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33

虐的地方快过去了,相信我

--------------
将近六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这一路上张艺兴的心情都是忐忑的,闭着眼睛,脑海中闪过无数破碎恍惚的念头让自己无法安心休息,想要深入时却发现什么都抓不住,无法抑制的焦虑折磨了他一路,直至飞机降落。他也没能好好的睡上一分钟。

拖着行李箱,远处大喇喇的用中文写着的张艺兴三个字格外醒目,走近后,是一个看起来憨厚无比的男子正举着自己的牌子,想必这就是林冲说的王瑞了吧。

“你好,你是王瑞吧,我是张艺兴。”

王瑞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刚出来就东张西望,看到自己后就直奔自己来的男子,所以并不意外。

“你好你好,我就是王瑞,林冲托我来关照你。”说着,顺手接过张艺兴手中的行李箱,虚扶了一下张艺兴的手臂,示意张艺兴往前走。”你这一路也挺辛苦的,先到我的旅店里歇一会吧。“

王瑞把张艺兴带上了一辆老式四四方方轿车中,这种轿车在中国国内已经很少见了,但在这里却满大街都是,张艺兴坐稳后,向王瑞道谢:”谢谢你啊王瑞,真是太麻烦你了,我会付给你酒店的房费的。“


”咳!你这是说的哪里话,你是林冲的朋友,那就是我王瑞的朋友,这哪有跟朋友收费的道理?而且我看你的面相就是一个老实人,如果让林冲知道我向你收费了,那林冲肯定说我欺负老实人了,所以在我这你就放宽心吧,踏踏实实的住着!“
王瑞一边开车一边说着,两边浓密的络腮胡跟着他说话的频率一颤一颤的,看起来十分有趣,这人长得浓眉大眼的,憨厚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实在人,话也说的实在,张艺兴知道这个人是真心的,可心下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二人才刚刚认识。
”可是总觉得太麻烦你了,不会耽误到你店里的生意吧?"

"不会,旅店有人看,我平时也是游手好闲的没什么事儿干,你来了正好给我解解闷,嘿嘿。“

见他人这么热情,张艺兴也不好再推辞什么了,便微笑着道谢接受了,闲聊中,王瑞问起了张艺兴的来意,张艺兴告诉他自己是来看望一个在工地上干活的朋友,之所以这么说,张艺兴心理盘算着,要找到这个工地,恐怕还得麻烦这个人。


王瑞的旅店肯定没有上次吴世勋带他来时的高级,但胜在温馨明亮,王瑞给他开了个好地段的房间,面积不大,只搁得下一张单人床和行李,窗外就是芽庄著名的海滩。

这片熟悉的海,这片有故事的海。

晚饭时,王瑞把张艺兴叫到了自己的住处,所谓的住处其实就是在旅店的顶层上方自己用砖头混凝土搭建的一个大约十平方米的小屋,王瑞告诉他,越南在这方面管得不严,也没有设么违章建筑这一说,他当时就是受中国的影响太深了不敢大动干戈,要不然说什么也不弄的这么憋屈。

张艺兴安慰他,房子不在大小,只要温馨安全够用就行。

王瑞喝了点酒,说话也就放开了不少,他说张艺兴太容易满足,这样是干不了大事的。

张艺兴笑而不语,他不觉得容易满足是什么坏事,对生活抱有感恩的心,变得热忱,善良,去创造安静平淡的生活,虽然会缺少刺激但也并不是不思进取,只要有一点点的好事情就会开心的不得了,会很幸福。

人经历的多了,就会懂得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晚饭结束后张艺兴主动承担了洗碗的任务,王瑞怎样也制止不住也就认他去了,张艺兴洗完碗就告辞了,他要好好休息,晚饭间已经把工厂的大体位置告诉了刘瑞,刘瑞也答应他送他过去,不过路途比较远需要早点出发。

回房间后张艺兴从行李箱里翻出了图纸,折好放进背包里。这几张图纸的路线有着很详细的标注,要找到那些东西并不难,明天,他一定要亲自的看个究竟,别的他已经无暇顾及了,他只想要看到真相,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太小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但这次只做一个旁观者,他不想那个人如果真的有了那一天,自己才恍然大悟的震惊的合不上嘴巴,那个样子实在是太蠢了。

他说不好自己希不希望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如果吴世勋真的有栽进去的那一天,那么推手一定不会是自己。


第二天一早,张艺兴草草的吃了些点心就下楼了,发现王瑞早就坐在车里等着自己了。
上车之后两人简单的打了招呼,之后就直奔目的地,大概是起得太早了大家都没什么精神,或者是张艺兴的心里装着事情,昨晚还聊的热络的二人安静了不少。

大概开了一个小时,路边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类似于厂房的建筑,王瑞介绍说这是当地的工业园区,有好多工厂都开设在这里,张艺兴心里纳闷,吴世勋会把藏有那样东西的仓库放在这个地理位置?会不会太明显了,还是为了掩人耳目,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思索间,车子开在了相对空旷的地带,这里只孤零零的立着一栋还未完全建造完成的厂房附近,张艺兴看到了厂房水泥墙壁上sehun标志性的红色logo,确定了那里就是他要去的地方。

张艺兴叫王瑞把车停在不显眼的位置,他跟对方说自己可能会慢一些,如果有急事可以不用等,得到了对方会一直等在这里的回应,他万分感激后下了车,心情复杂的朝厂区走去。


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他没有刻意隐蔽自己,他也无需隐蔽自己,他只是想出其不意的来看看,这样才能看到最真实的。进入大门的过程出乎意料的容易,门卫就眼睁睁的看着他进去,就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问,张艺兴连提前准备好的说辞都没用上,他以为建厂的初期都管的比较松,所以也没多想的朝厂区深处走去…

厂区很安静,只有几个懒散的工人在搬运着生产设备,见到一个陌生人出现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张艺兴心里奇怪,怎么会没有一个人上前询问?

顾不了那么多,见无人阻拦张艺兴就直接进入厂房了,当然过程依然还是顺利无比。

空荡荡的厂房里充斥着崭新的劣质乳胶漆的味道,到处堆积着崭新的机器和不明来历的货品,张艺兴掏出口罩给自己带上,同时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地图。

图纸上显示,jun火仓库的入口在厂房地下一层,不在这里多耽搁,顺着图纸他很快的就找到了地下一层的入口,下去后,视线立刻暗了下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可以大致看出,这一层相对于地上来说空荡了许多,装修也相对简陋,看来这一层还没开始启用。

努力的顺着图纸找通往地下的入口,在这里张艺兴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不过图纸上显示地下的入口就在一个异形柱的附近,有了这个参照物想要找到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越往里走灯火越加忽明忽暗,自己的影子幽幽的映在墙上,安静的都能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自从进入这个厂区开始,张艺兴心里其实早就已经有了异样,只不过现在这种情绪更加的明显了。

不知在下面转了多久,总之在精神极限快要到来时总算是找到了那个异型柱,只是来到那附近之后,按图纸所示,在入口对应的那道墙上本应该是地下三层入口的位置,却空空如也,光滑无比,四处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出一丝破绽。

张艺兴很肯定自己没有找错,这个地方不难找,图纸画的很准确,每个地方都能对得上,而且这个异型柱是个很明显的标志。

再三确认并没有那个所谓的入口后,张艺兴的第一个反应竟是松了口气,他轻轻的叹了一声,嘴角上扬了一个不明显的弧度。
看来李垚真的是在骗自己,吴世勋并没有做什么所谓的junhuo生意。


亲自看过了,悬着的心也落定了,本能的屏蔽了从刚进入厂区以来的那股怪异的感觉,人在情绪高涨时,总是会遗漏一些事情。
张艺兴刚要转过身准备打道回府,一道陌生又熟悉的阴沉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在这空荡荡的地下室显得格外阴慎。

“检查好了?没发现什么东西吗?”

张艺兴猛的一回头,虽然光线昏暗但他一眼就认出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吴世勋,身后朴灿烈也在阴沉不定神色复杂的看向自己。

吴世勋的脸正好被完全的隐入黑暗里,张艺兴看不真切,但却本能的向后退缩。眼前的吴世勋虽然有一定距离,但给人的感觉很可怕,就像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修罗,带着周身的煞气,索取人的性命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张艺兴本能的一点点往后退,吴世勋步步紧逼,没有退路了,只能眼能看着他越来越近,走近了,才终于把眼前的人看得真切。

吴世勋面无表情,但周遭却散发着可怖的气场,两只眼睛深邃如井,张艺兴像是被施了魔咒一般动也不互动,似乎连说话的能力都丧失了。

阴暗中,他看到吴世勋伸出了手臂,手掌并的笔直,似乎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袭来,紧接着,肩颈感受到了一阵剧痛,之后眼前一黑,陷入了真正的黑暗之中.........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50)
  1. 念凯源勋兴咯咯巫 转载了此文字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