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34

意识比大脑率先醒来,张艺兴只感觉自己头痛欲裂,四肢沉重无比,想要抬抬手都做不到。未知的黑暗里似乎能感到自己似乎正悬在半空中, 他的脑袋倒悬着,某个圆钝却坚硬的支点正顶着胸口,在这一下一下幅度不大却实实在在的颠簸中让人的五脏六腑都翻江倒海。

就这样颠簸了不知多久,这一路实在是太折磨了,让人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直到自己被扔下。

谢天谢地,不是冰凉的水泥地,身体接触到的是一片柔软,触感有些许的潮湿,但好在没有潮霉的气味。

几乎是在落地的一刹那张艺兴就彻底的清醒了,扶着昏沉钝痛的大脑艰难的坐起身,当视线渐渐清晰后发现这是一个装饰再简单不过的房间,但是第一印象却总觉得和一般的房间不太一样,究竟那里奇怪,却迟迟想不出。

“醒了?”

身后低沉的声音响起,那是很熟悉的音色,音调低沉却充满磁性。

张艺兴转向声音的方向,朴灿烈正站在不远处,他穿着一身板正合体的正装,包裹着高大笔挺的身材,他两只手插进裤兜里,斜靠在身后裸露的水泥墙上,浑圆的瞳孔漆黑一片,像是积满了团团的黑雾。

“能解释一下吗?艺兴哥?” 朴灿烈又接着问道。

“解释什么?”

张艺兴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他的脑袋现在依然是昏沉沉的,他当然知道朴灿烈在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大脑的迟钝还是让他没有办法跟上自己的意识,只能下意识给出反应。

对面昂然挺立的人皱起了挺秀轩昂的眉,他深深的阖了一下眼睛,脸色板的吓人,似乎在艰难的隐忍着什么。

“解释一下,你 为什么在这里 , 在地下室里鬼鬼祟祟的 在做什么。”

几乎是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让傻坐在对面的张艺兴几乎以为,要不是看在还两人有些交情,他早就冲上来扯着自己的领子了。

“我就是来看看 .......你…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

张艺兴越说声音越小,一方面是被朴灿烈的架势吓到了,另一方面,他逐渐意识到,自己的说辞是真实的,却是让人怀疑的。

“你这样解释,以为我会信吗?吴世勋他会信吗?”

果然,朴灿烈站直了身体,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走近了些,微扬着下吧看着他,有那么点儿居高临下的意思。

张艺兴晃了晃神,眼前英挺高大的男子,散发出了一种让人不容抗拒的强大气场,这种气场在朴灿烈的身上出现让张艺兴感到有那么些违和,大概是因为从未见过面前的人如此严肃紧绷的样子。

他早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整天跟在吴世勋身后,没心没肺,任天大地大都与他无关的那个傻大个儿了。

不知道是跟某人呆的久了的原因,还是他其实本身就和吴世勋是同一类的人,只不过从小到大,他也许选择了另外一种面目示人,选择了另一种生活方式,他一直以来所表现出的坦率和开朗就像穿在身上的衣服一样,不到特定的时刻,你永远都看不到那层布料里包裹着的身体究竟是什么样子。

朴灿烈的变化让张艺兴心里莫名的发慌,即使知道自己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事情已经不可控制的变得复杂了。

“不然我能干什么?你们以为我想干什么?”

张艺兴试探着问。

“倒是你们,你们在做什么,要这么防备着见不得光?”

朴灿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皮笑肉不笑还带着满满嘲讽的笑声让张艺兴摸不着头脑,变得有些坐立不安。

“艺兴哥,你就别装了,你今天来了不就证明你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吗?亏得世勋还这么相信你,坚信你不会出卖他......”

“什么意思?什么叫相信我?“

张艺兴有些绕不过来弯,但是有些事情也渐渐的清晰了。

自己来越南的事情除了林冲谁也没告诉,林冲不可能和他们说这事儿,也就是说吴世勋他们早就已经知道自己要来,甚至更早之前李垚来找到自己的事情也全都被他们掌握着,不然不可能那么巧,这两个人就像刻意在等着自己一样出现在地下室。

而后,朴灿烈的话印证了张艺兴的想法。

“从李垚拿着图纸去找你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了,吴世勋大概能猜到她找你去做什么,他知道李垚恨他,找你准不是撺掇什么好事情去了,那个李垚也是,拿着张混淆视听的假图纸招摇撞市,真没想到她这么蠢,真图纸能这么轻易的就让她得到了?”

朴灿烈的语气里有着深深地不屑和鄙视。

“我提醒着吴世勋留意些,但是他不听,坚信你不会对他怎样的,我看他都这么相信你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且其实当时我内心潜意识里也觉得艺兴哥你也不能受李垚的蛊惑做什么,要不是林冲告诉我你偷偷来越南了,恐怕我们还傻兮兮的……”

“等等。”

张艺兴打断了朴灿烈,虽然他讶异于他们对掌握情报的敏感程度,而且听他的意思自己仿佛是他们敏锐嗅觉的唯一bug,可这那句“林冲告诉我”却完全的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又不够用了。

“你说林冲告诉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啊,他跟我说你来越南找吴世勋,可是你好像并不是来找世勋的。”

朴灿烈说话的声音变得有些轻,用一种奇怪的音调,讽刺味儿十足。

但是张艺兴丝毫没把这些讽刺放在心里,他已无心他顾。

“林冲为什么和你说这些?”

“什么为什么,就正常的聊天啊,聊着聊着就自然的说到这里了。”

“你一直和他有联系?”

“有啊,他没跟你说过?”

张艺兴摇了摇头,是了,自己并没有告诉他来越南的真正目的,林冲仅仅是以为自己是来看望吴世勋的,这是一件多么平常无奇的事情,被当作和自己共同认识的人的平常聊天内容也是无可厚非。

张艺兴的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因为林冲背着自己和朴灿烈关系这么好了感到丝丝的别扭。

顿时,他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倏地瞪大了眼睛,背包早就不见了,他只能在衣兜里来回的摸索着什么,样子看起来有些焦急。

“我手机呢?你看到我手机了吗?”

“你身上所有的物品都被世勋拿走了,你找手机干什么?怎么计划失败了想跟李垚联系?”

朴灿烈当然知道他就算是要跟李垚联系也不会当着他的面,他只是调侃罢了。

“没有,不是,我得走了。”张艺兴跳下床就要往外走,也不理会他的调侃,却不成想又被朴灿烈不客气的推回床上。

“你还想走?别做梦了。”

“什么意思?你还想囚禁我?”

张艺兴带着惊讶和不示弱的回应。

“那可不敢,可是谁知道放你出去了你会不会做什么,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什么事还是等世勋回来了再说。”

“吴世勋呢?!吴世勋去哪了?”

“你还问呢,今天因为你差点放走了一个大客户,他当然是忙去了。”

朴灿烈撇了撇嘴,表达了他强烈的不满情绪。

“你可真是辜负他对你的信任。

“不行,你必须让我出去,外面有人等着我呢!”

张艺兴内心冷笑,要说辜负,谁辜负谁比较多?人啊真是奇怪的东西,只要稍微的表现出你对过去的不介意,时间久了,别人就会自动的忘却所有的事情,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很神奇。


朴灿烈想起,在他把张艺兴扛过来之前有问过吴世勋外面那个怎么办,吴世勋告诉他他自己来处理,这个时候就算是放张艺兴出去了他也肯定见不到人。

“你放心,他有地方去。”朴灿烈轻描淡写的说了句。

“怎么?你们对他怎么样了?!他什么都不知道!我和他昨天才认识他只是给我带路而已!!”

张艺兴焦急万分,情不自禁了抓紧了朴灿烈的衣袖,眼睛里带着祈求的光,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失策连累了其他不相关的人。

“快把他放了好不好?”

“我可没有这个权利,出了事儿担不起这个责任,你还是等世勋回来你跟他说吧,我先走了,你老实呆着吧,这屋里什么都有,想吃什么喝什么自己去拿。”

朴灿烈不动声色的拿开张艺兴抓着自己高级西装的手,看着袖口上的皱痕微微皱了下眉,转身就要走。

“灿烈!”张艺兴又立刻抓住了朴灿烈的袖子,朴灿烈看着张艺兴紧握的手,眉毛皱的更深了。

“你一定要帮我,他不是别人,他是林冲的好哥们儿,林冲跟你关系不是也挺好的吗?外面那个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想办法把他放了吧,林冲知道了会急死的。”

张艺兴在赌搬出林冲究竟好不好用,也同时侧面的了解一下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究竟怎样。

出乎意料的,朴灿烈微顿了一下,动作很轻微但张艺兴还是感受到了,他轻轻拂开了张艺兴的手,思考了一会儿,之后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如果真是像你说的,那我尽量吧。”

张艺兴有点愣,这么容易吗?太不可思议了。

还没等回过神,就见朴灿烈的脸色似乎红了些,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之后,他又补了一句:“还有,谁告诉你我们关系好的?不要乱说。”

张艺兴竟然觉得他在害羞,跟刚才凌厉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心里闪过一丝异样,还没等他往下细想,就又被朴灿烈打断了。

“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

张艺兴沉默着,见张艺兴不说话,朴灿烈刚要转身离开,张艺兴说话了。

“灿烈,你跟我说实话,你和吴世勋真的是在做那种买卖?”

朴灿烈低着头,面前的人眼睛像是一汪清澈古老的湖水,沉寂了千年,波澜不惊。即使深陷囫囵,也没能激起浪花。

有那么一刻,朴灿烈忽然就觉得,即使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这个人要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但他却还是值得信任的,有那么一刻,忽然就想向对方坦白一切。

“答案你已经知道了,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找的地方就在你的脚下,李垚说的是真的。”

看来现在还是在地下吗,怪不得刚开始觉得这里奇怪,这个房间一扇窗也没有。

聆听的人在听过坦白之后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那不是刻意伪装出来的平淡,却也并不是真的没有产生丝毫的波澜,与其说是淡泊,不如叫它麻痹。

朴灿烈看着沉默的张艺兴,停顿了片刻,然后放软了语气又说道:“艺兴哥,其实就算是你要准备证据告我们,我们也不能说什么,吴世勋也是这么和我说的,毕竟…,其实他也挺不容易的,几年前他曾经一度面临破产,后来是被人指道儿才做这行的,也是因为这个企业才能起死回生,而且越做越好,世勋几乎把所有在这里赚的钱全都投到品牌研发和宣传上了,你不知道,那可真是烧钱的事儿,不然你以为这么短短不到十年sehun会做的这么大吗?”

“艺兴哥,我没别的意思,世勋说了,这辈子不求你原谅他,即使你要把他送进去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不管你要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阻拦但是只求你一件事儿,给他个准备,在你决定好了之后,告诉他一声儿。”

张艺兴的手指绞在了一起,在朴灿烈看来他是松动的表现,他说的都是真话,这番话叫他自己听了都感动的眼泪汪汪的更何况是当事人了。

“那艺兴哥,我先走了,你别走了,这里等世勋吧,他有话对你…”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要举报你们。”

张艺兴忽然打断了朴灿烈的话。

“对,你说的没错,就算我找到证据把你们都告了也是无可厚非的,说实话李垚来找我的时候我还动摇过,可是我觉得那样没意思,这样你把我送进去我把你送进去来来回回的真的太没劲了,而且我也没那个精力,另外,我更加不确定,如果我报复回去,我是不是真的会快乐和满足,人经历的多就会看透一些东西,有些表面的,未必就是实在的。”

“我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亲人了,他算是待我好的,你知道吗,人在忍受了漫长的寒冷之后虽然会习惯那个温度但还是渴望温暖的,只要得到一点儿就会越来越贪婪,我就是这样,人都是这样。”

“吴世勋过去是怎么对我的我都记着呢,我不会忘得,我也不可能忘,你知道吗,我每次面对他的时候有多矛盾,一面对于过去耿耿于怀,一面却渴望离这个热源近些,靠近了却又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过去的事情不能忘不能忘…真的太折磨人了,我恨他,可是我却并不想让我身边少的可怜的热量消失。自从知道了你们的这些事情后我每天都是慌的,时时刻刻都没法安定下来,我不用对你们知根知底儿但是起码得有个数,所以我决定来探探虚实好让自己别再悬着心,我想让自己踏实些。偷偷摸摸的不告诉你们是因为我想看到真实的东西,还有,我不想让他知道…”

张艺兴很少一次性说这么多话,每一句话都是深自肺腑,他的表情、动作、声音以及每一个字都是真挚的,朴灿烈有些怔愣,他没想到张艺兴会和他说这些,那是一种平静的歇斯底里,但悲伤,绝望压抑却像岩浆一样迸发,灼热耀眼,深入人心。

气氛被渲染的太好,让朴灿烈觉得,即使对面的人说的是假话,他也愿意相信。

他不知道自己还用什么样的情绪面对,是安慰还是悲悯,但是他知道,无论是哪一种他都没这个资格,吴世勋也没有。

他斟酌了半天,还是决定用尽量正常的语气回应:“嗯,我知道了,艺兴哥,你能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也是为了我自己,也算是在利用他。”

“嗯,我懂,艺兴哥我都懂。”

朴灿烈诚恳的点了点头。

“艺兴哥,你好好休息吧,林冲朋友的事情你不会担心,他不会怎么样的,还有,请你不要离开,一定要等着世勋回来,我就不锁门了。”


“嗯,我不走,我等他。”

朴灿烈点点头走出房间轻轻合上房门,房间里太安静了,都能听得到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张艺兴向后躺去,看着简朴的天花板,心里忽然变得忐忑,他向来认为自己坦荡荡,此刻,却有点不知道待会儿该如何面对那个人。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58)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