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巫

水平有限不喜勿喷。本质all兴。只为圆自己一个脑洞梦

待君久不至 30




手里提着超出了自己平日里数量的蔬菜,张艺兴站在上升的电梯里,内心不禁腹诽,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于买超出自己正常量的蔬菜了?刚出电梯走了个拐角,罪魁祸首正靠在自家大门上,一副焉仄仄的样子。

“又忘带钥匙了?”
张艺兴走近了吴世勋才发现他,立刻恢复了平日里精神的样子,挺直了身板,理直气壮的点点头。

无奈的摇了摇头,张艺兴将手里的菜自然的递过去,那人默契的接过,等到张艺兴开了门进入房间后,他才默默的跟了进去,而后径直走向厨房,把菜放到铁筐里,然后探出头,问房间里的人想吃什么。

“随便。”
那人正在换衣服,连头也懒得抬敷衍道。

吴世勋习惯了般的也没再追问下去,钻回厨房,系上围裙,像模像样的开始着手准备二人的晚饭。

不到一个小时,简单的二菜一汤就上桌了,张艺兴也没用人叫,闻着香味自觉的走向餐桌。
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心想,嗯,这小子的厨艺倒是越来越好了。

这时,吴世勋拿着一盘被细心的切成一片一片的馒头过来了,张艺兴嘴里塞满了菜看着他走近,那毫不设防傻愣愣的样子真想让人狠狠的抱进怀里,吴世勋坐下后想也没想的顺手用大拇指将残余在那人嘴角的汤汁抹掉,之后自然的放进嘴里吮吸,刚把手指放进去,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这暧昧不清的动作让二人皆是一愣。

接着就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幸好都被二人一副饿死了快点吃饭吧的样子给掩饰过去了。


一个月前的某一天,张艺兴发现隔壁搬来新人了,他有点好奇原来住在这里的小情侣什么时候搬走的,直到某天吴世勋敲门出现在他的眼前向他借酱油,一切就都了然了。


以后的生活可以说是相当的顺其自然,吴世勋总是正巧的赶在张艺兴上白天班的时候忘带钥匙,然后就像今天一样可怜巴巴的站在张艺兴的门口等着他下班,之后便心安理得的跟着人进屋,之后就是做饭、吃饭、看电视。

而赶上张艺兴休息日的时候,吴世勋也总是“正巧”在帝都这边的分公司没什么事,他会抓住一切机会和自己心爱的人相处一整天,两个人在狭小的房间里活动,吴世勋时常拿着电脑在对于他来说相当狭窄的沙发茶几间工作,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公司没事的样子。而张艺兴最多的时间是靠在床上看书,有的时候看看电视剧,看累了就睡觉,往往一觉醒来,枕边都会放着一杯温水,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为自己准备的。
即使有的时候林冲也在,吴世勋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是也至少不会对着人家黑着脸,该做什么做什么,做饭整理家务也一样都不含糊。虽然每一次看着那两个人当自己不存在说笑的样子时,他承认自己会嫉妒,会痛苦,但他知道,这是上天,不,是张艺兴,张艺兴他在惩罚自己。
这种痛苦对于他来说其实并不绝望,反而充满了希望,他认为,只要自己痛苦一分,那么自己的罪恶是不是就会减少一分,如果张艺兴想要自己一辈子都这么痛苦下去,那么他愿意,十倍百倍的他也愿意,不过前提是,这所有的痛苦必须是由这个人亲手带来的。

张艺兴依然还是对他爱答不理的,吴世勋不知道对方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虽然还是像以前一样不怎么理会自己,但是好像也不是很拒绝的样子,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至少自己并不是一点点机会都没有的。

这个人能对自己笑一下,能主动的和自己说句话,都像是莫大的恩赐。



晚饭后,张艺兴主动的承包了洗碗的任务,吴世勋也没跟他谦让,坐在小的可怜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正播着广告的频道,耳朵却不肯放弃捕捉来自厨房里的任何声响。

几只碗碟很快就洗好了,用毛巾擦干手,张艺兴从吴世勋眼前晃过去,在床头柜那翻着什么,一边翻嘴里一边嘟囔着不可能啊,明明每次都放在这里的,可翻了半天也没翻出什么来。

吴世勋则过头,看着张艺兴撅着屁股找东西的样子忍不住开口:“你在找什么?”

听到吴世勋的动静,张艺兴先是顿了一下,之后恍然大悟的转过身。
“是不是你藏起来了?!”

“什么啊?”

“你跟我装是吧?你家的备用钥匙!”
张艺兴说着边走上前质问道。

“不是一直都在你这放着吗?

“不见了。”

“哦。”
自己的钥匙没拿,备用钥匙又不见了,而这两把钥匙的主人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还拿起遥控器换了几个台。

张艺兴二话不说,上前单膝跪在吴世勋的身侧开始在那人身上摸索。

“干 ...干什么?”
吴世勋被张艺兴的动作吓一跳,抬起胳膊象征性的挡了几下,他其实不想放弃这个张艺兴主动来摸自己的机会,可是再这样下去 ....
“别摸了。”

张艺兴置若罔闻,继续在男人的身上摸索着。
“我告诉你别摸了!” 当摸到裤兜时,吴世勋终于忍不住了,他将人一把推开,张艺兴没站稳跌坐在身后的床上,当他看到男人紧绷着的样子,瞬间面红耳赤的醒悟过来。

“对 ....对不起 我 ....”
张艺兴看着紧闭双眼正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的男人,慌乱的开口。


男人摇了摇头,片刻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张艺兴连忙上前递了杯水,男人接过后一口气喝掉了。
“你好些了吧。”
张艺兴靠前小心翼翼问道。

“没有。”
吴世勋回答得干脆,眼睛里满是一目了然的情愫。

张艺兴立刻别过眼睛,他挪到吴世勋的旁边,手不甘心的在沙发缝里摸索着,不小心触碰到那人的身体时又像触电般的缩回来。

他很确定,每次吴世勋把备用钥匙送回来的时候自己都会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一般常用的到的东西他都会放在那里,没有理由会丢,唯一的可能就是身边的这个人给藏起来了,会藏哪里呢?

在思索间,猛然感受到一股压力,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人压倒。

“都说过了让你别再摸了,我都起反应了,你能负责吗?”
吴世勋的脸近在咫尺,他哑着嗓子,专注的看着身下的人。


“你 ...你快点起来,你好沉,压到我了。”
张艺兴慌了,他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他心里却很清楚,这个重量比印象中的轻多了。

空气仿佛凝结了,静得只剩下二人紊乱的呼吸声,这张白净清秀的,日夜不断在脑中浮现的脸,如今尽在咫尺,只要在靠近一些 .....
像有魔力一样,此时此刻,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在吴世勋看来最正确的事情,就是,靠近 ......
平时的他不敢逾越半步,但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在张艺兴进厨房开始忙活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偷了放在这儿的备用钥匙,随手藏在一个地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做,也许是心里的一种极度的渴望驱使着他 ....


吴世勋的脸渐渐的放大,张艺兴能够感受到对方隔着两层皮肤的有力跳动,同时也带动了自己的。

在四片唇即将要贴上时,千钧一发之际,吴世勋感觉一阵金属质感的冰凉贴上了自己的嘴唇。

一把钥匙。

“钥匙找到了,你可以滚回去了。”
张艺兴拿着刚刚在沙发缝隙里摸到的钥匙,紧紧摁住吴世勋几欲贴近的嘴唇。


这个情况让吴世勋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但他还是趁着张艺兴把钥匙拿开等着自己起来时,蜻蜓点水般的在那人吻在对方殷红的嘴唇上,他多想再停留的久一些,但理智还是告诉他,不能这样。

张艺兴显然没有想到吴世勋会偷袭,既惊讶,心下莫名的还有股不易察觉的躁动,除此之外,竟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心里有点憋屈,等吴世勋起开在旁边乖乖坐好时,张艺兴也赶忙坐起,之后别扭的把脸扭向别处。


“明天什么班?”
吴世勋一边整理着压皱的衬衫,一边随口问道。

“跟今天一样。”

吴世勋点点头,随后道:“嗯,我明天公司事情有点多,可能回来的晚点。”

“那这么说你明天会忙喽?”

“嗯。”

“噢~” 张艺兴狡黠一笑,“忽然想起来,其实明天我休息。”

果然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吴世勋吃瘪的表情,他那咬嘴爆青筋的样子让人看了直想笑。

“钥匙也给你找到了,赶紧滚回去吧,我要洗澡了。”

吴世勋无奈的接过了张艺兴在眼前晃来晃去的钥匙,看起来很不甘心的样子,他动了动嘴唇,像是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道了声早点休息就离开了。

张艺兴洗完澡之后刚准备擦头发,门外就像是掐准了时间一样响起了敲门声,拿了毛巾,一边擦头一边去门口开了门:“又什么事儿啊?”

张艺兴看也没看就往屋里走,门外的人也跟着进屋了,这时的吴世勋还没有换衣服,依旧是西裤衬衫,手里还拿着个纸袋子。
“我手机落你这了,还有,我那热水器坏了,借你浴室用用。”

“怎么又坏了?不是刚修过没几天吗?”
张艺兴转过身,眼中充满怀疑。


“真的坏了,不出热水,没骗你不信你去看看。”


“那破热水器这个月都修了三次了,我看是修不好了,干脆就换个新的吧,你吴老板那么有钱不会抠到连个热水器都不舍得买吧。”


“别啊,还能用呢,就这么扔了多浪费啊。”


张艺兴冷笑一声没理他,擦着头发坐了下来,擦着擦着突然停了下来,他叹了口气叫住了正欲往卫生间走的吴世勋。
“你答应过不干涉我的生活的。”

吴世勋闻声顿住,他转过身,手里捧着个纸袋子,样子看起来有点滑稽。
“我是答应过,可我没有干涉你的生活。”


“那你这是在干什么,你这一个月来是在干什么?吴世勋,你还把我当傻子耍呢??”


“我没有.....”
“我就是想看看你 ....
“你看,这一个月咱俩相处的不是挺好的吗,我也没干预过你什么,我那么讨厌林冲也没对他做过什么说过什么,你那破工作我也没让你辞职,然后你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烦我,我其实就想着,只要我在你面前多刷刷存在感,多为你做点事情,你是不是就能慢慢.....”
接受我了。



张艺兴把头转开避过吴世勋的视线,他不敢看那双眼睛,那双眼睛深邃的像一口深不见底的井,看久了,就会毫无防备的把人吸进去,从而掉进早已为他准备好的一潭深水里。

“快去洗吧,再不洗不让洗了。”



吴世勋怀疑自己洗澡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怎么出来的时候张艺兴还在擦着头发,连姿势都没变,他走到了他的眼前,对方显然是被自己吓了一跳,显然之前是在愣神。

“想什么那这么入迷?”

张艺兴白了一眼没理他,却看到了他手里的纸袋子里装着自己随手放在浴室里的脏衣服。
“以后你不用帮我洗衣服了,我自己洗就可以了。”说着就上前欲把纸袋子里自己的衣服拿出来。


吴世勋顺势举高了袋子,面带着狗腿的微笑。
“没事儿,都是顺手的事儿,衣服太少了浪费洗衣液。”


张艺兴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吴世勋会有这样的说辞,白眼都要飞出天际了。
“随便你。”


两人就这样一个看着对方,后者看着地,沉默了良久之后,吴世勋摇了摇手中的袋子,张艺兴抬头,吴世勋向他道了声晚安,之后就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第二天接近中午了张艺兴才起床,懒懒散散的洗漱一番,正思考着一会吃点什么,敲门声又响了,不出所料的又是吴世勋,一身品味不俗的正装,头发全部梳在脑后,显然是刚从外面回来。
“吃饭了吗?”

张艺兴摇摇头。


“那你收拾收拾,跟我出去吃个饭吧,我在下面等你。”
吴世勋说完也不给张艺兴回应的时间,抬腿就走。

张艺兴无奈,想着正好自己也饿了,不吃白不吃,于是就随便换了身衣服,下了楼果然看到了吴世勋那辆低调到不行的车子正安静的停在路边,靠在车上的男人看到张艺兴下来后,连忙掐了手里的烟,绕道副驾驶那里打开了车门,笑眯眯的等着张艺兴走过来。

吴世勋带着张艺兴来到一家中餐厅,这个餐厅开在一家酒店的内部,外边没有任何的招牌,看样子还不是那种正常的开门做生意的。里面精致典雅的装修更是让张艺兴确定这家餐厅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现在已经是午饭点儿了,然而里面的客人却寥寥无几,他有点庆幸自己穿着老头衫大裤衩出现在这里不会被太多人围观。

“吴先生您来了,这边请。”
服务生样子的人上前,显然吴世勋是早已预约好了的,二人被引到一处位置稍隐蔽的位置,这倒遂了张艺兴的心,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有点自尊心的,穿成这样在这里吃饭比穿成吴世勋那样在大排档里更惹眼。

坐好后,吴世勋把菜单递到张艺兴眼前,示意他点菜,张艺兴也没推辞,接过菜单,里面的价格果然没出乎他的意料,是那种看了足以让普通人眩晕的程度。


张艺兴咽了口唾沫,把目光从菜单移到了吴世勋的脸上。

吴世勋以为自己的脸上有脏东西,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之后,就看到张艺兴把菜单默默的递了回来。
“你点吧,你吃啥我就跟你吃点啥,我不挑。”

吴世勋看他那困难的样子也没难为他,他合上菜单,招来服务生,报出出一长串菜名,张艺兴内心惊讶,就两个人至于点这么多菜吗,不过等菜都上齐了,张艺兴明白了,每一道菜几乎都是大大的盘子里只有一点点,张艺兴觉得自己一口就能吃掉。

菜齐了 ,最后上的是主食,依旧是馒头,看样子与大街上卖的馒头没什么区别,但张艺兴心里知道,制作的材料一定不止白面这样简单。
心下还是有点感动的,自己胃不好不能吃米饭,这人不爱吃面食却跟着自己吃了整整一个月的馒头,连在外面吃饭都是一样。


“菜齐了,还需要点什么吗?”

张艺兴摇了摇头,看吴世勋动筷了自己也拿起筷子,面对着一盘盘摆的跟工艺品似的菜式,张艺兴觉得自己连筷子都不知道怎么拿了,与面前从容的跟吃大排档似的吴世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怎么了?不好吃吗?”
似乎看出了张艺兴不在状态,吴世勋放下筷子耐心询问。

“没,没有,挺好吃的。”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不爱吃呢,我以前在帝都待过一段时间,这里是之前一个朋友介绍给我的,我觉得这儿菜做得不错,以前也经常过来吃,今天忽然想起来了,就想带你来尝尝。”

“嗯,是不错。”
价儿也不错,张艺兴内心腹诽。

像是看出了张艺兴的心思,吴世勋往张艺兴的盘子里夹了几道菜。
“你不用想太多,也别有负担,我是这的会员,跟老板也挺熟的,我每次来都会给我很多优惠,你就放心敞开了吃。”

张艺兴点点头,吃惯了路边摊小餐馆来到这样的地方难免拘谨,吴世勋似乎也看出来了张艺兴的窘境,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他只是单纯的想带着自己喜欢的人来吃自己喜欢的餐厅,没有考虑太多,也忽略了对方的感受。

他也没再说什么,不断的往张艺兴的盘子里夹菜,张艺兴也真的只吃吴世勋给夹的菜,吴世勋在内疚的同时,竟也得到了意外的满足。


别别扭扭的吃完了一顿饭,坐回车里张艺兴觉得简直比做一顿饭还累,这时吴世勋开了车门坐进来,张艺兴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个男人紧紧抿着嘴唇,眉间堆积了些许褶皱,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好。
也是,一个人的一腔热血总是会被人当头浇下一盆冷水,时间长了,任谁都不会有太好的心情。

“不管怎么样,这段时间还是谢谢你。”
张艺兴看着男人完美俊逸的侧脸,顿时起了恻隐之心,鬼使神差了说了这么一句。


吴世勋刚要启动车子的手猛然顿住,他不敢置信的猛然转过头,样子傻的可以,张艺兴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艺 ....艺兴,你刚才说什么??”

“没说什么,你听错了。”
张艺兴得意洋洋的看向前方不再看他,嘴角上扬起好看的弧度,吴世勋觉得这一刻又是不是有点太梦幻了,他有多久没看到张艺兴是因为自己漏出着可爱的酒窝了?

他有点控制不住的握住了张艺兴的手,后者下意识的看向他。
“没什么,这些对我来说真的没什么,我还觉得没做够呢,我现在真的浑身的劲儿没地方使,艺兴你也千万别跟我客气,想让我做什么你就说,你就是想要我的命我立马给你递刀子,真的。”

吴世勋情绪相当激动,手上的劲儿不受控制,直到张艺兴喊疼了他才反应过来,立刻松开了手,之后又迅速的握在手里,一边轻轻的揉着,一边嘟囔着对不起。

张艺兴又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人怎么这么傻,以前还真没发现,这算是又挖掘了这个男人的一个新特质吗?
“谁要你的命啊,你是真嫌我蹲监狱蹲的少啊。”

吴世勋的手顿时停住了,脸色尴尬无比。


“好了,别揉了,送我回家吧。”
张艺兴立刻扯开话题。

吴世勋的脸色稍缓些,但还是没舍得放开张艺兴的手。
“就回家了?不出去转一转?”


“你下午没事了吗?”
张艺兴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被这样握着心里还是别扭的。


“没事没事。”
吴世勋像一只刚从水里出来的大狗猛甩头,竟然也没发现张艺兴默默抽回的手。


“真的?”


“真的!”


“那走吧。”


“好!嘞!”















































标签: 魂蛋 勋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81)
©咯咯巫 | Powered by LOFTER