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31


日子在看似平和中度过,眼看十一小长假就快要过去了,服务性质的工作没有所谓的小长假,反之,这几天是最繁忙的。

这天下班后,虽然已经累了一天,张艺兴还是决定去一趟超市,明天是自己的生日,已经数不清有几个年头没有过过生日了,但是这个三十岁的生日,还真格外的想庆祝一下,至少,在这个三十岁的生日里,自己不再是一个人。

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漫无目的的走,一层逛了一圈下来,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要买的,自从吴世勋搬来后,什么东西不管缺不缺她都会硬塞进来,所以家里目前什么都不缺,就连卫生纸都成箱成箱的送来。

推着空空的购物车来到地下一层的食品区,到这里张艺兴终于可以恣意发挥了,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对那些琳琅满目的零食已经完全的不感兴趣,直接略过奔向了熟食区与果蔬区。

买了只烤鸡和几样拌菜, 张艺兴不喜欢在超市里买蔬菜,他决定回家时路过菜棚时随便买点,但是当他看到在暖色灯光下安静躺着的西兰花时,那是吴世勋最近最喜欢吃的菜,一个星期里至少有四天可以看到它的身影,他忽然想到一件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心里却一直在意着的事情。

吴世勋已经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了一个多星期了,在这段时间里没有任何的消息,张艺兴怕给他添麻烦也没去问,他盯着那西兰花半天,还是决定给他发个讯息,用尽量轻松随意的语气。

“最近很忙吗?明天回来吗?”

对方很快就回消息了。

“我明天上午就能到,给你过生日,等我。”

简单的一句话仿佛像是强心剂一样,让张艺兴原本漂浮的心莫名的踏实了,嘴角扯上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笑意,不知不觉的扯了一个袋子,装了几颗新鲜的西兰花,心里想着是炒着好还是拌沙拉好。

不能说是满载而归,但是也着实买了不少东西,双手的袋子都不轻,回家的路上路过了一家蛋糕店,橱窗里展示的奶油蛋糕吸引住了张艺兴的目光,他盯着半天,还是决定进去订了一份蛋糕,尺寸不大,也没有橱窗展示的花里胡哨的图案,三个人彼此都很熟悉,这样就足够了。

回家的步伐不由得变得轻快,订了蛋糕才仿佛真的有了那么一点要过生日了的感觉,张艺兴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激动过了,他对驱使着自己情绪的诱因十分模糊,他只知道,明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自己将会是真正的主人公,他将切实的 感受到,自己是被关怀着、关爱着的。

如果没有遇见不速之客,那么至少,一直到明天结束,都应该是开心的。

站在楼道门口的女人似乎看起来似乎比以前瘦小了,她的头发一丝不苟的全部梳在脑后,戴着挡住了半张脸的墨镜,脸上挂着不知是真情还是假意的笑,温柔的对怔在原地的张艺兴说:“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遇见李垚绝对是出乎意料的,何况还是在自己的家门口,倒是没有什么别的感觉,就是有些措手不及。

立刻引领着李垚上楼来到了自己的住处,虽然不明意图,但既然人家都找上门了,总不能把人家晾在外面吧,这不是张艺兴能做出的事情。

近了房间李垚摘掉了墨镜,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微微的挑了挑眉,大概是没有想到张艺兴住的地方会这么穷酸。

“你和吴世勋就住在这?”

李垚直奔沙发,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我们没住一起,他在隔壁,不过好久都没回来了。”

张艺兴本在为李垚倒水,听到她发问便如实答道。

“你知道我和他离婚了吧?”

李垚的眼睛犀利的盯着拿着一杯水走来的张艺兴,本问心无愧的人只怕也会因这眼神生出一份莫名的心虚来。

“嗯,之前听说了。”

张艺兴礼貌的双手把水放好,找了张椅子在一旁坐下。

李垚点点头喝了口水。

“能让吴大老板屈尊降贵的住在这种地方,你本事也不小。”

张艺兴坐在那里,听了这话后,只能尴尬的低着头瞅着手指。

看着张艺兴的样子李垚觉得好笑,害自己变成这样的罪魁祸,看起来比谁都无辜。

“我知道了一件你和吴世勋之间不得了的事情,我是指,十年前,他害你蒙冤入狱的事。”

“这保密工作做的可真是好啊,我嫁给他这么多年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若不是我偶然听到了他和朴灿烈的对话,恐怕我连死都不知道,还真是比电视剧都精彩。”

李垚这话说的没有一点遮拦,张艺兴皱了皱眉,连吴世勋本人都生怕提起关于这十年的任何一点事情,即使不得已要提及也是小心翼翼的,这是张艺兴的雷区,这个女人竟然像唠家常一样轻易的就说出口了。

然而此刻的张艺兴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干干的坐在这里,他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说你啊,人不仅傻,而且还蠢得很,他害你成这个样子,你竟然还能死心塌地的和他在一起,过去别人总在背后说你是吴世勋的一条狗,为了他你做什么都可心甘情愿,看来代他入狱也是你心甘情愿的喽?”

“或许,张艺兴,你根本不蠢,反而心思深沉的很,这也是你一早就算计好的,明知他不爱你,你觉得这样下去,等他飞黄腾达了,迟早有一天他会抛弃你,所以你抓住了机会,代他受过,好让他对你起恻隐之心,只要有了这个缺口,你就可以一点一点的攻城略地步步为营?你演的好一出苦肉计,为了让他心里有你的位置不惜一切代价?事实证明,你这出演了十年的苦肉计成功了。”

“你出来之后就出现在他面前不停的卖惨,让吴世勋对你更过意不去了,然而你却装清高并不接受他的好意,还欲擒故纵的跑到这里来,怎么,看到他为了你屈居于这里,这招若即若离玩的真好,我一个女人都自叹不如,你很满足吧?”


张艺兴垂下眼睛强迫自己不要把李垚尖锐的言语放进心里,他自己心里很清楚这个女人已经把事情理解到了一个十分歪曲的地步,他也由衷的佩服这个女人的想象力,但是自己嘴拙,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因为她说的每一件事情似乎都能找到根据,她的每一句话都有理有据的,如果不是当事人,恐怕自己也是会这样想的吧。

张艺兴告诉自己,不要被别人的言语牵着鼻子走,他在尽量的不让自己把这些侮辱性质的言语放在心上,然而另一件事情却不知不觉的占据了思绪的上风。

是不是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是这样想自己的?包括朴灿烈吗?

包括,吴世勋...吗?

原本还算是平静无波的眸子,忽然闪过一丝慌乱,尽收李垚的眼底。

她自然权当自己说中了。

见张艺兴一直沉默着,李垚似乎也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了,她打开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一摞纸,仍在茶几上。

“这是什么?”

张艺兴疑惑的问道。

“自己看。”

张艺兴拿起纸张,发现是某建筑的平面图纸,大致看了下,有四层,每一层都十分的巨大,尤其是地下的两层,地下的每一层面积都比地上的单层面积大的多。

“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张艺兴预感,这几张图纸才是李垚此行的主要目的。

“吴世勋在越南办了个厂子你知道吧?”

张艺兴点点头,这件事他自然是知道的,几个月前吴世勋带着自己去了越南,带着自己散心的同时也在处理关于他在越南工厂的事情。

“那你知道他在越南办个工厂是做什么吗?”

“生产品牌的产品?”

张艺兴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哈哈,太天真了,看来我有点高估你了。”

李垚毫无遮掩的嘲讽让张艺兴心里产生了一丝不安和异样。

李垚对张艺兴的变化置若罔闻,自顾自的说着,带着一副讥讽的嘴脸,那样子仿佛自己还是那个吴总的正牌夫人。

“生产品牌的产品?你还是真没见过什么世面,吴世勋现在有权有势的,说他能在一定程度上呼风唤雨都不为过,你以为他的这些都是他创建的所谓品牌带给他的?那只不过是他在明面上做的事情罢了。”

“他在越南的确是在筹备工厂,也确实是生产品牌的产品,可这些只不过是他想让别人看到的,那么他不想让别人看到的呢?”

李垚把图纸从张艺兴的手里抢过来,抽出其中两张,摊在张艺兴眼前。

“这是工厂地下两层的平面图,你好好看看。”

张艺兴老老实实的拿起图纸观看,他的面前仿佛堆积了层层的迷雾,只差一阵风,有些事情似乎就能豁然开朗。

然而,有的时候,身陷迷雾里,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地下两层的图纸很大,虽是外行但是一般的平面图一般人也能看个大概,只见被四面墙围合成的诺大空间里被分割成一个个小房间,每个房间公正的摆放着一个个柜子,看来地下的职能就是一个大型的仓库,每一个柜子都有相应的标记,张艺兴在图侧寻找每一个标记的注释,发现都是一个个代号,有的则是几个大写字母,从图上看,根本看不出柜子里要摆放的到底是什么。

既然是工厂,那么放的一定是生产出来的产品吧,张艺兴想当然到,他也不敢往深处想,于是就把自己浅显的想法告诉了李垚。

说完后他甚至带着点儿希冀的看着对方,希望对方能够印证自己的想法。

然而,李垚还是残忍的撕裂了他脆弱的可怜的壁垒。

“你太天真了,还是你根本就在回避事实?”

李垚将一缕不存在的碎发掖在耳后。

“我就不兜圈子了,实话跟你讲了吧,在你离开后,吴世勋就加入了一个专门贩卖jun火的hei帮组织,凭着他的胆识很快的就得到了器重,后来他用自己的积累创办了一个明面上的买卖,不然你以为他哪来的资金?他最开始加入帮派倒卖jun火这件事做的非常隐蔽,就连朴灿烈也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的,他现在在那个帮派中已经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了,老大年纪大了早就已经退隐了,现在帮派里的事物已经是吴世勋全权负责,那么掌管真正的大权也只不过是个时间的问题了,吴世勋是一个十分有野心的人,他的狠绝你也见识过,别看他现在这个样子,等真到了那个时候,他又会是个什么样子,谁也没法预料。”

“扯远了,回到正题,吴世勋在越南要兴建的工厂,地上两层的确是生产用的,不过地下的两层,储藏的全部是jun火,吴世勋现在的生意做的非常大,也十分的有头脑,为了掩人耳目,他必须不断的和越方交涉,毕竟那么大的面积,总得有个合乎情理的规划吧。”

“不然,区区一个工厂,至于他到现在才刚要尘埃落定吗?”

事情的走向让张艺兴感到措手不及,听到李垚说的这些无疑让他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冲击之外还有巨大的震惊。
他一点也不怀疑李垚是在骗他,这玩笑太大了,谁都没有必要为了欺骗自己这么做。

他没想到,吴世勋竟然会走上这样的一条道路,看他日渐消瘦的身影,常常挂在眼睑下的积黑,这么多的事情围绕着他,他一定疲惫不堪了吧,然而就是这样,他牺牲了自己休息的时间做着许多本不应该自己做的事情,只是为了取悦自己。

在震惊之余,张艺兴还有这深深的担忧,吴世勋走的这条路必然时时刻刻的面对着深渊,脚踩着薄冰,这种事情越少的人知道越好,他理解吴世勋不与自己说这些,既是为了保护他,更是为了保护自己,那么这个女人如今对自己全盘托出,有什么目的?

“为什么?你告诉我这些是为什么?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么这图纸一定是绝密的吧,你又是怎么得到的?”

张艺兴尽量的维持着表面的平静不让对方看出一点破绽,面对李垚这样的人,就连表情都得控制的恰到好处,否则让她钻了空子,就等于给自己埋了个坑。

李垚笑了,似乎对张艺兴的质疑毫不在意。

“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自然会有办法得到一些东西,这图纸的真实性,你用不着怀疑,我也不会为了骗你这么大费周章的。

“那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很简单。”

李垚俯身,轻轻的把图纸推到了张艺兴眼前,她勾着嘴角,由下自上的看着张艺兴,眼睛睁的浑圆,里面闪烁着莫名的光,仿佛在引诱着没有防备的无辜者走入她埋下的陷阱。

“你把这张图交给警方,再把我告诉你的重复给警官,虽然只有这么一张图纸和你几句话并不能证明什么,但也一定会引起警方的注意,对吴世勋定会产生不小的影响,那么他以后的路,就不会那么好走了。”

张艺兴顿觉自己的手心里全是汗,被埋在心底的种子此刻正疯长着,对吴世勋埋藏了许久的恨意在体内撕扯着,让人痛苦不堪,他又回想起了自己当年站上法庭时法官宣布结果的那一刻,回想起这七年里在监狱里收到的欺凌与苦楚,回想起出狱后艰难绝望的日子,回想起,一直以来,这个男人对自己感情的欺骗与玩弄。

“为什么你不去送?”

张艺兴几乎是颤抖着说。

“因为,我不会伤害他,虽然我们离婚了,但他依然是我最爱的人。”

张艺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从他们开始交谈以来,她的眼神最真挚的一次。

“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他曾经带给你巨大的伤害,这么好的报复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还是你真的像我说过的那样,真的贱到骨子里了?不舍得动他?”

李垚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对于已经满脑子浆糊的人来说更是毫无抵抗力,那声音像是有魔力一样驱使着张艺兴拿起了桌上的图纸,他明知道李垚是在激自己,他明知道自己很可能正陷入圈套,可他想着过去的屈辱与遭遇,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张艺兴一直盯着手里的图纸,自然没有注意到李垚得逞的表情。

呆坐了许久,回过神来时李垚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张艺兴把图纸折好,小心翼翼的放好。





这一夜张艺兴都没睡好,直到天快亮了才刚有些睡意,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张艺兴倏地瞪大了眼睛,林冲下午来,那么现在站在门外的,只有吴世勋了。

张艺兴平复了一下心情,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与往常无异,尽量不去想昨天晚上才知道的一切。

他刚一打开门,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怀抱里。

“艺兴,你有没有想我啊?我想死你了。”

吴世勋的嗓子有点哑,张艺兴被他紧紧的箍在怀里,应该是刚下飞机就赶来了,这人浑身上下带着股风尘仆仆的气息。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啊,你快勒死我了.....”

吴世勋的手劲很大,对于这点以前没什么想法,不过自从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后,张艺兴发现自己会不知不觉的胡思乱想,比如此刻,他会想,这么大的力量,是这几年里在那种环境下锻炼出来的吗?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吴世勋终于肯放开了,双手支在张艺兴的肩膀上仔细端详着,后者没有发现,自己一直都是微微笑着的。

两人傻愣了半天,张艺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先是向门外张望了两眼,又看着吴世勋空空如也的双手,愣是把这美好和谐的气氛打破了。

“你就空手来的?没带礼物?”

吴世勋显然是没想到张艺兴一见面就会问这么个问题,当场呆愣了几秒,但随即又抱住了对方。

“带了带了,礼物现在不正抱着你呢吗?”

张艺兴不屑于吴世勋的油嘴滑舌,挣开后,小声嘀咕了句谁稀罕,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着。

两人进屋后,张艺兴看了眼时间,原来已经中午了,想着这人一定还没吃饭吧,洗漱了一番便着手准备去做饭了,谁知刚进厨房却被人拦了下来。

“我来我来,你别动了。”

吴世勋说着就要把张艺兴手里的一把青菜抢走,张艺兴誓死不从。

“你刚下飞机吧?快去休息!都成熊猫眼了。”

吴世勋不听,硬是要抢张艺兴手里的那把菜,直到张艺兴彻底变了脸,才乖乖的回到卧室里。



“吃饭了。”

简单的炒了两个菜,张艺兴把菜端到餐桌上,又说了声开饭了,没得到回应,他转过身,发现那个修长的身体正以一个可怜的姿势蜷缩在沙发上。

张艺兴走近了,吴世勋已经熟睡了,这么难受的姿势都能睡着,他一定非常疲倦吧,为了给自己过生日,从外地千里迢迢的赶来,说不感动是假的。

张艺兴盯着那张英俊但疲惫的脸,他俯下身,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的男人的脸颊,另一只手撑在沙发一侧,他认真的看着他,脸上尽是忧郁痛苦的神色。

“我到底该怎么办。”

张艺兴没有叫醒他,直到下午林冲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才把他唤醒,被吵醒的男人显然的满脸不爽,林冲这个孩子却依旧没心没肺的。

“呦!吴大老总回来啦?!给艺兴过生日的?可以可以,回来了还走不?”

吴世勋不耐烦的点点头,张艺兴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

三个人一起准备着晚饭,气氛还算热闹和谐,半晌后,张艺兴订的蛋糕到了,晚饭也准备的差不多了,三个人挤在狭小的餐桌上,天南地北的胡侃,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脸,每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吃了不少东西。

“吴大老板啊,你可得对我家艺兴好点啊,这孩子太可怜了,你要是敢对他不好,老子可对你不客气啊.....”

林冲显然是喝的有点多,一句话说的摇摇晃晃磕磕绊绊,张艺兴知道他酒量向来不好,一喝酒上头,上头了还容易说胡话,他赶紧制止住了林冲,他现在知道了吴世勋的另外一个身份,知道他不好惹,他现在生怕林冲那句话没说对招来祸端。

吴世勋没有半分醉意,他只微微一笑,看着张艺兴,认真道:“你放心,你不会有那个对我不客气的机会。”

张艺兴慌忙的撇过头,原本喝了酒红透了的脸颜色又加深了几分。

只听林冲在一旁傻笑:“呵呵 呵呵 那就好 那就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每天都在忙碌,但张艺兴认为,今天却是自己最快乐充实的一天。


简单的庆祝晚餐后,是都尽兴了,但问题也来了,林冲早已烂醉如泥,趴在桌上不省人事,两人都束手无策。

“把他抬到你那屋吧。”

张艺兴事先发话,吴世勋有点惊讶的看着他,不管怎么说,不都应该是张艺兴和林冲睡在一起好方便照顾醉酒者吗?

“林冲醉了一般就一觉睡到天亮了,而且他喝醉时睡觉打呼噜。”

张艺兴像是看出了吴世勋的想法,连忙解释道。

“你不会又没带钥匙吧?”

“带了带了。”

吴世勋的声音有着难掩的激动。

“那把他抬走吧。”

抬着一个醉酒的人着实让二人废了翻力,把林冲扔到床上,张艺兴脱了他的衣服,投了毛巾给他仔细的擦了擦身体,细心的将他的电话放在他的身边以便有事能够随时联系。

做完这一系列,张艺兴呼了口气,招呼吴世勋回家了。

都收拾妥当后,张艺兴给吴世勋找了一件自己最宽大的T恤换上,刚洗完澡的吴世勋额前软软的趴着几缕碎发,穿着纯白的T恤,眼睛里全是水汽,十几年前那熟悉的少年气息扑面而来,张艺兴偷偷的咽了口唾沫,内心腹诽这个人怎么越活越年轻了?

吴世勋抱了个枕头自觉的就要躺在沙发上,被张艺兴拦住了。

“别睡沙发了,床不大,但睡两个人足够了。”

吴世勋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一时间竟忘记了言语。

张艺兴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连忙转过头避开视线。

“不愿意算了。”

“别别别,愿意愿意!”

吴世勋哪能给张艺兴这个反悔的机会,立刻拿着自己的枕头,迅速的转移战地,呈大字形躺在床上,那样子要多无赖有多无赖。

吴世勋占据了大部分的位置,张艺兴只能在床边躺了下来,刚躺下,就被用力一拽,被那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艺兴,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又可以抱着你睡觉了。”

吴世勋说着,紧了紧胳膊,仿佛要把怀里的人钳入身体里一样。

张艺兴没有挣开,被这样禁锢着,给自己带来了那熟悉的难以取代的安全感。

“其实我给你带礼物了。”

吴世勋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嗯,带什么了?”

张艺兴话音刚落,吴世勋就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了一枚精致的指环,银制的环壁上钳满了细碎的钻石,做工相当精细,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这是什么意思啊?”

张艺兴稍稍挣脱了吴世勋的环抱,看着他疑惑道。

“艺兴,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 吴世勋见张艺兴脸色不太好,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单纯的想送你,觉得它很适合你就买了,也没想别的,不信你看,我手上啥都没有,这就是单枚的。”

吴世勋把两只手都放在张艺兴眼前,果然十指都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

“这太贵重了。”

“对于我来说,什么都没有你贵重。”

突然来的深情让张艺兴变得有些讷然,理智慢于思维,说话时自然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了。

“那你会为了我放弃一切吗?”

话音刚落,两人皆是一愣,张艺兴瞬间懊悔自己说话不经大脑,已经暗暗的在心里删了自己好几个巴掌。

但是,余光里却在偷偷的观察着对方的反应,吴世勋则是一直沉默着,沉着张脸不知在想着什么。

张艺兴心底不禁失望,他下意识地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吴世勋见状又重新搂住了他,轻轻说了声:“请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明天还要走?”

张艺兴的脸埋在吴世勋的胸膛里,声音沉沉闷闷的,似是有着说不尽的委屈。

“嗯。”

“最近很忙吗?你很久都没回来了。”

“等忙过这阵儿就好了,怎么,想我了?”吴世勋轻笑,手臂不自觉的又紧了紧。

“你要是真的很忙的话可以不用来的,别因为我耽误了你。”

张艺兴答非所问,他明显的感觉到吴世勋的身体僵硬了一瞬,之后,又安抚般的抚了抚张艺兴的背。

“跟我一定要这么生分吗,没关系,你什么都不用管,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张艺兴没回应,他的确不该怀疑吴世勋的能力,有这个男人在身边就代表着无限的安全感,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带给自己的,他应该相信的,他应该相信吗?

张艺兴忽然觉得自己疲惫不堪,在男人的怀中眼皮越来越重,现在就什么都不要想了,交给明天吧。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56)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