间不经意的这么一问,可谁知王助理的表情却僵硬了那么一瞬,随后又恢复如常。

”没有,只是事情有点多而已。张先生,咱们真的得走了,不然来不及了。”

王助理看了一眼腕表,一副着急的样子。


张艺兴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但他也不打算在问什么了,问也问不出来,吴世勋这么做,应该是有自己的道理吧,张艺兴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走吧。”

张艺兴拿起了背包,与王助理行至门口时忽然停住,他回头环顾了一眼这个住了一天一夜的地下室,简陋压抑的环境根本没什么值得留恋的,除了昨夜淡黄色灯光下的那双漾着柔软波澜的眸子。


那一刻,张艺兴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轻轻地刮噌,滋滋的疼。



王寅看着张艺兴上了飞机才离开了机场,按照吩咐在张艺兴临上飞机的那一刻把手机还给了他,那一刻,他分明看到张艺兴眼中闪过了诧异。


其实不只是张艺兴,就连王寅自己都觉得这事儿挺不妥,即使这看起来弱小斯文的男人还算老实,但老实并不代表着靠谱,在这本就乱成一团糟的时期,吴总这么做有害无益,他始终觉得万事还是以小心为妙,如果当初能在小心点,现在也不至于惹上这么多事情。


王寅一边开车一边这样想着,车子行驶的方向与sehun的加工厂完全相反,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独栋面前,这里是他们在越南的根据点儿,撤了像他一样的几个核心人物,这里几乎没人知道,冷冷清清的甚至连个佣人都么有,它简直跟sehun产品加工场地下的秘密一样神秘。


王寅下车后哦整了整衣装,习惯性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放心的迈入了别墅,直奔顶层。

敲了敲正中间的大门,得到应允后才推开了厚重的实木门。他刚一进屋就差点被里面的烟味儿呛出来,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屋内烟雾缭绕,他几乎有些看不清坐在空空如也办公桌前的人的那张脸。


“走了吗?”

烟雾后的人说话了,声音沙哑无比。


“按照您的吩咐,看着人上的飞机。“

”嗯。“


”世勋,真的没问题吗?“


王寅循着声音望去,才发现朴灿烈原来也在这里。


”是啊吴总,我也觉得您这样太大意了。“

王寅随着朴灿烈附和道。


老半天过去了,知道吴世勋抽完了手中的那只烟,将烟头直接在办公桌上捻灭后,才缓缓的开口:"无所谓了,现在我还怕什么?他在这里始终是不安全的,我还不想看到他有一点儿的不妥。”


“可是吴总....”


“好了,”吴世勋打断了王寅的话语,“有些事儿你不明白,今天做得很好,回去吧。”

王寅显然是还心有不甘,但是却也不能在说什么了,不然可能就真的要丢饭碗了。


看着王寅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朴灿烈才幽幽到:“真没想到啊,李垚这个疯娘们儿还真有两下子,咱们的把柄愣是让她给抓住了,弄得我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艹!”

“他背后的人厉害罢了,不过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妥协的。”


“世勋,你觉得你这样值吗?”


“值。”

朴灿烈看不清,那烟雾背后的眼睛是多么的坚定。

“你说,咱们能度过这关吗?”


“度不度过能怎样呢,我别的不怕,唯一放不下的.....”

吴世勋没把话说完,但朴灿烈却十分清楚他要说的是谁。


“你没跟他说实话吧?”

吴世勋突然问道。


“没有,怎么可能。“

吴世勋点了点头,之后又点了根儿烟,朴灿烈也跟着烦躁的点了一根儿。

”下次再联系买家,可得擦亮眼睛了,不能再被坑了。“


”你觉得还会有下次吗?这也是最后一次干这个买卖了,太累。”


朴灿赞成的烈点了点头。


随后,空气陷入了沉默,然而没有人想要去打破...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62)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